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为什么你的手是绿色的呀?——《远离地下室》

大家好啊,我是喜爱悬疑故事的老狄。

由头

在我童年时居住的小区里,无论是居民楼底下还是公园之下,都建有大大小小的地下车库,那里也理所当然成了我和玩伴进行冒险的地方。当然要是被公园地下车库的管理员逮到了,一通说教是免不了的。

这个午夜我要给大家讲的故事就和地下室有关,不过古怪的不仅是主人公家里的地下室,他们的爸爸身上似乎也发生了什么怪事。

没错,我今天讲的故事就是鸡皮疙瘩系列中的第二个故事《远离地下室》,那就让我们跟随主人公玛格丽特和卡塞一起,看看他们的父亲在实验室里到达出了什么状况吧!(以下内容含有剧透,请谨慎阅读)

始末

故事的一开始,姐姐玛格丽特和弟弟卡塞就觉得自己的父亲布莱尔博士身上出了一些异况,这让他们感到忧虑。

鸡皮疙瘩老电视剧剧照

布莱尔博士过去常常和卡塞一起踢球、扔飞碟,打游戏机,和玛格丽特一起聊天。但是他现在既不和卡塞玩耍,也不叫玛格丽特“公主”的亲昵称呼了。

电视剧里的玛格丽特

电视剧里的卡塞

这里算是故事的第一个伏笔

据玛格丽特所知,自从爸爸的植物实验出了问题并被大学的理工学院解雇后,他就一直在家工作,在地下室里摆弄他那些植物和奇怪的机器,几乎不怎么上来透透气。

充满好奇心的姐弟俩决定去地下室看看父亲,结果楼梯还没有走到一半,就发现爸爸出现在楼梯脚下,皮肤在荧光灯管下发着奇怪的绿光,紧握着自己的右手,殷红色的鲜血滴在白大褂上。他警告自己的两个孩子,让他们远离地下室。(点题了)

姐弟俩只能乖乖听话。结果不久之后,妈妈布莱尔也因为要去看望自己住院的姐姐(也就是姐弟俩的姨妈),不得不离开住宅,这样一来,姐弟俩就只能和爸爸共同生活了。(斯坦的常用套路,让主人公处于孤立无援的地位

临走前,布莱尔夫人也表达了对丈夫状况的担忧,而布莱尔面对妻子的远行,反应更是十分异常。

妈妈的离去,使得姐弟俩必须直面变得古怪的爸爸

这种和妻子说话的态度确实不对劲

于是在玛格丽特的闺蜜狄安妮的激将法下,三人决定趁着布莱尔博士去机场送妈妈,再次下楼一探究竟。(斯坦又一套路,安排好奇心爆棚的人物出现,推动情节发展

地下室里又闷又潮,就像身处热带雨林一样,机器发着嗡嗡的声音。地下室分为两部分,左边是未完工的娱乐室,笼罩在黑暗中,右边则是灯火通明的工作室。

灯光下的高大植物闪闪发光,梗子很粗,叶子很阔,果实也硕大无比(仿佛走到了隔壁的魔血片场),更为古怪的是有些植物似乎在呼吸。

电视剧里的实验室则是光线昏暗的,营造了恐怖的氛围(ps:我只是用电视剧剧照作为讲解原著的工具,一切以原著文本为准,电视剧魔改情节很多,以后我也会专门讲解电视剧的剧情)

卡塞在玻璃柜前假装触电,把姐姐和狄安妮吓了一跳。但是他们由发现这里的植物还会呻吟和哭喊,卷须也会移动,吓得他们拔腿就跑。

回到地面上,爸爸的车也出现在街道上了,就在姐姐确定地下室的门已经锁好的时候,坑队友的弟弟却发现自己的T恤落在地下室里了。(斯坦常见套路三,坑人的队友,不过之前提到过地下室的闷热,为这里落了衣服已经埋下了伏笔)

好在爸爸被请求帮忙的邻居亨利先生拖住了,卡塞乘机去地下室拿衣服,却不慎被那些植物惠东的卷须给缠住了,玛格丽特帮助他脱了身,两人却在地下室门口被爸爸逮了个正着!

大家有没有想起小时候偷偷玩电脑被回来的家长抓了个现行的场景呢

布莱尔博士瞪了两个孩子一会儿,才问他们有没有事,并说自己对他们感到失望。姐弟乘机问他关于那些植物的事情,爸爸只是淡淡地说以后会对他们解释的。玛格丽特第二天一早就发现,地下室的门上又多了一道锁。

早上和妈妈通话的时候,玛格丽特得知姨妈的手术不太顺利,布莱尔夫人暂时不会回家。妈妈则告诉两个孩子,他们的父亲这样潜心科研,可能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实验的价值,让大学里的前上级和其他人知道解雇他是一个多么大的错误。

玛格丽特还告诉妈妈,爸爸最近戴上了一个棒球帽,这让大家都感到吃惊。

电视剧这一点很还原

下楼准备吃早饭的时候,玛格丽特无意中在厨房门口发现爸爸背对着她,从水池边的袋子里掏出一大团东西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然后就去地下室干活了。

玛格丽特来到厨房的垃圾桶,掏出袋子看了看商标,发现爸爸吃的竟然是臭烘烘的植物养料!(就是泥土)

如果是我们遇到这种事,估计早就报警了,但玛格丽特毕竟是12岁的女孩,她强行说服自己这也是父亲实验的一部分(就像牛顿吃怀表和王冕喝墨水)。不过在和卡塞说这件事的时候,她却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忧虑:他们的爸爸似乎在变成一株植物!

电视剧还原了爸爸吃植物养料的名场面

偷窥中

大口喝水(只有植物才会喝这么多吧)

随后,姐弟俩和狄安妮在后院里玩飞碟。狄安妮离开后,卡塞见爸爸来了便把飞碟朝他扔去,想要邀请他一起玩。

蒙古上单·卡塞

结果,飞碟砸掉了布莱尔先生的帽子,姐弟俩吃惊地发现他头皮上的头发已经全部脱落了,取而代之的是碧绿的叶子。

啊这,很难不让人无端联想

头上长叶子显然已经超出了正常的实验范畴。见瞒不住孩子了,爸爸只得解释说自己在提取动物的基因并注入植物体内,想要培育一种一半是动物的植物,这个实验已经快要成功了,自己头上的叶子不过是副作用,他的头发很快会长回来。

姐弟俩对这个解释自然是半信半疑,尤其是他没有回答自己为什么要吃植物养料的问题。半夜,玛格丽特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决定再去找爸爸问个究竟。

在浴室里,玛格丽特窥见到了父亲换手上纱布的情景。令她诧异的事情是,爸爸滴到水池里的血竟然也是碧绿色的!玛格丽特拔腿就跑,动静疑似被爸爸察觉了。

这张图还不太清楚

众所周知,血是绿色的

头上的叶子

好在爸爸并没有追查过来,玛格丽特回到房间怎么也睡不着。在客厅喝水时她撞到卡塞并共享了情报,之后她决定再去找爸爸问个明白。

爸爸的卧室里空气浑浊,有一股臭味,他似乎又去实验室工作了。玛格丽特发现床单上有动静,便掀开床单,发现上面有一层厚厚的泥土,那一块块泥土好像还在动。

当然,泥土本身是不会动的,那些是虫子,是几十条长长的、褐色的蚯蚓在蠕动。

(高能预警)(高能预警)(高能预警)(以下图片有蚯蚓,别怪老狄没提醒)

和游民的老哥们一样,玛格丽特也被恶心到了。第二天,爸爸更是要求孩子俩品尝一下他的手艺——奇怪的绿糊糊,他说这是他的特制食品。

当然,姐弟俩是打死也不愿意吃,好在门铃响了,让他们有把绿色糊糊倒进垃圾桶的时间。

原来是爸爸在理工学院的老板马汀内斯先生到了,他想看看爸爸的工作进展。于是两个孩子目睹了他们一起进入了地下室里,并且给自己做了三明治作为早餐。

第二天下午,爸爸又去帮邻居亨利先生安装水池里,姐弟俩乘机用回形针撬开了门锁,来到了地下室。卡塞以为自己又被植物的卷须缠住了,大喊大叫,结果发现只是一只松鼠。它是通过一扇小窗和纸箱从地面来到地下室的。

这时,孩子俩听到了柜子里传来的撞击声。接近柜子时,撞击声停止了,但是卡塞却在柜子旁边的木头工具台地下发现了马汀内斯先生的上衣和领带。马汀内斯究竟是把衣服落下了,还是说他压根就没有离开他们家?

电视剧里则是用马汀内斯妻子的电话留言暗示马汀内斯没有离开布莱尔的家

马汀内斯先生也改成了马雷克博士

正在姐弟俩争论的时候,楼梯上又传来爸爸的脚步声。好在松鼠来的小窗指点了他们逃生的路径。然而爸爸还是通过洞开的地下室大门得知了姐弟俩的行踪。

问起上衣和领带的事情,爸爸解释说是因为地下室里太热了,马汀内斯把衣服脱下了放在工作台上忘记带走了,姐弟俩如释重负。

好消息接踵而来,妈妈要回家了,爸爸也要再次去机场迎接。为了打发这段时间,姐弟俩决定放风筝。猜猜风筝在哪里?没错,正是地下室。

然而在地下室找风筝的时候,姐弟俩又在一个盒子里发现了马汀内斯先生的皮鞋和裤子,裤兜里还有信用卡。看来,爸爸再次对他们说了谎,马汀内斯先生并没有离开地下室。

搁架旁边的用品柜里再次传来撞击声,柜门不仅锁着还钉着一根粗木条。孩子们取来拔钉锤撬下了木条,并且把钉爪塞入铰链上方,合力撬开了锁。门打开了,两个人看清了里面的东西,齐声尖叫。

柜子里的奇怪植物长着绿色的胳膊,黄色的手,粗短的腿取代了树干,甚至一株西红柿还长着人脸,他们在叹息、呻吟和哀嚎。

与这些人形植物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和布莱尔博士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他的手脚被植物卷须捆住,嘴上也贴着胶带。因为他的头上也是绿叶而非头发,所以姐弟俩决定先撕开胶带听听这个人有什么话要说。

眼前的布莱尔表示去了机场的“布莱尔”只是一株植物,他说情况紧急,而且马汀内斯先生也被关在这里。果然,柜壁里还躺着被捆起来和嘴上贴着胶带的马汀内斯先生。玛格丽特相信了他的话,为他松绑。

然而,刚得到自由的布莱尔博士并没有为马汀内斯松绑,而是从墙边的木柴堆里取出一把斧头,迈步朝两个孩子走来。

电视剧里没有拿斧子而是杀虫剂,所以这里用闪灵的名场面作为配图

但是不等拿着斧子的布莱尔博士有何行动,楼梯又传来脚步声,植物栽培室门口出现了另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布莱尔博士,以及随他一起到来的布莱尔夫人。见到这令人迷惑的场景,布莱尔夫人自然也十分惊惧。

两个布莱尔自然都表示自己是本体,对面那位是自己的植物克隆人和冒牌货。混乱中玛格丽特从不戴帽子的布莱尔手中夺过斧子,命令两个布莱尔都退后。她征询妈妈的意见,布莱尔夫人也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丈夫。

这时,不戴帽子的布莱尔叫了玛格丽特“公主”的昵称,但是这个证据的分量还不够。看见两个爸爸的手上都缠着胶布,她让卡塞给自己一把刀子,刺进了之前关在柜子里的布莱尔先生的手臂,殷红的鲜血冒了出来。

于是玛格丽特把斧头给了不戴帽子的爸爸,他迅速行动,向前跨出三步,一斧头把戴帽子的布莱尔先生砍为两截,伤口处涌出粘稠的绿色液体。玛格丽特的判断是正确的,这个冒牌货没有骨头和人体器官。

于是一家人喜团圆,马汀内斯先生自然也被放了出来。他意识到了布莱尔博士实验的重要意义,准备说服董事会成员让布莱尔重新回去工作。

布莱尔博士毁掉了地下室的大部分植物,并且解释了事情的缘由:他本想把不同植物的dna融合起来培养新植物,不料手被玻璃片划伤,血液和植物分子混在一起,培养出了半人半植物的怪物,这就是那些长着人脸会呻吟的植物。

于是,痴迷其中的布莱尔更进一步,创造了几乎各方面都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植物,无论是外貌和声音,还是头脑和思维。但是这个克隆体也有植物特性,比如会吃植物养料和睡有泥土的床。

强壮且机敏的植物克隆体有一天制服了本体,把他锁在了柜子里并取代了他的位置,继续他的实验。马汀内斯的来访打断了他的计划,于是他也被关了起来。

至于真正的布莱尔博士头上也有叶子,这是因为他弄破手指的时候一部分植物基因也进入了他的体内,产生了化学反应,不久之后他就会恢复正常。

布莱尔博士对两个孩子的机智勇敢表示感谢,决定把地下室清理出来,把它变成最好的游戏室(游戏玩家狂喜)。在玛格丽特的的记忆中,一家人吃了最幸福的一顿晚餐,还外出吃了冰淇淋。正如布莱尔博士所说,“我们要确保这可怕的一页从我们的生活中翻过去。”

然而,正如熟悉鸡皮疙瘩套路的朋友们所料,皆大欢喜的结局在这个系列里是极其罕见的。

故事的结尾,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星期天,玛格丽特在花园里眺望远处的风景时,听到脚下的小黄花在对她说话。小黄花表示,自己才是她真正的爸爸。

那么,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布莱尔博士呢?斯坦大叔并没有解释,而是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想象空间。

电视剧结尾的小黄花变成了小红花

一朵花变成了数朵花

不得不说,与《死亡古堡》那个主人公一家逃出生天,相同的事情却可能又在黑瀑布镇上演的半确定式结尾相比,《远离地下室》的结尾是典型的开放式结尾(也许小黄花才是真正的爸爸,但也许它也不过是融合了一部分布莱尔博士血液的植物而已),也是更符合鸡皮疙瘩系列一贯风格的结尾反转模式。

一些(可能有趣的)趣事

趣事一:让我们印象深刻的《远离地下室》1992年原版封面并不是鸡皮疙瘩系列的御用画师Tim Jacobus画的,《许愿之灾》也一样,不过他后来在2003年的重印版里给两本书都画了封面。

Tim画的2003版封面

趣事二:这本书的英文原版封面简介提到了1986年的电影Little Shop of Horrors(恐怖小店),不过后续版本都删除了这一内容。

趣事三:这是为数不多的以第三人称视角进行叙事的原版鸡皮疙瘩故事(比如死亡古堡就是第一人称),不过斯坦在后续的新世纪和惊恐乐园系列就大量使用第三人称了。

死亡古堡和其他作品是典型的第一人称

远离地下室却是第三人称,可能斯坦在第二本书里想换换风格吧?

趣事四:斯坦喜欢在鸡皮疙瘩等作品里加入流行文化和品牌的名字,比如《远离地下室》里 就提到了弗兰肯斯坦的怪物, 机械战警, 施瓦辛格, 任天堂(没想到吧),洛杉矶道奇队 ,  著名品牌Sassy等。这一块我是直接根据fandom搬运的,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对照原文一一定位。

参考来源

这是我找到的

趣事五:之前忘了提,斯坦本人认为《死亡古堡》是他写的最恐怖的一本鸡皮疙瘩(我也是这么想的),因为他创作第一个故事时还没有形成自己的公式化套路,如果让他重写的话会在情节里加入一些幽默元素。

趣事六:而根据斯坦的自传,他创作《远离地下室》的灵感就是某天他想到了这样的景象:一个父亲摘下棒球帽,结果孩子们看到是绿叶而不是头发,于是他就顺着这个思路写下去了。他也认为远离地下室是他最喜欢的故事之一。

下一期我会讲述《一罐魔血》的故事,敬请期待!咱们下一个午夜再见!(老狄家的地下室好像传来什么动静,我下去看看)

修改于 2022-06-24 09:36
本文禁止转载和摘编

游戏大杂烩

玩完了,聊会儿?

前往圈子

游民星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