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什么父子打游戏,从来都是我打游戏,我爸打我

我九零年的。家附近的孩子们大小有断层,我是我们这波里年龄最大的。

小时候家里穷,管得严,看电视都很少同意,父母出门的时候甚至要把天线拔掉——这样收不来电视节目的电视,谁会看啊。

那年代已经有五头雄狮,变形金刚,各种枪之类的玩具。但前面说了,家里穷,就算老妈领我外出去买东西,看到了玩具摊,也不会给我买,而我呢?每走到一处,就说我看看,然后仔细得看着玩具,希望老妈能给我买一个,哪怕一个也好——可惜,直到现在,老妈还是没给我买过一个玩具。

在村头哥哥家,我是第一次见识到游戏机,我还记得那时候他玩的是超级马里奥,但我们那边管这个叫超级玛丽。在他家看了三四天,我才第一次摸到手柄。是什么感觉忘了,但仍然记得高兴得大呼大叫。那一年,我七岁。


后来的日子里,逐渐接触了坦克大战,影子传说,魂斗罗。但都是以看为主。毕竟我不是本地户,不受待见,而能看人家玩游戏,还是借了房东家弟弟的光。

那时候,就有一个想法,我要是有一个自己的游戏机该多好。

我就这么看人家玩了两年游戏机吧,有游戏机的哥哥家就卖了自己家的大院,搬去了市区住。从那之后,我很长时间没有再碰过游戏机。

后来我上三年级,老爸从他们的公司那边给我拿回来个学习机。我记得是欲兴的,比起后来的小霸王大很多。还能插软盘的那种。

这东西,就好像电影里说的那样“有而不用,和没有是两回事”,没错!确实是两回事!因为家里有了,我就想玩啊。

就算只有一个写着学习卡的黄卡,里边只有只有马戏团,摩托车之类的游戏我也想玩。所以总是等着父母出去了,我自己偷偷连接上玩。

但好日子不长,被老妈发现了。老妈告诉了老爹,老爹一气之下,摔坏了学习机——后来我拆开过里边的主板都断了,凉的透透的了。

或许老爹老妈觉得他们的愤怒会让我惧怕吧。可谁知道,这只是个开始。

上学时,同学间有能玩俄罗斯方块的游戏机。我还是只能看。后来他的游戏机上体育课时丢了。他找了两天,找不到后说了句“不找了,回头我用压岁钱再买一个”。哎,穷孩子和富孩子的差距,现在想想,我还是酸的很。

那个游戏机最后到了我的手里——他掉在热饭的箱子下边了,而我在大约一个星期后找掉在地上的笔的时候发现了。

偷偷得把游戏机放在书包里,带回家。那心一直跳的感觉,说不上是害怕,还是激动了——害怕是因为学校里发现了游戏机,那我就很可能成为贼。而回家被发现游戏机,那很可能被“过年”。激动是因为终于有个属于自己的游戏机。

接下来的日子,我就是我们这群孩子里最闪亮的崽。这是独一份的游戏机,任谁看到了,都会对我说,“借我玩一会呗”。

前边说了好日子不长,这次更短。有个孩子,我俩关系不是太好,我没借他玩,他向我父母告状,结果游戏机没收了不说,还荣获一血——父亲的“爱抚”。

而后的日子里,小段沉寂,然后就流行起来了电子宠物。当时十元一个,简直是天价!!

眼睛里都能流出哈喇子的看着同学玩,羡慕,羡慕,还是TMD羡慕

后来事有转机,有电子宠物的同学弄坏了别的同学的尺子,没钱还。我这有省吃俭用一个月攒下的一元钱,他拿去了说过阵子还我,第二天把电子宠物就给我玩了。从那之后他没谈那一元钱,我也没说过电子宠物的事。

前边说了有个和我关系不是太好的孩子,他就是我的克星

这个电子宠物他又给我点了,我喜提二血

然后第三次点我,三血,

第四次,四血……

…………

…………

直到前阵子老妈翻老物件,我才发现老妈没收了我十二个电子宠物加游戏机——当然,这是接下来两年内的结果。

一年后学校的对面新开了个小卖部,为了和原有的小卖部竞争,这家的男主把游戏机放到店里,只要去他家买东西,就能玩。我还记得那个是世嘉土星,能玩战斧。这是我们当时的秘密,这次我没有被抓到,因为我还是基本白嫖。

经营了半年,那小卖部因为老婆生孩子,所以不干了。而我也更迈了一步——去游戏厅。


年少,总是少不了对于未知的好奇。

在朋友的带领下,我花了两元巨款,买了11个游戏币——两毛一个,买十个搭一个。

第一次上手的,是三国战纪,不会选人,上来直接按A选了关羽。瞎玩,五个币只打到了夏侯渊。

别问我为什么是五个币,不是十一个。因为被高年级的孩子抢去了5个,被同学要去了一个。

有些东西,就像烟,你不碰,这辈子或许都不想。但你碰了,很大几率你会一发不可收拾。

而我,也就这个时候埋下了玩的痒痒挠。有五毛钱也去,有两毛钱也去。反正没少去,也没少花“巨款”。

我现在还记得三国战纪后来换成了风云再起,调许褚BBB←CCC↑DDD→BCD→DCB。而三国战纪里的夏侯渊,也是我见过最深的深渊。

而后五年级毕业,我下午没回家,邻居同学回了家。被父母看到了,觉得我可能是去了不可描述的地方——那时候游戏厅和网吧在父母的眼里就是坏孩子的聚集地,去了就无可救药了。

那个夜晚,那个混合双打,还记忆犹新,因为那是这辈子第一次走路都感觉到疼。

最后向父母做了保证以后都不去了。然后被流放回老家过了一个暑假。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初中,开始流行去网吧,那几年家里经济条件已经有了起色。但我还是没零花钱,而对于上网这种事,不是口嗨就能达到的。所以我拒绝带饭,以绝食一天的代价,换来了每天2.5元的午饭钱。

2.5元对于现在来说可能不屑一顾,但那个时候一套盒饭也不过才卖2元。

有了这2.5元,每天中午都是一包5毛钱的方便面,然后找个跑的快的同学,打铃儿了就往网吧跑开机器。

现在想起,那时候虽然真的很穷,但真的有意思。我们一起玩的梦幻西游,小幺提醒我们今天过植树节,别忘了领礼物,可到我们都中午休息已过,下午上课了,他才想起他还没领礼物[笑哭]

每天上课传的小纸条,每个下课讨论的话题,每个体育课上吹牛谁升到了50级出了师,当时都是一种炫耀,也成了现在最美好的回忆。

转眼到了初三,我又被点了炮,但这次是个女生,因为我们父亲之间的关系不错。而我俩又在一个班,当时我又是全年级网恋第一人,所以被她轻轻的问了我爸一句“你知道你家孩子网恋了吗?”我就又过了一次黑色星期……星期几我忘了,但我仍记得后来和她“誓不两立”的做法。

她是数学课代表,而我最擅长的就是数学,我给我最好的几个学习不好的朋友再测试考中传小纸条,那几个朋友平均分数也就在十几二十几徘徊,而有了我的纸条,他们直接咸鱼翻生,各个95到105之间。而那个可怜的数学课代表,也不过才93分。

就连数学老师都说,这次的考试肯定有问题。

嗯,问题肯定是有的。所以两天后,我屁股又开了花[捂脸哭]

一个月后又测试考,这次她主动来找我传纸条对答案,然后我给了她假的答案。她考了57分。哭着去老师,她爸,我爸那告状,我又又……算了,开花么,我习惯了。大不了一个星期后又是一尊弥勒佛。

而后的日子,基本在我上学,上网吧,被抓,挨揍中渡过。

我们这边是五年制教育,所以初中是有初四的。但初四刚开始,老爹就让我和她一起去学技校,学平面设计和电脑的一些东西,按照我爸的说法,既然你这么对这东西有兴趣,那就去学吧,反正你们老师说你考不上了,那不如早某生路。

而老爹的意思我很明白,也想撮合我和她,毕竟我从五岁开始向她的父亲叫老丈人十年多,两家人也是这么想的。

可我被她点过炮,怎么能不反感?而且我那个时候的网恋还没有断,网恋对象是抚顺高中的一个女生。书信来往不断。

去技校的日子,很是乏味。整体就那么点东西,或许一个半星期就学差不多了,然后翻来过去的就那么点东西。我又是个耐不住的无聊的人,所以用住宿伙食费跑出去上网。

老爹抓了我几次,耳刮子,笤帚嘎达,皮带,都没少尝过。

可打已经没用了,就好像入了魔。

我最好的初中同学,资助我半年多在网吧里包天包宿。并对我说“等你哪天玩够了,就回家吧。”

后来的后来,我也大了,老爹也不能总打了,最后找我谈了谈,让我无论如何也把文凭混下来,如果实在想玩,那就在家买个电脑。别去外边玩。

我清楚的记得,那是老妈的打扫卫生的工资卡,老爹提了2000多,又自己填上了2000多,买了个18寸的大头,主板华硕的,显卡祥祺256M显卡。

那是我的第一台电脑!却是在老爹老妈逼不得已的情况下买的。


四年前,十月三日,老爹突发脑梗,从此左半边上肢下肢行动不便。

那是我第一次放弃了玩,往死里挣钱,一天最少的时候只睡了3个小时。持续了一个多月。

老爹住了六个半月院(半个月治疗脑梗,六个月康复治疗)。

我就豁出命挣了六个半月的钱。

最崩溃的那天,是老妈因为流感引起了哮喘,半夜十二点零七分,老妈给我刚睡不到一个小时的我打电话“儿子,我喘不上来气了。”

冬天的哈尔滨下了雪的路很难开,我只记得踩油门,一段平常要开40分钟的路程,我开了30分钟。到了后安排老妈住院,那时候我真的感觉自己快炸了,老爹住院,老妈住院。老天,你他  女马  王元  我是吧?我没办法,让女友到医院,让她来回跑照顾二老。至于我在医院的长椅上又睡了两个小时,然后接着去工作。

六个半月,挣了11W,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办到的,我只知道老妈只要打电话来说医院催款了,那下午或者晚上,我肯定去存上1W。从来只是催款通知到,但没让医院说过我欠款了无法再继续治疗。

老爹住院前,我有2W的存款,老爹出院后,我不仅还完了还剩4个月的1880汽车贷款尾期,还有3W左右的存款。

也许是上天的关照,也许是我这辈子就这么点财力,从老爹出院后没多久,新冠就来了,从此再也没那么猛的挣过钱。

而老爹,也再也不能因为我贪玩,而再执行“家法”了。


或许人这一辈子,一直会追求小时候没有的东西吧,我不吸烟,不喝酒,不夜店,只是一有时间就玩游戏。

可我现在该执行的,是为人子,为人夫的责任。

贫困人家,最能挣钱的,往往不是消费大户,谁说不是呢?

以前买游戏从来不看打不打折,只要说好玩就行了。而现在……怎么打了折还7080的,那就阿根廷吧,再弄个土耳其……

实在不行……就违心下俄罗斯的那个网站的吧。

省点钱,老爹老妈买一次药最少1000多,还要给二老吃有营养的东西。再省点钱,给她买两件好看的衣服,给她买点好吃的,最苦的日子是她陪我过来的,别亏待了她。

电脑啊,1060我觉得还能再战10年。衣服啊,没破洞就接着穿吧。鞋啊,反正干活,没漏脚趾,五年七年都是它。

活着吧……都要好好的活着啊……

本文已参与话题活动“为了瞒着父亲打游戏,你都干过什么事”,现在参与话题分享,还有机会抽PS5!【网页链接】

本文禁止转载和摘编

生活杂谈

不止是游戏,分享你身边的故事

前往圈子

游民星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