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QQ知名表情包“退休了”,国产虚拟主播究竟该走哪条道儿

许多人可能不关注什么虚拟主播,但是网友们应该都使用QQ,如果加的群二次元浓度够高的话,你或许看过下面这些表情包。

这个表情包的主人公名叫神宫司玉藻,是国内大型虚拟偶像企划《战斗吧歌姬》的一位虚拟偶像,于2018年开始出道,由于其举止过于“沙雕”,因此其直播被网友做成各种表情包并广为流传。

虽然披着沙雕的外皮,但是神宫司玉藻所属《战斗吧歌姬》的本质上是一个偶像企划,除了神宫司玉藻外,还有李清歌、伊莎贝拉·霍利、卡缇娅·乌拉诺娃、罗兹·巴蕾特、墨汐共六位虚拟偶像。

这个由乐元素于2018年投资的实时互动虚拟偶像养成企划,从各个角度来看都比一般的虚拟主播企划水平高上不少,六位虚拟偶像各个能歌善舞,动捕水准也是数一数二,而且制作团队还精心为几位虚拟偶像制作了动画剧集、原创单曲等,可以说是肉眼可见的烧钱。

按理说如此精良的制作水平,在虚拟主播流行的当下,应当能取得不错的市场成绩才对。不过事与愿违,《战斗吧歌姬》的市场成绩一直不太理想。

原因有很多,首先是这个企划的名字就十分的劝退路人。对于一个不关注管人的网友来说,听到《战斗吧歌姬》这个名字,第一反应往往是手游或者音游,缺乏直观感,仅凭这一点就劝退了许多潜在受众。

其次虽然《战斗吧歌姬》主打的是虚拟偶像,但是其与现实中的偶像团体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这个企划的主要受众还是二次元,单纯的唱歌跳舞很难打动这群二次元观众(就连初音等虚拟歌姬这几年的热度也大不如前),想要获取更多的粉丝和关注,最好的方法还是多与观众进行直播互动,然而《战斗吧歌姬》的直播安排与许多虚拟主播相比却少的可怜,一个星期只有寥寥数小时,这么短的直播时间根本不利于粉丝的积累。

如果直播时间比较短的话,那就只能在视频内容上找补了,但是很遗憾,虽然《战斗吧歌姬》整体的视频内容质量上乘,但是在国内这群二次元群体中算不上吃香。原创曲目没有作品加持和推广导致热度一般,翻跳在B站则有更色更有人气的同人MMD可以看,至于那些偏偶像的节目,在如今的国内二次元群体中已经有些“过时”了,看看B站上近些年lovelive的视频播放量就能明白,想要在众多虚拟主播中脱颖而出,虚拟偶像题材很难行得通。

在经过多年的“用爱发电”以后,2月18号,《战斗吧歌姬》官方账号发布声明,宣布六位虚拟偶像都将于本月正式毕业,该企划也将暂停常规活动一段时间。

然而,即使是毕业这么重磅的消息,歌姬们的相关毕业视频在B站的播放量都没有到10万的,可以说是离去的“悄无声息”。作为国V里规模最大、投入最高的企划,最后却是以这种方式收场,只能说令人唏嘘。

除了《战斗吧歌姬》以外,另一个国产虚拟主播企划——新科娘official,近些年的发展也同样不太顺利。

知名的虚拟主播企划新科娘,在刚推出的时候,曾因为其疑似央视官方虚拟主播的身份背景,被许多网友所关注,虽然事后得知新科娘只是中央新影新科动漫频道的官方萌娘化拟人形象,不过许多网友依然将其视作CCTV的官方虚拟主播,而凭借这一背景优势,新科娘就连与其她主播搞联动都方便得多。

Ps:比如在hololive全面退出中国市场前,人气日V狗妈还与新科娘虚空联动,相互创作了同人画像。

虽然有着比较好的开场,但是由于运营等多方面的问题,新科娘的中之人运营一直不稳定,每位新科娘都干不满一年,新科娘三代目曾在团队的配合下取得过不错的成绩,但是随后又爆出中之人的各种丑闻,最终三代目以抑郁症为由离职,四代目虽然实力不错,会唱歌、懂外语,但是由于三代目的事情败坏了路人缘,且四代目与三代目的表演风格差异过大,许多老观众不买账,再加上传闻新科娘中之人工资水平一般,小庙难容四代目这尊大佛,最后也是黯然离场。

Ps:去年12月新科娘粉丝数终于达到了70万,然后在四代目走了以后,截至目前又掉到了68万,只能说,如果连中之人都稳定不下来,再好的背景优势也没有用。

当然,国V中也有发展比较不错的,除了那些套皮主播以外,一些另辟蹊径的企业势近两年同样取得了比较不错的成绩,比如“虚拟沙雕企划”虚研社。

虚研社一开始只有小桃一位虚拟主播,其第一个投稿视频发布于2017年8月12号,彼时绊爱刚刚出道半年左右,整个虚拟主播行业的前景其实并不明朗,在没有很多前辈可供参考的情况下,小桃所走的视频风格和路线也多是根据早期绊爱进行设计的,同样的空白3D场景的自娱自乐表演、同样的游戏录播剪辑,甚至于小桃角色本身的形象,都能明显看到老爱的身影。

单纯的模仿很难取得不错的成绩,虚研社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于是在出道三个月后,虚研社进行了队伍扩充,以“生女儿”的名义召唤了虚研社第二位虚拟主播——小希。

而从之后的投稿视频来看,虚研社扩充的不仅是虚拟主播,还有背后的制作团队,在与小希搭档以后,虚研社开始推出一些兼具热度与深度的视频栏目,如《AI呦喂》、《人类观察》(后改名《沙雕观察》)、去年年初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还推出了新节目《虚研会》。

除了这些节目以外,虚研社还时不时推出一些比较有趣的恶搞视频或者相声,虽然这些高质量视频并没有取得特别高的播放量,但是却为虚研社吸引了一批忠实拥趸,B站五十多万的粉丝数、直播间每月数百的舰长,在国V里也算是比较不错的成绩了。

相比《战斗吧歌姬》,虚研社的成本相对较低,至少从其之后招募虚研社二期生的动态来看,制作组并没有在这个项目上亏多少(或许还有的赚),而且其近期推出的几位二期生都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绩,艾露露、小柔、兰音,这几位二期生出道不过两个月,却拥有了数万的粉丝数,并且每位二期生的直播间舰长数都达到了百舰,虽然许多都是从小桃小希那里分流出去的,但是整体来看,虚研社的发展算是步上了正轨,箱推虚研社的DD们短期内至少不用担心会因为企划入不敷出等原因导致虚拟主播突然毕业的问题。


结尾

2020年,hololiv的桐生可可被爆出rh丑闻,随后国内网友针对桐生可可发起抵制活动,而hololive为了保桐生可可,最终选择退出中国市场,连带着好几位在中国发展非常不错的hololive主播被迫放弃众多中国DD。

由于hololive的退出,导致中国虚拟主播市场出现了巨大的真空,已经习惯了看管人的网友忽然急需要新的目标去推,正如某位论坛老哥所说的那样,当鲸鱼在海洋中死去,它的尸体会沉入海底,而一座鲸的尸体可以供养一套以分解者为主的循环系统长达百年,而hololive的离去,从某种意义上就可以看作中国虚拟主播市场的“鲸落”。

但是,这波鲸落的流量热潮并没有流到国V身上,许多都流向了日V、主要是是虚拟主播绯赤艾利欧,除了因为绯赤艾利欧(团长)有自己的特色,唱歌好听(神似Aimer),以及较为励志悲惨的身世,还有一大部分原因属于观众对hololive的报复性消费,八千舰长里,不少都属于乐子人,在短暂的狂欢以后,许多人都选了离开,虽然截至目前团长直播间依然留下了上千舰长,不过与11月份的八千舰相比还是相差甚远。

按理说hololive退出中国大陆市场,对于国V来说应当是有利的,毕竟中国与日本的文化隔阂摆在那里,推日V总是要承担一些风险,然而从结果来看国V与日V的受众群体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重叠,hololive没了,粉丝依然会去找别的日V去推,而以事后诸葛亮的眼光来看,这或许是战斗吧歌姬理论上唯一存活下来的机会,只能说非常遗憾。

得益于日本动漫文化的熏陶,广大中国网友对于二次元的印象是与日本深度绑定的,作为二次元动漫与直播的衍生品,许多观众本能的认为二次元虚拟主播就应该说日语,日语歌才对味儿,就算是对日本动漫无感的DD,出于“母语羞涩”等原因,也很难接受那些说中国话的虚拟主播。虽然从文化上国V要比日V占据优势,但是从实际市场表现来看,这点优势并不足以弥补“樱花妹”这一天然buff加成,即使许多企业势所创作的歌曲、舞蹈比起知名日V某些聊天吐槽节目质量要高得多。

一个人的成功当然需要依靠个人的努力,但是也要考虑历史的进程,《战斗吧歌姬》的节目质量非常之高,但是在国内二次元群体里就是吃不开,而回顾国V企划里知名度较高的虚研社所行走的道路,虽然比较有深度的杂谈节目近些年并不怎么火,但是由于很好地利用了国V与中国二次元群体文化上的共通性,避开了与主营唱歌打游戏的日V的正面竞争,算是另辟蹊径的找到了一条比较具有特色的发展道路。

如果说《战斗吧歌姬》究竟给我们留下了什么,除了开头那些表情包以外,或许,就是上面所说的这个教训吧。

想要获取更多游戏及互联网相关内容,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云游姬”。

修改于 2021-02-22 15:04
本文禁止转载和摘编

游戏综合

聊聊游戏和与其的一切

前往圈子

游民星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