“养小鬼”东南亚外卖骑手 已实现居家跑单了?

段位,定级,公会。

外挂,误封,卖号。

这六个关键词,肯定让你第一时间想到某些电竞游戏。但今天不是,它们全都来自东南亚最硬核的外卖平台Gojek。

它是南太平洋地区Web3.0的大型社会试验场。

它是用脚创造快乐的巨型多人线下MMORPG。

玩法上,Gojek采用著名制作人小岛秀夫的《死亡搁浅》模式,也就是玩家规划路线,把货物从A点送到B点。

得益于审核环境上的自由宽松,光一辆摩托车,这里的玩家就既可以跑外卖,也可以跑滴滴。

尤其碰上马尼拉、雅加达等城市奔放的城建、险峻的路况和稠密的人口。

打开导航必然就是满地图问号,突出一个量大管饱,挑战乐趣不低。

如果这些你还觉得不够味。

那么它还拥有媲美《荒野大镖客:救赎 2》的丰富随机任务:

深入恐怖袭击现场释放人质。

说服轻生女,扮演谈判专家。

灭火救灾,营救被困母女。

而这一切,全都围绕在一个定级匹配的系统中——

基础,白银,黄金,铂金——

不但匹配到好单差单都与玩家的分段挂钩。

还满足了成就型玩家的自我实现需求,极具社交属性。

可正是这样一款典型的lGN8.0“佳作”,近年来却频频受到外挂泛滥的困扰。

骑手甚至给“外挂”起了个很有本土特色的名字“小鬼Tuyal”。

最离谱的小鬼甚至能帮骑手虚空跑单,哪怕人在家里,也能躺着跑单收奖金。

小鬼,是东南亚民间传说生物。

部分地区被称为古曼童,一般由萨满巫师拿死胎容器召唤而来。

在印尼,人们相信小鬼会帮他们的主人偷取财富。介于本土漫长的封建殖民史,不少农民的生存法则,就是家里养着小鬼,工作时尽可能在地主/雇主家里偷米。

因此,这个名字可以穿越古老底层的巫毒传说,转而成为守护外卖小哥的赛博幽灵。

要知道,Gojek是印尼本土的初创开发商,程序功能并不完善。

小鬼某种程度上像第三方游戏盒子,帮助官方补全了很多功能,是骑手们的刚需。

比如有司机抱怨接单程序UI混乱,字体太小。

市面上就出现了一种“小鬼”,放大每份订单的目的地、报价和距离。

有司机认为订单太多自己手慢抢不到。

那么市面上又会出现一种“小鬼”,司机可以设置最远距离或最低报价来过滤订单,消除看手机的麻烦,从而自动接单。

当然最受欢迎的,是一种修改GPS定位的外挂程序。

在Google平台上,这类“小鬼"最高有多达50多万次的下载,而更多修改GPS的程序,则在类似微信Telegram等私密圈子内传播。

没人想开挂,但他们不得不这么做。哪怕顾客期望骑手准时准点,但在雅加达这种气候无常,路况拥挤的城市,骑手不作弊,总是意味着段位的降级,以及官方程序的罚金。

因此,多数骑手会用入门级“小鬼”帮他们任意把定位改到自己一公里以内的任意位置。

尤其很多区域的合法停车点需要收费,而Gojek认为停车费用需要骑手承担。因此骑手们认为作弊程序维护了他们的主动权,很大程度上保护了他们的正当权益。

骑手抗议:请把我们当人看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是老实人。

20年警方就抓到了一帮号称“幽灵骑手”的4人犯罪团伙。

他们每人都有15-30个Gojek账户,通过伪造GPS的行动轨迹完成接单和跑单,凭此欺骗官方运营,从而每天赚得496-709美金。

所以就像所有网络游戏的反外挂行动一样。

明令禁止小鬼程序的Gojek,也有自己的抓鬼特攻队。

只是这必然会导致不少冤假错案。

像这位在INS上求助的骑手阿姨,独自抚养三个孩子。

却因为涉嫌在非目的地的地方揽客遭到封禁。

整整两个多月的跑单所得,被锁在Gojek账户里取不出去。

好在,因为印尼的司机有着历史悠久的抱团文化,骑手们并没有像其它很多地区那样,被互联网分隔成一个个独立的原子,得不到联系。

他们把街头的食品摊当做他们的大本营,吃饭歇脚,分享八卦,甚至传授IT相关的技术。而在这种类似网友公会的组织中,懂技术的大哥会人被称为马路黑客或街头小子IT Jalanan。

他们会帮同伴做“账号治疗”。

比如有位骑手,总是接不到单子,街头小子发现他是在雨季接了过多他无法准时送达的外卖单,于是反复拒绝外卖而只接载客,终于一周之后,骗过了算法,让账号重新活了起来。

当然这也包括上面说的小鬼程序。

街头小子会帮同伴更改手机权限,绕过官方监控,这样就可以骗过算法让AI误认为骑手们在每天坚持跑单。否则请假会导致用户的段位下降,这样之后接单时,系统很可能毛都不会给你。

除此之外,公会还会帮人们规避冒充Gojek官方的电信诈骗,支援骑手路上遇到的突发状况,乃至团结互助,共同应对令所有人收入断裂的新冠疫情。

组织力稍大的地区,甚至有代表能与相关部门接触,正在逐步寻求正当合理的劳动保障。

Gojek是一家印尼本土的独角兽公司,在东南亚辐射200多个城市,如今市值高达百亿。

与另一个故事类似,当Gojek进军市场时,它许诺骑手更多的时间自由,画下财富自由的大饼。事实上最先入驻的骑手也确实得到了好处,跑单所得确实比原先要多得多。

于是伴随技术革命的光环与投资人熊熊燃烧的资金,他们拿到了梦寐以求的人口红利,回头又在股市里,反过来再得到更多资本的垂青。

然而好景不长,仅半年时间,骑手们的平均收入就腰斩再腰斩。由于供需关系的波动和新加坡竞争对手的无情价格战,Gojek砍掉了所有奖金,致使骑手们哪怕跑成倍于原来的单子,收入也不及过去。

在一篇报道中,Gojek的社区代表把跑单生活称之为“毒瘾”。

由于很多人为了全职跑单已辞掉原来的工作,现在全家老小都靠这份收入来养活,那么对于大多受教育程度不高的印尼骑手来说依赖Gojek已是定局,如果跑路,则将无处可去。

黑箱的算法决定每个骑手能接多少单,迟到扣多少钱,为什么被封禁。

哪怕骑手的团结确实很燃,也根本无法改变AI技术浪潮的来临。

于是我看到了虚拟正在入侵现实,精明的企业把“榨取”包装得电子游戏化。

就如Gojek为了激发骑手的狼性,搞出了段位,定级,封号。

骑手们为了反抗Gojek的暴政,整出了卖号,公会,外挂。

而更激进的,甚至想把现实世界给毁掉。

两个月前,一位美国佛州的收藏家烧毁了墨西哥国宝:女画家弗里达·卡罗的真迹。

按他的说辞,这是将名画过渡至网络Web3.0的必要步骤,之后它会成为唯一有价值的NFT。

在我所查到的资料里,有研究把这些现象称之为AI殖民主义。

我也不知道这种科幻入脑的乐子结论是否算是夸大其词。

只能默默远离所有电子产品5分钟,剩下的,交给时间去定义了。

参考资料:

1.《麻省理工科技评论》:零工工人反击算法:

【网页链接】

2.百万富翁烧毁千万美元的弗里达艺术品作为NFT出售:

【网页链接】

3.骑手正在使用灰色市场应用摸鱼:

【网页链接】

4.养鬼账号,骑王账号,账号治疗,Gojek司机的挣扎

【网页链接】

修改于 2022-11-20 18:46
本文禁止转载和摘编

百家争鸣

深度好文,独到观点,全都在这里~

前往圈子

游民星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