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2狱火重生》究竟是不是好游戏?论暴雪重制的罪与殇

漫谈游戏圈,畅游ACG,欢迎来到本期【一机杂谈】

整个国庆期间,笔者都在《暗黑2重制版》中疯狂开荒。在将纯冰法师推进至地狱墨菲斯托,并成功刷到军帽、马拉万花筒和饰金盾等关键装备后,使用祝福之锤圣骑士碾压了地狱巴尔,达成了重制版的首次通关。

主机版可以随机起名,随到的名字害挺好听

然而在正式通关后,面对一直在崩溃的服务器,面对充斥着各类恶性BUG的游戏内容,面对目前新老玩家对于重制版褒贬不一的评价,以及游戏中某些过于“原汁原味”的内容在如今游戏节奏中所引起的不适,我不禁也开始思考一个问题:不考虑《暗黑破坏神2》在游戏史上的经典地位,单就《暗黑破坏神2:狱火重生》本身来说,它真的算是一款老少皆宜的“好游戏”吗?

恐怕事前谁都想不到,被视为暴雪救星的D2RE或引起如此巨大的争议

狱火重生之殇:并不爽快的“刷刷刷”

作为装备驱动类ARPG,也就是如今我们常说的“刷子游戏”的鼻祖,《暗黑破坏神2》(以下简称D2)一手开创了这一风靡二十余年至今仍然热度不减的经典游戏类型,如今的《命运》《无主之地》和《流放之路》这类刷界顶级IP,见到D2恐怕也都得叫一声“祖师爷”。

不过与现代刷子游戏们越来越快的节奏不同,D2的刷装备过程痛苦而又漫长,至少在装备成型之前,玩家几乎不太能体会到所谓的“爽快感”。

D2的游戏流程共分为3个周目,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普通、噩梦与地狱,其中普通和噩梦难度成长极为平滑,只要加点不要太离谱,基本都能顺利通过。

紧接着,随着噩梦巴尔庞大的身躯轰然垮塌,连续两次击退恶魔的英雄握紧手中的武器,毅然踏入了地狱的大门。

不要问我X键为什么设定成拾取键,我只是不想闪退

再然后,伟大的英雄就真的会经历地狱一般的难度——被火免的沉沦魔疯狂围殴,佣兵在精英僵尸的利爪下脆如薄纸,自己也冒着绿毒倒在了刺猬的飞刺中。即使一怒之下连续TP来到女伯爵的地窖试图提升装备,却发现女伯爵的头上赫然顶着一个标志:

冰霜免疫。

是的,D2中的普通与噩梦难度都只是新手教学,在熟悉了游戏机制,人物框架也大体成型后,恶魔们终于在地狱中露出了他们真实的面貌——随便一个不知道从哪窜出来的小怪,抬手就是一个伤害加深诅咒,下一秒米山就成为了一具尸体。

那些地狱小怪利用诅咒刷佣兵的样子,看起来比死灵法师用诅咒刷怪还要顺滑。

到了后期玩家会发现,BOSS其实比小怪好打多了

所以,即便D2被奉为“刷子游戏鼻祖”,但那也更多是指游戏中的玩家有一个“不断提升装备并最终战胜BOSS”的过程。在笔者看来,《暗黑破坏神2》的设计基石并不是让玩家在“游戏循环中不断追求顶级装备”,而是“利用装备掉落机制通过不懈努力战胜无比强大的魔王”,前者是纯粹的循环式游戏体验,后者则更加偏向于传统的流程式体验。正因如此,D2的地狱难度才会如此硬核,至于后期的刷刷刷,则是在此基础上迭代出来的“高级玩法”。

在早期的《暗黑破坏神3》(60级年代,1.4版本削弱BOSS难度+加强暗金装备之前)与《流放之路》中,“流程式装备驱动”的设计理念也被制作组继承了下来,彼时的D3能战胜地狱大菠萝的各个都是顶尖玩家,《流放之路》也继承了了3周目的剧情模式,流程体验与D2十分接近。

对于POE,我愿称之为暗黑2.999

但随着D3在2.0版本(70级)中全面重构游戏内容并推出秘境系统与冒险模式,装备驱动游戏借着这一波系统革命集体提速,剧情流程不再是必备品,刷刷刷们变成了和《魔兽世界》一样“从满级才开始”的循环式游戏。

因此,对于到了现在才初次接触《暗黑破坏神2》,一心只想刷个爽的新玩家来说,D2重制版也难免成为了一款有点“糟心”的作品——毕竟在地狱里如果不冒着生命危险努力FM刷装备的话,连超市和毁灭王座可能都过不了,又何谈通关后继续提升装备呢?

等到D2新玩家好不容易练到80多级,技能树刚刚成型,艰难困苦通了地狱,他的D3好友新赛季巅峰可能已经800级了。

玩惯了D3的玩家恐怕很难习惯D2

狱火重生之罪:彻底躺平的暴雪

如果说和现代快节奏刷刷刷格格不入的游戏流程或许会让部分新玩家难以接受,那么暴雪在本次重制版中的种种“躺平”操作则让笔者这个十多年D2老粉也感到颇为遗憾和不满。

首当其冲的便是落后时代20年的药水堆叠系统。

众所周知,D2的常用药水共分为蓝药(补魔)、红药(补血)和紫药(红蓝双补+瞬回)三种,最高级的腰带仅允许玩家携带16瓶药水,每用完一瓶药水都需要玩家从背包中手动拖取新的药水放入药水栏中。

这样的设计放在《暗黑破坏神2》上市的2000年并不奇怪,毕竟这已经是当时能够想出来的最好的药水系统了,但是2021年了,暴雪又原封不动地把它端出来给我了?

好吧,或许有人会说后期FM的过程中16瓶大紫往身上一装,既不用分红蓝,也只需要在下一把开始的时候把紫瓶无脑补满就好了,那么在喝不起紫瓶,红蓝药大量消耗的升级开荒过程中呢?为什么不能给一款2021年的游戏加一个一键补药?这对于2021年的暴雪很难吗?

我想并不难。

很难想象2021年的游戏还需要玩家一瓶一瓶摆药

更别提捡尸体的时候药水会回到背包这个设定,每次死后重开要做的第一件事,不是点击传送继续战斗,而是打开背包把“散落一地”的药水一瓶一瓶地放回去。

当然,暴雪也有他自己的理由:他们想尽最大可能地保持游戏的原貌。上一个让暴雪如此说过的重制版游戏是《魔兽争霸3重置版》,最后的结果路人皆知,如今D2重制版在外网MC站的用户评分也已经降低到了5分左右,有不少玩家都将其和上面这部创造史低分数的游戏联系在了一起。

至于笔者自己,虽然早已习惯了D2老旧的系统,但是当我尝试着以“2021年游戏”的角度重新审视重制版时,却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遗憾与失望。

除了保留游戏糟粕之外,暴雪在重制版中的“适度创新”同样令人一言难尽。

由于D2中的物品“大小”不一,对于尚处于升级开荒状态的强迫症玩家来说,如何将药水和装备摆放得整齐又好看就成为了游戏中的一大难题。

或许是为了解决玩家们的这一问题,主机版游戏中加入了“一键整理”的选项。但当笔者满怀期待地按下R3时,却发现所谓的一键整理却让背包看起来更乱了。

所谓的“自动整理”只会让人脑溢血

或许这种“乱”是基于个人审美所产生的感觉,但在与几个同样对自动整理功能感到不满的朋友交流过后,我认为这项功能至少不能满足全部玩家的需求。

说到这里,请允许我再次吐槽D2的拾取机制:装备拾取后不会自动按照相对合理的方式排列,这导致很多时候明明背包中有足够的格子,地上的装备却无法拾取,必须等玩家打开背包手动整理后才能进行拾取,这一点在重制版中也没有得到任何改进。

另外,原版D2的技能释放方式现在看来非常原始:玩家需要先给技能设定快捷键,再通过快捷键切换到相应的技能,最后用左键/右键点击释放,整套流程对于现在的游戏来说确实不够流畅。

在重置版中,暴雪也为键鼠玩家保留了这一设定,手柄玩家则可以享受和《暗黑3》一样的6技能排列方式。

是的,这一设定仅限“键鼠”玩家,也就是说:如果你在PC版游戏中使用手柄,界面也会立马变成和主机玩家一样的类D3技能界面。

6键模式要比传统D2键位方便很多

笔者不知道暴雪非要如此搞区别对待,就是不愿意让键鼠玩家享受丝滑操作到底意欲为何,但作为PS5玩家,我知道主机版虽然技能UI很先进,但实际体验却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美——用摇杆像鼠标一样操作光标,尸爆和暴风雪的目标选取极为不智能(特别是前者),能把人逼疯的手柄摆药水环节,莫名其妙的手柄限定版圣骑士闪退BUG…明明有着主机适配极为成功的《暗黑3》在前,暴雪却摒弃了成功的移植经验,将原汁原味的“PC体验”带给了广大主机玩家。

在这一系列让人挠头的操作中,笔者最大的感受就是暴雪已经彻底“躺平”了。借由“保留原汁原味体验”的借口,仅仅用新的引擎对画面进行重塑,拒绝进一步对不合理的游戏系统进行顺应时代的改造,虽然想恰主机的钱但却不愿意为主机玩家做定制化适配。

当然,暴雪确实有足够的底气将这款“原汁原味”的游戏推向市场,因为他们知道——任何一个《暗黑破坏神》的死忠粉丝看到画质如此精致的重制版D2都无法捂住他们的钱包。

即使新玩家无法适应游戏系统,老玩家的情怀也依然能让他们赚的满盆满钵。

已经是稳赚不赔的生意,何苦增加成本呢。

如果能给劳模一个大秘境,我想游戏会变得有趣很多

《暗黑破坏神2狱火重生》:最感动与最惋惜的游戏

在D2重制版上线后服务器多次崩溃的间隙,不少老朋友都对笔者表达过如下观点:

“服务器天天崩溃证明游戏热度高,看到D2到了2021年还有如此热度,心里甚是欣慰,哪怕多等一会也不觉得那么难受了。”

文章写到这里,想到这些年龄30岁往上的老年玩家一边嘴上骂着服务器不给力,又一边默默为D2重置版的火爆而开心,我也感到五味陈咋。

对于很多老玩家来说,恐怕再也没有其他游戏能替代D2

对于很多国内《暗黑破坏神2》粉丝来说,在那个电脑游戏刚刚兴起的时代,D2的出现

就像是一声惊雷,让很多还沉浸在回合制游戏的玩家第一次了解到了“刷装备APRG”的魅力。即使D2的剧情以现在的眼光来看并没有什么突出之处,但在当时,黑暗低沉戏氛围还是让无数玩家沉浸其中,进而爱上了由剑与魔法组成的西式奇幻世界。

所以,纵使在前文中列举了《暗黑破坏神2狱火重生》的种种不是,但它依然成为了近几年来最让笔者感动的游戏。当罗格营地的景象亮起的那一刻,我也想起了初次在同学家见到D2时的惊艳与震撼,想起了自己的第一个角色德鲁伊被督瑞尔连续秒杀时的紧张与失落,想起了在奶奶家小叔叔跟我讲述他亚马逊PK经历时的兴奋与自豪。

我的内心也像艾丹的额头一样被钻开了一个无法愈合的伤口

当然,这种感动中也夹杂着很多遗憾。在暴雪宣布《暗黑破坏神2》重制的那一刻,我曾经幻想过那将是一款拥有各种先进系统的“究极D2”,即使后来安慰自己“原版D2已经足够优秀了”,但在上百小时的开荒结束后,我仍然深陷在遗憾中无法自拔。

或许,如果只是单纯地拉伸分辨率重置游戏我也不会这么难过,在游戏画面大幅进化之后,我无法抑制地希望暴雪能将“重制”进行得更彻底一点,毕竟他们有足够的技术能力来将游戏做得更好。

我想,就算今后真的有一款游戏能在更加现代化的游戏系统中完美复刻暗黑2的符文之语与角色系统,恐怕也无法弥补《狱火重生》在我心中留下的空洞。

毕竟,并不是所有游戏都叫《暗黑破坏神2》。

【本文为一机游戏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修改于 2021-10-12 22:32
本文禁止转载和摘编

百家争鸣

深度好文,独到观点,全都在这里~

前往圈子

游民星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