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世纪一百年

今天只聊宇宙世纪。

如果不是 covid-19 大流行,高达的新剧场版《闪光的哈撒维》本该公映一礼拜了。

我还记得两年前,这部富野原作的宇宙世纪小说宣布电影化时,打出的口号是“UC NexT 0100”。

我对它的期待,其实是超过早年间日升宣布《高达 The Origin》电影化的——当然,与其叫期待,不如说是因为我实在想不出没有富野由悠季的宇宙世界二世纪故事,究竟应该怎么写,所以好奇。

游民圈子

Next100



——小说的故事发生在宇宙世纪二世纪,在时间顺序上,《闪光》(之所以叫闪光不叫闪哈,是因为我们也不会把《拯救大兵瑞恩》简写成《拯瑞》)是富野写下的第一个二世纪故事。它发生的时间点选在了宇宙世纪一百年吉翁共和国宣布放弃自治权之后。

看过UC故事的人能够知道,吉翁共和国自治权问题是宇宙世纪前一百年故事最重要的政治符号。这意味着始于0053年吉翁=兹姆=戴肯就任 SIDE3 总理,近半个世纪之久的殖民地独立运动表面告一段落了。

但很显然,到了最后告一段落的实际只有吉翁共和国里的共和国三个字。繁荣与和平的没有降临,五年以后,马夫迪向联邦宣战,《闪光的哈萨维》故事开始。

其实不知道你看没看出来,我没打算给你复述一遍《闪光的哈萨维》的剧情。我想表达的是,它更像一个坐标,正好坐落在富野由悠季对《机动战士高达》这个品牌控制力的分水岭上。

游民圈子

美树本老师天下第一


在此之前,是通常意义上的“宇宙世纪主线故事”,UC 0079 到 UC0093,十四年的时间跨度不长,包含至少三部名作——《机动战士高达》、《机动战士Z高达》、《逆袭的夏亚》,当今天的人们说高达的世界观深刻且宏大时,这三部作品就是这些评价的基石。

而在此之后,宇宙世纪虽然还有续作,甚至产出了几部人气作品,但是逐渐不再是高达的创作重心。万代把有限的资源投入在了(他们认为)“更受年轻/女性/未成年人/武斗爱好者/‘想看高达但不想看宇宙世纪还想看宇宙世纪故事‘的观众欢迎的”企划。

三十年过去,高达年逾不惑,遭遇中年危机。当年“更受年轻/女性/未成年人/武斗爱好者/‘想看高达但不想看宇宙世纪还想看宇宙世纪故事‘的观众欢迎的”今天好像也不是那么受欢迎了。

但这都不重要。

我们今天只提宇宙世纪。

Act.1 U.C.0100

从1989年小说出版算起,小说版闪光的成书时间应该是 1988年逆袭的夏亚上映前后,到后一年纪念《机动战士高达》放送十周年,《机动战士高达F91》企划公开之前。

这段时期正是富野大量写作宇宙世纪故事的时期。从1985年的Z开始,1986年的ZZ高达、1988年《逆袭的夏亚》剧场版上映、1987年小说 Gaia Gear 连载开始、到1991年的F91结束。除去永野护给做机设的 Gaia Gear ,其他几部作品无论作品内还是现实,都按照时间顺序诞生。

游民圈子

广播剧封面更像夏亚一些



就像富野说的,人总是重复同样的错误,宇宙世纪的人们总是按顺序重复20世纪人们犯下的错误。《机动战士高达》里的宇宙纳粹和现实世界的纳粹毫无二致。《机动战士Z高达》中无止境的麦卡锡主义和白色恐怖。《逆袭的夏亚》则是80年代甚嚣尘上,面对入侵阿富汗的苏军时,暂且披着反抗外衣的恐怖主义。

就这么排到 1989 年,《闪光的哈萨维》小说上市后的第一个冬天,出大事了。

柏林墙倒了,冷战结束了。

了解近代历史的人肯定明白,柏林墙倒塌只是个结果,早在两年前,里根站在墙下向戈尔巴乔夫喊话“请推倒这堵墙”的时候,结局就已经注定。但凡是个明眼人,都能在1988年看出历史的车轮滚滚转动,富野这种在虚构的故事当中寻求真实感的脑袋有问题的人不可能看不出来。

游民圈子

谁说我有病来着?



1945年二战结束后,还从来没有一个时期像这段时期一样,社会矛盾如此集中地爆发,空气中弥漫着着不安,从来没有如此多的人口面对未知陷入彷徨和困顿中。同样,这些因动荡产生的痛苦和无奈也被注入到了宇宙世纪。

关于寻求真实感这件事,你只要搜“富野由悠季”五个字,能找到大量记录。

其中就包括《机动战士高达》的诞生。

万代让他照着《宇宙战舰大和号》整个给中学生看的动画片,顺便卖点玩具。此时已经贡献了大半部《超级机器人大战》的富野觉得现在市场上没有真实的机器人,什么拯救世界什么反抗外星人已经做烦了,一百米高的大机器人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要整就得整《寻母三千里》那种有现实意义的,机器人照《星船伞兵》里的机械外骨骼来,就搞出了《枪天柱》(ガンボーイ,捏塔变形金刚,擎天柱日文叫コンボイ),这个企划就是后来的《机动战士高达》。

游民圈子

大家好,我是枪天柱,我喜欢滋水枪,女朋友叫R2D2


做《逆袭的夏亚》的时候,原案里阿姆罗女朋友是Z中出场过,有孕在身的贝托蒂嘉。领导说怎么能让英雄有后代呢?大笔一挥,阿姆罗的女朋友从金发碧眼(这个标签在今天无比的不正确)的孕妇换成了梳着小油头的背锅女侠,孩子的问题解决了。

结果是《逆袭的夏亚》小说出了两版,一版是电影剧情,另一版《贝托蒂嘉之子》(ベルトーチカ・チルドレン)中,贝托蒂嘉继续有孕在身,富野把自己想写的故事补完了。《闪光的哈萨维》就是《贝托蒂嘉之子》基础上发展而来,哈萨维在《贝托蒂嘉之子》里没有珍这个替罪羊,亲手杀死了葵丝,罪孽更重。

游民圈子

小说《贝托蒂嘉之子》


就连二十年以后的《机动战士高达UC》,福井晴敏也要让贝托蒂嘉以“正宫”身份出一次场,暗示“这个小说我看过”。所以你要说他的作品里完全没有对现实世界的思考,我是不太信的(我也有因为坚信“动画情节和现实无关”而跟我彻底绝交的前朋友)。

说回《闪光的哈萨维》和宇宙世纪本身。

宇宙世纪某种意义上,就是对 19 世纪以来人类犯下的一系列错误的压缩饼干式重演。这个世界和其他虚构的动画世界中的人类最大的区别是,他们和现实世界的人类一样愚蠢,既不更聪明一些,也没有更愚蠢一些。

游民圈子

听说你觉得我们这边的地球人更聪明?

比如说拉普拉斯一声响,宇宙世纪诞生了。现有的万代官方承认的年表上,排在最顶端的是一次恐怖袭击。


之后是SIDE3的吉翁主义运动。根据富野在《机动战士高达》小说版中的说明,他并不是一场简单的主权运动,而是殖民地独立运动和“地球圣地主义”的杂交品。

主权独立很好理解,地球圣地主义则是一种源于殖民地居民对地球居民敌视心理,从“被歧视”畸变为歧视的“复国主义”。殖民地居民认为地球已经被地球人污染,现有的自诩精英的地球人不配生活在地球(后来他们在Z高达中证明了这居然是真的),拯救地球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所有地球人滚出地球,生活在外太空,这样人类进化和保护地球一举两得,岂不美哉。

只不过后来他们找到了更好的办法——让一部分人先搬出去,再消灭掉搬不出来的,最终实现共同搬迁。这就是吉翁非但要独立,还总叫嚷“宁可殖民地不长草,也要杀光地球人”,隔三岔五就往地球扔卫星的源头。

游民圈子

安彦创作的《高达The Origin》中的戴肯,形象比原作更极端



有了如此先进的理论,吉翁公国的建立日行千里,从政变到政变到政变一气呵成。因此虽然都叫独立运动,但对比北美十三州,吉翁·兹姆·戴肯领导的这场运动,轨迹更像二战后殖民帝国崩溃的翻版。

吉翁主义统治下的殖民地政权就是大英帝国和法兰西共和国海外领土上建立起的伊斯兰共和国们的拙劣仿品,吉翁国民既失去了联邦宪法保障的权利,国家也不会兑现独立前的承诺。

游民圈子

现实往往比动画更荒唐

它的新朝雅政里,最有名的莫过于交不起税就会被扔到外太空,真正做到了从摇篮到坟墓的社会保障(交不起税就送你进坟墓,严格说是上西天)。


现在我们有了一个腐败糜烂的世界和一个邪恶政权,是时候打一场世界大战了。

79年不列颠作战开启了一年战争。就像刚才讲的,基连·扎比决定尝试一下前辈的伟大构想,让地球人滚出地球。他提出的解决方案是——往地球扔殖民地卫星。顾名思义,就是把一个长42公里,绕一圈20公里,最多能住3000万人的铁桶朝地球砸。

游民圈子

不列颠作战,为了吉翁的大义请你们去死一死


这一行动的结果是,悉尼和悉尼市民化为蒸汽,澳大利亚全境沙漠化,三分之一的地球圈人口死于这场袭击本身与后续战争。

——等等,不是说殖民地还得住人吗?这你倒不必担心,他们在卫星坠落之前就被自己的宇宙移民同胞放毒气毒死了。

游民圈子

没有本质区别


战争持续整整一年,12月31日,吉翁公国与联邦签署终战协议承认战败。不过终战不代表和平降临。现实世界的纳粹主义回潮要等到希特勒死后半个世纪,宇宙世纪只需要一天。

从很多万代后补的宇宙世纪故事可以看到,终战之日起,几乎所有吉翁军就摇身一变,从宇宙纳粹转变为了恐怖主义革命战士。以或大或小、或激进或保守的恐怖主义组织的形式遍布在整个地球圈,这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几乎无法想象。

这些恐怖袭击又催生了地球联邦的麦卡锡主义和麦卡锡主义军政府提坦斯——“希特勒的影子”退场以后,就像现实世界的历史,皮大元帅和朴大统领们粉墨登场。这一时期同时又有美苏冷战的影子,军备竞赛、地下研究的坊间传闻都在《机动战士Z高达》里提及,强化人就像苏联和美国冷战时期的超级士兵计划一样可笑又可怕。

随着木星归来的“哲学王”和他的超级士兵们被地球圈的乌合之众们(虽然他们有夏亚和阿姆罗)击败。富野开始给阿姆罗和夏亚的故事收尾。

游民圈子

常看常新,百看不厌



夏亚叛乱的一个确切原因是,克里普斯战争带来的创伤并没有被时间抹平。克里普斯战争,牵动了联邦军主要军力的大规模内战的结果并不是转型和转型正义。旧制度的残余没能得到肃清,新制度也没有建立,奥古和提坦斯都不是战争的胜利者。原本应该是胜利者的奥古在战争最后一刻解散,把胜利拱手让给了地球联邦的保守派。

那么93年战争就是无法避免的,92年下半年,夏亚来到民怨鼎沸的殖民地,宣布吉翁重新复国,顺手又朝地球扔了一颗小行星。自迪金·佐德·扎比改慕佐共和国为吉翁公国以来,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有人扯起吉翁的大旗。

我们唯一能够知道的,是吉翁·兹姆·戴肯的亲生子夏亚,终于对醉心争权夺势的吉翁残党、被权力驯服的奥古和一贯昏聩的联邦政府彻底失望了。

夏亚提出的解决方案“地球寒冷化作战”,是用小行星把地球砸进冰河期,“强迫人类移居宇宙”的极端手段。至于在此之前要死多少人,对不起我夏亚大少爷不在乎。

太好了,奥萨马·本·拉登也是这么想的。

今天的观众有时候会对宇宙世纪高达对恐怖主义的中性甚至正面描写有所指摘,其中包括我自己。

游民圈子

为了沙漠民的大义!世贸大厦啊,我来了!



但我们仍然需要考虑到历史背景,当富野和其他的80、90年代的高达创作者们写作高达剧本时,恐怖主义还未曾怯魅,而是作为爱尔兰人和犹太人“反抗强权的最后手段”得到某种程度的理解,这何尝不是身为编剧的富野由悠季时刻关注时事的写照。

富野由悠季写作吉翁扔卫星时,距离其在阿拉伯世界被奉为真理,世贸大厦轰然倒下还有整整22年时间。

当阿姆罗师承樱木花道,一记庶民上篮把夏亚和新吉翁和阿克西斯一起送去见戴肯以后,问题还是没能得到解决。或者万代压根就不想解决,胶卖得好解决个鬼。

反正无论如何,时间终于推进到宇宙世纪100年。这个世界仍然不太平。



《闪光的哈萨维》小说最有趣的一个设定,就是地球联邦宣称消灭了殖民地独立运动,却最终接受了地球圣地主义。宇宙世纪一世纪末二世纪初的地球确实就如吉翁·兹姆·戴肯设想的一样,不再允许穷人居住。秘密警察“人类猎人”遍布全球各地,搜捕非法居住在地球的低端人口,再将他们踢出地球。

地球圈危机四伏,地球人却一片欢腾,既然吉翁共和国交还自治权,似乎困扰了地球联邦四十年的分离主义时期已经结束了,(仅限于居住在地球的人们的)好日子正要来临。

宇宙世纪一百年,拉普拉斯的盒子升上天空整整一百年。新人类已经诞生了,但这和盒子里许愿过的世界相去甚远。宇宙世纪已经脱离了Sunrise最初的构想,在富野手中从一部星船伞兵式的英雄主义作品,历经Z与CCA,蜕变为映射现实世界的载体。

Act.2 U.C.0105

过了宇宙世纪一百年,就是《闪光的哈萨维》故事开始的时间。

我把主题锁定在富野的宇宙世纪前一百年的原因在于,宇宙世纪的故事很长,其中富野可控的那部分故事集中体现了相似的价值。

和万代企划部门的专业人才们主导的那些专注与“吉翁酸素太空鱼雷”、“吉翁炮兵放无双怒杀联邦MS大队”、“吉翁新人类自断四肢怒撕联邦鬼子”、“吉翁圣战士裤裆藏雷怒炸联邦观舰式”的抗地奇侠故事比起来,旁观者富野由悠季可以把视角拉高,俯瞰着人性来给你讲故事。

当然我还是很喜欢《机动战士高达0080 口袋里的战争》啦。

游民圈子

让我看看是谁读完这段生气了

宇宙世纪的历史有一个特点,就是一切冲突和妥协都不解决任何问题,也是它作为热门商品的属性决定的,你要想卖下去,就得一直点火而不是灭火。


不过我们的世界不也是这样吗。

在我们的世界里,所有的冲突都会有结果,不管它究竟是不是你想要的。宇宙世纪的世界,所有的冲突也会有一个看似结果的结果,它也经常不是你想要的。而他们的共同之处,就是该有的问题还会继续存在下去。

每当富野在他的作品里一次次地给纷争画下句号,都会在几年后万代和SUNRISE高层贪婪的驱动下化为乌有。不管你是集合所有新人类的思念,终于连接了光之宇宙,还是发动超能力框架,重新给了全人类一次机会。

游民圈子

主要是胶卖的太好


另一个原因则是,从所有的作品里你都能看出,富野由悠季不是一个相信最终解决方案的作者,他提不出之后二十年里很多高达作者提出的“完全和平主义”,或者高中生两年时间全员升任国家领导人这种搜肠刮肚也想不出来的好主意。

正相反,他相信人是有缺陷的,并且坦然接受这一点。

“人总会犯下同样的错误”不是一句控诉,而是一句陈述。富野的世界里,人类的历史就是在一次次错误中前进,一次又一次的错误也反过来,为人类历史留下脚注,定义了人类存在的价值。

人就是会一再犯下同样的错误。就像希特勒死了,昂纳克来了。柏林墙倒了,更开放的世界也阻止不了塞尔维亚人向波斯尼亚人开枪;以色列人能解决埃及的坦克,却解决不了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难民;萨达姆死在绞刑架上,巴格达迪又粉墨登场。

游民圈子

一位妇女走过也门AI Jahmaliya地区被毁的街区。在胡塞武装和当地民兵的战斗中,该地区遭到严重破坏。摘自《华盛顿邮报》摄影记者Lorenzo Tugnoli组图中的一副,他凭借此组相片获得2018年普利策奖最佳摄影奖



一个问题解决了,下一个问题接踵而至,环环相扣的问题看似不同,背后的驱动力又没有大差——就像《逆袭的夏亚》主题歌里那个莫比乌斯环。

所以富野又写了,即使在吉翁公国的威胁下,还有愿意相信屡次犯下错误的人类的阿姆罗。在提坦斯任意逮捕、消灭异见者,阿姆罗心灰意懒的时候,卡缪可以挺身而出;即使地球不再允许低端人口居住,还有愿意为这些人流血的哈撒维。

和二十一世纪“坏人也有他自己的正义”不同,富野高达可能贡献了日本动画史上最后一批“恶心的大人”。我到今天也不能下定论说加米托夫、巴斯克、铁假面和基连谁更恶心一点。

把“上面的大人物”定为攻击对象,还惟妙惟肖地给他们搞“言行录”,在任何时代,都是需要勇气的。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哪个坐在独立办公室里的老头会觉得你是在骂他。

游民圈子

不是所有人都开得起玩笑



这就是高达独特的魅力——把外星人分离出去,替换为不知悔改、自负的大人,让故事主轴从拯救世界转变为年轻人的精神与成人世界的对抗。

正因如此,富野笔下的高达驾驶员总是反叛的象征。阿姆罗的性格特质:荷尔蒙驱使下的易怒、反叛,又如孩子般单纯甚至成为了其后主角的模板式特征。这就是为什么高达的主人公一定要是高中生。多一岁都不行,少一岁可能要犯罪。

年轻人永远是怀揣希望的、带来变革的不定因素。

给他们一台机器人,他们就能在荷尔蒙驱动下对抗整个世界。

游民圈子

能打的可不止有MS



因此在富野的宇宙世纪故事里,勇气和智慧还是年轻人的特权。即使这个世界糟透了,只要年轻人还相信有美好的东西存在,它就值得存在下去。这就是阿姆罗、卡缪、捷多、哈萨维和西布克坐上高达的原因。

另一面是,NewType作为富野笔下对未来的可能性的具象化描写。从侧面构成少年主人公人物形象塑造的补充。

富野原本的设定中,NewType最早由戴肯提出,当人类向太空进军,踏足不受重力束缚的虚空,认知能力得到扩展,相互彼此理解与信任的人。

乍一看,这是两个完全相反的概念。少年代表冲动和对抗,NewType 就是沟通和理解。

然而这又与高达诞生的时代相关。高达诞生的时代,铁幕已经落下,地球人在同一个星球上被国境线隔绝的两个世界生活已经近半个世纪之久。这个时代的主题是冲突与隔阂,是人与人的不信任,是筑起偏见的高墙和以邻为壑。

游民圈子

总有些东西是墙挡不住的

所以你能看到白色恐怖为背景的 Z 高达中,NewType 被“恶心的大人们”拿来研究,生产“超人士兵”。原本代表理解和沟通的 NewType 因为使用的人不同,从消除隔阂的天赋变成了消除异己的杀人兵器。

富野的作品中,作为“打碎大人的世界”的象征的,通常就是正值反抗期的少年。这个年纪的年轻人还没接受社会的条框,而且因为身处反抗期,越是受到阻隔,就越有沟通的欲望。两种截然相反的概念也就可以联系起来了。

这样看富野时期的宇宙世纪世界观架构中,NewType的意象和少年的意象的关系是重合与互补。

这也是阿姆罗必须退场的原因。

少年是“不被大人的逻辑绑架的年轻人”,富野为他们安排的结局通常伴随着“学会共情”、“懂得坚持”来标注角色成长。而一定不会以大人特色的“成熟”作为角色成长的表征(与此同时提坦斯的成熟怪们是高达史上最恶)。

游民圈子

再看一遍

有人说富野笔下的宇宙世纪故事太过悲观,满街爬的太空纳粹,一言不合就要扔卫星,人类文明也翻来覆去地毁灭了至少两遍。

我反而觉得正相反,没有比富野更乐观的高达作者了。相比动辄就龟缩到宇宙飞船里开高中的未来,我更喜欢这个复杂又残酷,即使有那么多恶心的大人,年轻人依旧没有放弃梦想和希望的宇宙世纪。

Act.2.5 U.C.0096 后记之前

NT 还为后来的高达带来的一些附属概念,例如精神感应框架,脑波操控无人机之类的,最初也只是为剧情服务提出的酷炫概念而已。

《逆袭的夏亚》里集聚全人类思念发射元气弹绿光拯救地球尚且为人诟病,至于逆转熵、一击化灰这种完全无视物理法则的演出更是过于扯淡。

后来富野的心境发生变化,《Turn A 高达》、《Overman》、《G的归来》这些作品里少年还在,沟通和理解从辅线变为明线,NT 或者其他相关的概念也就没有再提的必要了。

捎带提一句,正是因为这个理解上的差异,我岂止不喜欢精神力逆转熵,更不喜欢福井晴敏对宇宙世纪起源的狗尾续貂:

“未来,若是确定有适应宇宙环境的新人类诞生,地球联邦应优先让其参与政府运作。”

游民圈子

表达政治观点也有处理得好的,比如比克古元帅的最后一站

年轻人是八九点钟的太阳,但是八九点钟的太阳毕竟不是正午的太阳。

“优先安排提拔”这种“托孤”式的幼稚中世纪政治安排出现在未来背景的科幻作品中,除了令人惊叹作者奇特的脑回路之外简直别无它用。类似完全无视常识,草率的世界观设定追加也只有 Seed Destiny 的高中生两年当国家领导人可以媲美。

游民圈子

就不说是谁了好吧

Act.3 A.D.2020 后记


宇宙世纪一百年,既是新的一百年,也是旧的一百年。这一百年里,公历成为了历史,新人类诞生,人类开始走向更远的宇宙,足迹踏入月球背面,数以百计的铁桶漂浮在近地轨道,殖民地远到木星,全人类有百分之七十的人口居住在地球以外,这在公历是无法想象的。

这一百年也是旧的一百年。一切自从拉普拉斯发生爆炸起就不断重复着 20 世纪的人类历史。自79年以来的一系列战争告诉人们,人类从战争中吸取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从不吸取教训。

游民圈子

《闪光的哈萨维》电影版概念



宇宙世纪一世纪末的《闪光的哈萨维》是富野由悠季在当时的时间点唯一一部只有小说,没拍成影像的高达(一年后《Gaia Gear》发售就有了两部)。日升当时不做《闪光的哈萨维》的理由我能给他找出一万个。比如说没有阿姆罗和夏亚啊,比如说故事太阴暗啊,比如说主角最后输了。

现在时间过去三十年,高达40周年时,它又宣布影像化的时候,理由只剩下一个,就是宇宙世纪又被独角兽带火了。

我也不敢对《高达UC》有太多负面评论。除了莫名其妙的政治逻辑和奇怪的人物性格塑造之外,《机动战士高达UC》无论是安彦良和的人设,矢立肇的机甲,还是泽野弘之的音乐(以及ZZ元素,我喜欢ZZ)都是它所处时代的翘楚。

更不用说独角兽的 Gunpla 销量喜人,让万代高层想起竟然还有这么一个没玩坏的世界观可以开发。

而《高达UC》的外传《高达NT》更是突破人类贫瘠的想象力,在叙事技巧上积极探索,贡献了宇宙世纪有史以来唯一一部荒诞喜剧,剧情之精彩让我在动画高潮处忍不住隔着银幕为大洋彼岸的日升起立鼓掌——是的,我真的做了。

游民圈子

一般人做不来



《高达NT》就很能说明问题。它告诉我们一个事实,那就是——不管做成什么样,只要万代还没倒,宇宙世纪很有可能就得一直做下去。

只不过,富野这样的作者难再有了。

其实未来的宇宙世纪也不太需要富野这样的作者了。现在的高达不是草创期,福井晴敏的二创以后,这个故事的核心概念的解释权就从富野转移到了福井手上。你让富野去解释为什么新人类能凭空创造能量这个事,他恐怕会捏着鼻子扭头就走。

我们期待的也只能是《闪光的哈萨维》电影版谨慎些,别像某些高达一样沦为段子文抄公,维持住这份家业,不要成了《NT》这样的东西。

至于宇宙世纪究竟有没有未来,早就不是一个79岁的老头想操心的。

“刻が未来にすすむと 谁がきめたんだ

烙印をけす命が 歴史をかきなおす

美しい剣(つるぎ)は 人と人つなげて

巡りくる切なさ 悲しみを払って”

《闪光的哈萨维》出版十年后,富野为《Turn A Turn》写下的歌词其实挺能说明态度,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他远离宇宙世纪后的创作方向。

游民圈子

我永远喜欢Turn A高达



我们现在知道,富野自己的宇宙世纪结局,这时就写好了。被重力束缚的灵魂,无论时代如何变迁,终究会随着月光蝶化为尘土。新生的土地上过去的日子循环往复,恶心的大人不会灭绝,勇气和智慧更不会,还有坐上高达的少年和少女。

那些注定要相逢在宇宙的人,总会再相逢。

修改于 2020-08-02 19:20

百家争鸣

深度好文,独到观点,全都在这里~

前往圈子

游民星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