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刺客信条」系列中的马匹来一场专业探讨

当我启动《刺客信条:英灵殿》,迎接我的熟悉面孔,既不是我喜爱的刺客,也不是圣殿骑士,而是 …… 我的马。

马匹一直是「刺客信条」系列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这个特别的马匹模型从 2017 年的《刺客信条:起源》到现在,一直陪伴着我们。这个系列里的马匹体型紧凑,腿部结实,并有着细细长长的脖子,不像《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中的重挽马那样既狂野又浪漫,而是一匹非常实用的骏马。

我不禁开始思索,从《刺客信条:起源》到《刺客信条:奥德赛》,再到现在的《刺客信条:英灵殿》,这几部作品都使用了这个马匹模型。这些马有不同的颜色,配了不同的马具,但并没有明确的品种信息(《荒野大镖客:救赎 2》里头的马匹就有详细分类)。下图这匹马,出现在了希腊、埃及、英国和挪威,并横跨了大约 1200 年的历史。

游民圈子

这几个地区的气候、地形、文化、科技等各方面都大相径庭,我不确定这些地方不同历史时期的马都长什么样,但我很确定它们不会是完全相同的。

我并不是想说育碧每做一款新游戏就必须给马匹重新建模,他们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优先处理,我也完全可以不纠结这件事。但是,我真的很好奇不同历史时期的马都长什么样。

我需要一位马匹历史学家帮我解惑。

说曹操,曹操到

Donna Landry 教授是一位文学与文化学者,她长期关注英国的牧民生活,并在其最新著作《高贵的野兽》一书中,探讨了阿拉伯马是如何改变了英国的饲养方式及马术文化。

自该书出版之后,她又对奥斯曼帝国的马术进行了研究,并正着手准备出版一本新书,探讨关于马匹在滑铁卢战争中的作用。Landry 教授是一个由学者和骑手组成的团队一员,该团队首次重现了 17 世纪的作家、旅行家 Evliya Çelebi 在其 10 卷本《旅行书》中描写的路线。现在,这条长达 600 公里的路线被称为 Evliya Çelebi 之路,它从伊兹密特湾向内陆弯曲,穿过土耳其乡村,到达锡马夫。路线是随时对游客开放的,现在就等着疫情后的旅游业复苏。

总而言之,Landry 的研究非常酷,也有马术执照。而且,出于某种原因,她慷慨地同意看一看我的游戏截图。

游民圈子

《刺客信条:奥德赛》中的马匹

根据 Landry 教授的说法,游戏设定中的这些不同地方的土著马匹在外观上理应各不相同,但《刺客信条:英灵殿》中的马匹对于 873 年的英格兰来说,也并非完全不符合现实。

维京人并不是第一个入侵英格兰的民族,撒克逊人和罗马人来得更早,他们从欧洲、西亚和北非各地带来了马匹。所以,虽然英格兰本土的马匹和矮种马往往是小而多毛的,但到了九世纪末,当艾沃尔带着他们的船员登陆时,那里的马匹已经历了数百年的杂交(挪威马也是小型多毛的,但维京人往往不会选择带它们去海上航行)。

Landry 教授称,《刺客信条》里的马最像现代的弗里斯兰马,其祖先可能是罗马人从意大利向北扩张时发现的。弗里斯兰马是最让马匹专家伤脑筋的一个品种,因为它们是娱乐行业的首选,不管是否符合史实。

弗里斯兰马频频出现在各种影视剧中,跨越国土和历史。波斯人在《斯巴达 300 勇士》中骑着这种马,Jamie Fraser 在《古战场传奇》中骑的也是这种马,《亚历山大大帝》中的比塞弗勒斯还是这种马,《佐罗传奇》里的 Toronado 依然是这种马。一旦你认识了这个品种,就会发现怎么到处都是它。

游民圈子

弗里斯兰马

「大家都说弗里斯兰马温和好相处,而且马相很好,」Landry 说道,「观众通常也只看外表,并不了解其他方面。」

《刺客信条》里的马不一定就是弗里斯兰马,按照 Landry 教授的说法,它的步态类似于夸特马。我们向育碧求证,他们表示无法为我们确认该模型是基于哪个品种所建的,但它确实有着弗里斯兰马的显著特征,包括高高的头部、陡峭的臀部以及粗壮的腿,这些都与这种来自寒冷气候的品种非常一致。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马的品种分为三种:热血马、冷血马和温血马,这与马的实际血液成分无关,而是与它们发源地的气候有关。冷血马(比如弗里斯兰马或比利时重挽马)体重都比较重,并且性格温和;冰岛马和埃克斯莫尔小马在冬季都会换上厚厚的「冬衣」,是北欧马匹中最有代表性的。

游民圈子

挪威峡湾马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马匹品种之一

挪威峡湾马也属于冷血马,它是体型健壮的驮马,来自挪威西部,《刺客信条:英灵殿》的艾沃尔也来自那里。维京人饲养峡湾马是为了耕种和战争,有时也会将马匹作为陪葬之物。如此看来,本作里的马肯定不是峡湾马,它既没有粗壮的脖子和双色的鬃毛,也没有 90% 的峡湾马都具备的暗褐色。

「任何来自炎热气候的物种都倾向于拥有纤长的四肢、较长的耳朵和细细的毛发,并由于食物和水资源相对匮乏,在不同区域和条件下,它们的性情也各不相同。」Landry 教授告诉我,「越是寒冷地区的物种,腿越短越粗壮,毛发越长,而且食量也会很大。」

因此当我们回溯到古埃及时代,《刺客信条:起源》中的马就显得非常不合时宜了。「这种北欧马出现在埃及是错误的。」Landry 教授说道,「因为这个物种往往不会这样迁徙。」

游民圈子

《刺客信条:起源》中的马(上),阿拉伯马(下),可见阿拉伯马的脖子是呈拱形的,且有着品种典型的扁圆脸

埃及艺术中描绘的马有着高高的尾巴、弯曲的脖子和扁圆的鼻子,这些特征在今天的阿拉伯马身上依然存在。所以在看到《刺客信条:起源》里的马匹时,Landry 教授不禁感慨:「哦不。」

「古埃及马应该是一种更纤细、更敏捷且更优雅的品种」,Landry 教授继续补充道,「而且这是我们从各种考古学证据中总结出来的。」

我们也很清楚希腊的马匹是什么样子的,就算《刺客信条:奥德赛》的设定是在 2000 多年前的希腊,我们也掌握了足够多的信息。Landry 教授指出,哲学家、骑兵指挥官色诺芬撰写了《马术》和《骑兵队长的职务》两本关于马术的著作,其中有他对理想的希腊战马的详细描述。

游民圈子

色诺芬的骑兵马是身材紧凑的短腿种马,颈部弯曲,后躯宽大。「这对骑兵队来说,一直是一个理想的形态,包括英国骑兵,」Landry 教授告诉我,「在 19 世纪,人们仍然认为俊俏的骑兵马要有一个像酒吧女郎一样的臀部。」人们总喜欢丰满一点的马。

因此,《刺客信条:奥德赛》在马匹的表现精确度方面要比《刺客信条:起源》好一些,马腿很短也很粗壮。不过,色诺芬还写道:「头部应该是瘦瘦的,下颚骨要小」,并且「马肩隆」,也就是前肩要高。

「马的前肩高能提供更安全的座位和更强的肩部抓地力,」Landry 教授表示,「所以马的前肩要高,背要又平又宽。」

坐得舒服是很重要的,因为那时候马鞍还没有被发明出来。因此,理想的骑兵马要有宽阔的身躯,而且不能有突出的脊柱,因为人坐着疼。

马匹迁徙反应历史

马匹的历史也是人类文化和迁徙的历史,正是因为阿拉伯马、土耳其马、柏布马向北流动,进入英国,才最终促成了英国人对动物福利观念的改变。

17 世纪,马匹在英国的待遇并不能算好。「不少人存在不以为意的残暴行为。」Landry 教授告诉我,「尤其是这些来自东方的马,不习惯被这样对待,也毫不容忍这样的行为。」

游民圈子

比如这张 George Stubbs 的油画,画布上的是一匹名叫 Whistlejacket 的纯种赛马,由此可见,马匹算是一种值得被记载和描绘的动物

与英国马种相比,阿拉伯马等沙漠马显得格外娇贵。而且与英国马不同的是,它们对暴力并不敏感。贝多因人非常尊重阿拉伯马,小马驹也是和人类一起长大的,因此英国马主在收养阿拉伯马和其他东方马种后,开始将马匹视为敏感并有感情的。当然,马儿们向来如此,后来的书籍(比如安娜·瑟维尔写于 1877 年的《黑骏马》)也强调传递了动物福利的观念。

「刺客信条」系列努力考据宗教、战争和建筑的历史,到目前为止,这系列游戏中的马匹更多的只是一种交通工具,而不是一个鲜活的生命(虽然《刺客信条:英灵殿》开场那个虐心的场景偏向于后者)。贯穿历史,人类如何通过与动物之间的互动来塑造它们?又是如何反过来被动物们塑造?这是一个值得我们去探索的事情。

翻译:April 编辑:Zoe

修改于 2020-11-20 22:51
本文禁止转载和摘编

百家争鸣

深度好文,独到观点,全都在这里~

前往圈子

游民星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