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冈教皇真的是喜欢打游戏的二次元爱好者吗?


欢迎来到本期【机哥杂谈】

2022年1月5日,新的一年刚过去第一周,天主教的统治中心,梵蒂冈的保禄六世大厅里,当代罗马教皇方济各进行了今年的第一次信众演讲会,但不同寻常的是,这次演讲会上却响起了《传说之下》的BGM。

在大家为教皇竟在这样严肃的公开场合允许表演这种电子游戏相关的梗曲而惊讶时,一个已经沉寂快半年的话题又一次浮出了水面——教皇他,到底打不打游戏?


“当代教皇爱打电子游戏!”

上次看到这个说法还是上次,我是说:2021年4月。

当时有一篇新闻火遍推特,它绘声绘色的描述了一件极为吸引眼球的故事:

梵蒂冈官员宣布教皇方济各已开始在隔离期间玩电子游戏以打发时间,据报道,教皇发现教会是大多数日本角色扮演游戏的反派,这让他感到非常心碎。

“我只是想和我的虚拟朋友一起跑来跑去,在《火焰纹章:风花雪月》中拯救世界。”

“就像我们其他人一样,教皇想要逃避现实。所以不能享受他最喜欢的电子游戏类型是残酷。就在前几天,我看到他试图玩《最终幻想 X》,但就是无法让自己完成它。”一位红衣主教说。“教皇不是社交达人,他更喜欢带有酷炫动漫角色的深度单人游戏。


这篇文章甚至宣称《火焰纹章:风花雪月》的监督草木原俊行在推特上回应了这件事,并表示“我承认我们是有点跟风,没想到教皇真的会看,所以在下一款游戏里教会绝对会是非常正面的群体。”

不得不说这新闻算把噱头玩明白了,以至于大家都开始疯传。甚至刻意无视了新闻本身的配图:

虽然但是,这图里是FF14的伊修加德教皇啊,和FF10有什么关系?

事后大家才发现,这篇新闻来自著名洋葱新闻网站“hard-drive”,该站以编造整活儿新闻为自己的人生价值,每天都在孜孜不倦的输出最酷最弱智的假新闻。

事实上,前两天他们刚刚公布了前美国总统克林顿的约会模拟游戏精选列表。评论区纷纷表示:“哦,我向你保证,我的朋友,“hard-drive”的每一个字都像 updog(没有什么具体意义的北美俚语)一样严肃。”


那么既然这网站每天都在输出最新最劲的洋葱新闻,为什么唯独教皇打电子游戏这篇传播度如此之高呢?其实这背后存在一些即为深远的历史原因。


首先给大家科普一下当代的这位教皇:

教皇方济各,历史上第一位出自出身于拉丁美洲、南半球与耶稣会的教皇,也是整个基督教史上第二位非欧洲出身的和使用全新名号的教皇。更狠的是,这位教皇他是一位不否认甚至亲和“解放神学”的教士。

解放神学,出现在上世纪70年代的拉丁美洲,突出一个呼吁信徒们关注社会制度,正面对抗社会阶级差,修改土地政策,瓦解“贫困和富有的世袭”,将神学和信仰资源投入到解放人民的实践过程中。打着宗教旗号的左翼人士了属于是。


作为认同这种曾经被教会内部批判为“包装了神学外衣的马克思主义”倾向的当代教皇,自然也和往届的教宗们画风不太一样。

这位年轻时候当过酒吧打手干过化学技术的基督教猛人,上台开局就代表教会承认了进化论在内的一众科学理论,承认并严查教会内的儿童侵害案件,他甚至在担任布宜诺斯艾利斯大主教期间出售了教区在多家银行的股份,拒绝当资本家从我做起。

在日理万机之间,教皇冕下甚至还在2015年发行了一张前卫摇滚CD:《WAKE UP!》(醒来!),甚至意犹未尽的为之前的教皇们也策划了专辑。


这张专辑邀请了意大利前卫摇滚乐队Le Orme和管弦乐团,从流行、摇滚、古典三个方向创作了歌曲,被滚石音乐在内的平台都打出了适中的评分。11首单曲从圣咏到流行朋克应用尽有,比不少如今的流量音乐质量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所以说,当你面对一位支持科学、反对资本家、还会在布鲁斯失真电吉他的音色中开搞摇滚的教皇时,大家相信他在家里打电子游戏似乎也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情了。


只可惜,这种时候我们就不得不提一下另一个历史要素了。

事实上,教皇他当年,几乎是明确反对过电子游戏的。


就在教皇发行这张炫酷劲爆摇滚大碟的同时,他在波兰向几十万名年轻人发起了演说:

“亲爱的年轻人,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不是为了成为‘植物人’的,我们是为了放松,为了让我们的生活只是在一张张舒适的沙发上呼呼大睡么?不,我们来还有另一个原因:为这个世界留下自己的痕迹!”

在这次演说中,他谴责了现代逃避现实的消费主义和孤立人们的电子娱乐,呼吁大家不要变成宅在家里的“沙发土豆”,而是应该放下手机走出去,去建设自己的事业,夺取自己的未来。

这种经典奋斗呼吁配合老年人对网络社交的不理解像极了家里的长辈,然而他老人家毕竟是教皇,那一句话的分量可不一样。一时间这段演说被各种媒体拿来攻击电子游戏,甚至成了基督教家庭家长向孩子施压的例子。


然而,就在同年,教皇邀请了11位YOUTUBE上的头部视频创作者到梵蒂冈来参加学者大会。这位79岁的老人与来自10个不同国家的年轻youtuber一起讨论各种时事话题,了解他们的看法和网络文化。

这11位youtuber中,就有超过1500w粉丝的游戏视频主马修·帕特里克。


专业艺术学者出身的马修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

根据梵蒂冈的传统,每一位觐见教皇的人,可以赠送给教皇一件礼物。这是一件很郑重的事情,通常都是可以代表自己的自传或者物品,而教皇也会认真对待和使用这份礼物。

马修选择的礼物是——一份《传说之下》的游戏文件。

他在事后甚至专门发了视频来解释这件事,并表示游戏文化已被外界广泛忽视。媒体们贬低游戏玩家并将任何与游戏相关的人。各种谋杀和暴力行为都可以宣称是受到电子游戏的启发,媒体和政客将电子游戏宣传为“谋杀模拟器”,这将对社会产生负面影响。

通过给教皇的这份游戏,帕特里克希望他对这款游戏的赞誉能够结束与电子游戏相关的偏见。

“最重要的一点是,要让世界知道这个社区不仅仅是猎杀怪物和过关”


这一举动无疑是危险且充满争议性的,许多人嘲讽他这种行为可笑且无意义,甚至讥讽他不如给教皇开个油管频道。许多人对他视频里的论点挑刺并攻击,然后p上大量的表情包来网络暴力。


从那之后已经过去了五年多,虽然教皇再也没有发表过对网络社区还有电子游戏的反对意见,但是也没有正面回应他对游戏的看法。

最重要的是——他到底有没有玩那款《传说之下》?

有着这样的历史原因,大家会想要相信教皇会去打游戏也是情有可原了,这将会证明马修的努力没有白费,并让许多传统的基督教家庭子女拥有一个更好游戏环境。

要知道,虽然我们可能不太理解,但是对于欧美的传统基督教家庭来说,要是教皇都承认了电子游戏,那让家长理解和允许打游戏可以说是直接开启简单难度了。


终于,在教皇收到《传说之下》的第六年,保禄六世大厅里演奏起了它的BGM,甚至是结局对战Sans的那首《MEGALOVANIA》(狂妄之人)。

虽然说在爱好和平追求世界人民联系在一起的方济各教皇身边演奏屠杀路线战斗曲这件事怎么想都非常奇怪,但是这无疑是一个信号,一个教皇对《传说之下》,对马修的非正式回应。

马修:他花了五年的时间,但是怎么就进了和Sans战斗的结局….

虽然我们还不能言之凿凿的宣称:教皇他老人家也打电子游戏的!但是毫无疑问,他在与年轻人交流后必然是不再反感游戏了。

也许有一天,我们就会看到教皇代言《教皇模拟器》之类的游戏,甚至真的去与游戏人合作开发有助于教会正面印象的游戏剧情也说不定呢。

【本文为一机游戏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修改于 2022-01-15 16:30
本文禁止转载和摘编

百家争鸣

深度好文,独到观点,全都在这里~

前往圈子

游民星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