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待游戏业“996”这事上,国内外玩家的画风好像不太一样

游民圈子

也许,我是说也许,很多热爱游戏的小伙伴都曾有过类似的梦想,那就是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游民圈子

啊呸!应该是通过某个契机,加入自己心仪的海外游戏大厂,创造出令人难以置信、梦幻般的游戏。《头号玩家》里詹姆斯·哈利迪留下的最后独白,就是作为开发者的自己想要留给玩家的一切。

游民圈子

“Thanks for playing my game”

现实总比理想骨感。建筑、餐饮、物流、电商等行业是出了名的加班重灾区,但游戏业与前辈们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在“996”早已是业内行规时,部分游戏公司正朝向“711”、“007”加速迈进,年龄一到,开发者还得承担“被优化”、“被向外输出人才”的风险。

游民圈子

当然,相比起传统的非互联网行业,游戏业开发岗的高薪资仍然吸引了大批人才前赴后继往里拥挤。谁又能跟钱过不去呢?

游民圈子

如果你认为这是一种中国特色现象,那就大错特错了。在产业更加发达的欧美,类似的情况有时要更加糟糕。

在欧美,游戏开发者们常常将自己的事业形容为两个极端——同时是世界上最好和最差的工作。特别在一线大厂工作,意味着你将有机会和世界顶尖的艺术家和工程师一起创造杰作,实现人生理想目标。但作为代价,你将牺牲个人健康、社交和生活,且即使在周末,你也总是回不了家。

更何况,欧美游戏开发者的收入横向对比其他产业并不算高,因此那边的开发者最后大多是自己主动离开岗位,而非遭到“优化”。

举个例子,根据Kotaku之前的消息,2016年发售的《神秘海域4》的20位设计师里,有14位已经不在顽皮狗任职,占比高达70%,这让顽皮狗不得不大量招募新人。

游民圈子

更要命的是,顽皮狗曾经的灵魂主创之一Bruce Straley也因此离开了公司,这让《最后生还者2》主创Neil Druckmann彻底接管了顽皮狗的生杀大权。

游民圈子

后面的故事想必也不用再提了

离职后的Straley曾在2018年接受了Kotaku的直播采访。他表示长年的高强度工作让自己身心俱疲,无法想象自己还能像开发《最后生还者》和《神秘海域2》时那样充满能量。

游民圈子

老哥胡子都白了不少

新人难以在短时间内跟上游戏开发脚步,工作室被迫只能让游戏延迟发售,并要求员工不分昼夜加班,可这又将造成下一轮人才流失,如此往复,形成恶性循环。

这种情况不是顽皮狗特供,而已经在行业里心照不宣。去年5月,一批忍无可忍的《真人快打》开发者在推特爆料,称自己每周需要工作80~100个小时,部分员工更是由于长期研究血腥场面,患上了严重的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

游民圈子

我知道你们想看什么,可这是和谐版

也曾有大量R星员工透露,称自己被要求周末和夜间工作,重点是没有任何加班费。有些人表示自己有时周六来公司根本没事可做,但你就得在位置上坐着让领导看见。

看来这种为了加班而加班的摸鱼文化也不是我们独创啊。

游民圈子

曾在Kotaku担任编辑,现在彭博社任职的业界知名记者Jason Scheier近日也曝出新瓜,称CDPR内部加班现象远比此前传闻要严重,相当数量的开发者从去年6月以来就得在公司度过周末,许多时候每天甚至要工作16个小时。

游民圈子

新闻来自游民星空

这种凭借过度加班,然后打造出顶尖作品的模式可能无法一直持续下去。顽皮狗总监Bruce Straley离开后造成的影响不必多提,《荒野大镖客2》发售后,R星联合创始人之一,同时兼任《GTA》、《荒野大镖客》主笔的Dan Houser也选择了辞职......《GTA6》未来的命运还犹未可知。

游民圈子

丹·豪斯撰写了《GTA》系列几乎所有作品的剧本

所以如果《赛博朋克2077》发售并拿无数的大奖后,游戏总监Konrad Tomaszkiewicz选择离开,大家也不用感到惊讶。只是万一这种情况出现,找谁来填补主创留下的坑,恐怕会让CDPR头疼一阵子了。

对于此类新闻报道,国外网友都义愤填膺。

“还记得自己长大后想成为游戏开发者的梦想吗?很高兴我从未有过。”

游民圈子

“是的,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自学设计开发,对游戏行业充满热情。但我在参观了几个游戏工作室并采访了一些业内人士后,我决定放弃梦想。这是我目前为止做过最好的决定,现在我的收入是那些游戏开发者的2-4倍。和资深业内人士对谈获得的最大收获是,有成千上万的年轻人愿意付出双倍努力,却只拿一半的薪水。”

游民圈子

“这就是为何我离开了游戏行业,紧缩文化几乎摧毁了你生命的实感。它让你连续几个月工作却不给任何回报,你失去了和家人相处的时间,失去了身体健康,但公司却从游戏发售里大赚特赚。”

游民圈子

可值得玩味的是,对待同一件事,部分国内玩家似乎有些不同看法。

游民圈子

收到高亮的大多是类似的回复

对爆料人Jason Scheier的质疑也收获了大量支持。

游民圈子

就像有网友说的那样,换成CDPR怎么就变画风了呢?

游民圈子

作为局外人的我们很难笃定到底谁对谁错,只是这看似有些“护犊子”的行为,实在看起来略显“双标”。

很多网友认为,加班工资造成了国内外游戏公司加班的本质性不同,但现实其实也不是那么美好。

“R星每年光卖鲨鱼卡都赚几十亿,但管理层甚至不愿给我们办圣诞派对,工资也少的可怜。”R星员工在glassdoor(求职评价网站)上吐槽。

游民圈子

“大多数开发者每周工作80小时,获得的奖金微不足道,可上层管理者都赚得盆满钵满。”一位匿名的CDPR员工回帖。

游民圈子

“小伙子再努力点,我明年又能换台新的法拉利了”

抛开立场和对错,无论在任何地方,996都是一种极为辛苦的工作模式,它既不合理,也不合法。只是在游戏业它并不只是中国专属,国外开发者的生活或许比我们更加艰难。

游戏行业尚且还不够成熟与完善,玩家的快乐往往是用无数开发者的痛苦浇筑而成,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有用行动和声音支持每一位正在经历996的人们,给予他们更多认可与宽容。

修改于 2020-10-17 17:39
本文禁止转载和摘编

百家争鸣

深度好文,独到观点,全都在这里~

前往圈子

游民星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