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个究极混子是怎样玩《仁王2》的 ——这并不是一篇游戏评测

文/传送点初晴小雪

游民圈子

首先,介绍一下主人翁的背景资料。
人物:奔四夕阳红宝妈玩家
属性:脑不残,手残
经历:第一次玩魂类游戏
特点:重度颜控
综合评价:一个大写的,菜!

接着,咱们进入正题。
时值武汉疫情封城,又恰逢《仁王2》面世,本老年玩家虽未曾真正玩过任何一款魂类游戏,但是天天憋闷在家实属无聊。就当为自己的游戏生涯多增添一点色彩吧,于是乎抱着“死着死着就习惯”了的必死信念,我进入了《仁王2》带着一丝鬼魅又迷幻妖冶的妖怪世界。

初 遇

其实之前测试的时候,我就去尝试了一下,但只是简单了解了一下技能,并未真正去上手。因为也没有玩过第一代,几个架势的段位那时已经搞得我有一点稀里糊涂了。当初我是已经把《仁王2》划出了自己想玩的游戏范围内的,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如今被妖怪虐得死去活来,也算是我与《仁王2》的缘分了吧。

作为一个究极混……啊,不是,究极颜控,不得不说《仁王2》非常符合我的审美观。不管是男性角色还是女性角色,我都觉得十分美型。美到我觉得,纵使妖怪虐我千万遍,我在看一眼自家小姐姐的颜值之后,立马就能满血复活还能再被妖怪屠个七八百十遍的。只恨自己不能生得这般如花似玉,实乃人生一大遗憾。

游民圈子

我的小姐姐最美,不接受反驳

既然是个颜控嘛,那自然在捏人环节上要多花费一点时间。就冲着《仁王2》的捏脸系统我都能给这游戏打100分。本身的几个底子人物就很貌美如花了,压根也不需要玩家自己怎么去捏。其丰富的细节,还有一些特色妆容发型,即便有些夸张,但是却很博取我的好感度。以至于在捏脸环节,我已经玩得不亦乐乎,还没心没肺地哈哈哈了好一阵子,让Z先生很是无奈。

游民圈子

虽然有点夸张的人物造型,我也还是觉得挺好看的

说起Z先生,作为我的《仁王2》领路人兼职业打手,他发挥了走到哪儿都要标榜自己帅爆的特点。在游戏捏人之初,我就大概率猜到他不是会捏个奎爷,就是会捏个杰洛特出来。果不其然,杰洛特这是一路到东洋找希里来了。(其实我一开始也差点捏了个东洋希里)

游民圈子

东洋杰洛特

除了人物美型之外,《仁王2》的CG和BGM等也是非常令我倾心的。不管是画面还是音乐,真的是帧帧入我心,声声入我耳。不仅体现了日本特色,更带着浓厚的古风韵味,光听音乐看CG,便已经可以感受到那个妖怪肆虐,破落不堪的时代。即便是落命时的女声吟唱,我也觉得很好听,丝毫不会因为挂了就怨声载道。反正我早就做好了频繁挂掉的心理准备,既来之则死之嘛。

我能做到如此淡定,其实也有点出乎自己的意料。因为我并不是受虐的性格,而且玩游戏也很随意,一般情况下都不太可能为了一个游戏去打磨自己的技术。毕竟生活中照顾小孩已经很累了,实在是没有精力在游戏上努力。以往打个boss死上三次就懒得过关斩将的我,却在《仁王2》里屡战屡败,却又屡败屡战。

在《仁王2》之前,自己有短暂接触过《只狼》,但也仅仅止步于第一个精英怪。尽管只打了两次就胜利了,却忍不住很心慌。玩《只狼》的时候,即便是前期我也会感觉压力很大,但是这种感觉却没有在《仁王2》中出现。好像我的心态变得更加平和,对于死不死的不是很在意了。

但纵使我的心态再好,打不过就是打不过,我始终卡在第一关樱祸村也是个问题。于是,我放弃了继续在樱祸村跟猿鬼死嗑,转而抱住了我的大腿——Z先生。接着,我这个究极混子,才正式开始了在《仁王2》里的“旅行”。

纯 混

Z先生比我早个几天进入《仁王2》,加上他游戏比我打得好多了,耐心也比我好上不是一点点,所以即便他自称不是技术流,实际却也能一个人撑起一片天了。我第一次跟Z先生联机的时候,也是他自己第一次尝试联机,平时他都是单挑,连稀人都不爱叫。一开始开房间还有路人一起,我们仨谁也没仔细看loading界面上的量表说明,一看死了还能自己起来,快乐得像个傻子一样疯狂地就去送。以至于在一次又一次地失败之后,才认真去研究那量表到底是啥意思…

游民圈子

坑死人的量表

自从有了第一次吃亏的经历之后,才意识到联机并没有为游戏降低难度,反而可能还对每个玩家的要求更高了。要么会打,要么会躲,总之在保住自己一次不死的情况下击杀敌人才是良策。因为无法跟第三方交流,也不能控制路人的行为,所以Z先生放弃了加入第三个人的联机,单纯就只带着我打。实在打不过的时候,也只会选择叫稀人。

基本上Z先生能较为轻松砍死的妖怪,我都是会被其一刀砍死的,一刀不死顶多两刀我也就落命了。再加上我手残程度极高,所以动不动就死了会使量表急速减少。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Z先生最终决定,我最好还是选择作壁上观,哪儿安全就蹲哪儿去。所以,现在每次进任务,我都是直接搬个小板凳嗑瓜子看Z先生的单人SHOW。

这样吃闲饭自然我还是心有不安的(才怪),所以时不时帮Z先生呐个喊助个威,还是很有必要的。对,我就是那条只会喊666的咸鱼!说笑归说笑,这条强力大腿,尽管带我闯过了一两关,但其实他也战斗得十分艰辛。

游民圈子

为了不死一般不接近boss的我只能射箭了

尽管我能做的不多,但还是能够帮着Z先生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他漏掉的怪我会去报个方位,让他及时闪避或者回防;我自己能搞定的妖怪也会出手去打一下,当然是得保证自己不会死的前提下。实在是不敢上前去打的怪,我也会射几箭。有时候恰到好处的几箭,也能帮Z先生争取一些时间。也在与Z先生磨合的过程中,我也逐步找到了自己的定位,那就是仁王2隐藏职业:复活师(此处应有掌声)!

在Z先生玩脱落命的情况下,我会第一时间冲向他的刀冢给他拉起来,好让他能继续送。由此,我也练就了一身面对boss攻击慌得不行还得连滚带爬冲向他刀冢的“轻功”——敢情这是个竞速游戏,只不过是跟boss的手起刀落比速度。

游民圈子

Z先生落命我会第一时间冲过去

在跟Z先生联机之初,我们就有着巨大的等级装备悬殊,他穿得华丽丽活像个古代王爷,我却一身破破烂烂典型的穷人家孩子。在这样妖怪纵横的破败村落里,我俩的出现更像是在演绎“富贵王爷遭遇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穷妹子,并带领穷妹子一路逃离妖怪魔爪”的故事。想到这里,我都能脑补出200W字的言情小说来了。为了能早日拉近外观上的差距,Z先生殊死搏斗的时候,我都会在安全范围内极尽所能搜刮物品,就想看看能不能翻出啥看起来比较华贵的衣服,能够有朝一日翻身农奴把歌唱,完成从穷妹子进阶到王妃的华丽转身。

游民圈子

富贵王爷穷丫头

即便这样稳稳地过了支线,第二个主线却把我们难倒了。于是我提出了再找一个大腿的提议,这个冤大头到底是谁呢?就看匹配时的运气了。好在我的运气也确实不错,直接匹配到一个38级的大佬,即便我一直在隔山观虎斗,他也没有丝毫要退组的意思——我寻思可能是我对他及时施救给他刷新了不少好感度的原因。

有了这样一次经历之后,我一直抱着侥幸心理,想着说不定哪天就能匹配到其他大佬。抱着这样不单纯的心态,我俩开启了一个私人位一个公开位的“招聘式”联机。虽然等级并不能决定一切,但是依目前我的经验来看,达到40级以上的“应聘者”,多少还是有点意识可以比较好的配合Z先生的。就这样经过层层筛选,我们等来了一位57级的大佬。Z先生彼时已经64级了,两个人还真是如我所想的那样,配合得天衣无缝,一路披荆斩棘基本上没有怎么掉过量表就到达了烟烟罗面前。不仅如此,他们二人还在短暂的时间内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彼此之间英雄惜英雄。等我跑路的过程中,他俩还互相给对方点赞,气氛十分融洽。正当我们欢欣鼓舞,想着这次一定能够把主线2的boss给端掉了,却在刚进boss战时出现了掉线的情况……原本洋溢着欢乐的氛围霎时变成了愁云惨雾,连我兴奋的笑容都僵在了脸上。我想不光是我和Z先生,那位57级的大佬想必也是一脸痛苦吧。尽管这次有点遗憾,但我抱着“混子必胜”的决心,对未来再抓丁几个大佬还是充满了信心与希望的。

游民圈子

感 慨

其实也不是没想过去好生练习一下,实现从混子到非混子的转型,然而奈何留给孩子的时间太多,留给游戏的时间就不多了。即便是翻来覆去看了几遍谷歌的视频,也还是只记住了他说“死了不丢人”这句话。因为无法拿出大量时间来练习,所以只能作为吊车尾跟着Z先生在实战中去总结一下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作为一个究极混子,我没法拿出实力来协助Z先生击杀妖怪,也只能尽到不死的本分,在每一个他死了的时刻第一时间冲过去复活他。对我来说,这也算是一种学习了。尽管在大家眼里,可能会觉得是一件挺丢人的事情。

因为没有玩过其他魂类游戏,就连《仁王2》我也只能做到脑子会了手却会尼玛的程度,所以我根本也无从去横向纵向比较各方各面。只是单纯觉得,《仁王2》是真真正正吸引到了我,所以只好利用这种曲线救国的方式去体验一下。不管是出于颜值也好,还是被游戏的背景风格吸引也罢,这也算是《仁王2》的一种魅力了。

虽然我时常想,如果给我年轻个十岁——年轻个十岁我估计也还是很手残——也正因为知道自己手残,所以我一般不太会去个人参与快速匹配,要坑就坑自家Z先生就好了(求Z先生内心的阴影面积)。

这感觉,倒是有点像当初我第一次玩FPS游戏:从视角都转不过来的什么都不会一直被杀,到慢慢地能够跟得上节奏,能够去反击,能够去杀敌,这中间经历了好几年的时间。我不知道我会不会一直坚持去把《仁王2》玩下来,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为了这款游戏,像当初玩FPS一样逐渐地磨炼出来。但是就在当下,我很清楚这款游戏即便是难,也还是乐趣横生。不管是自己去试每一把拿到手的新武器,还是跟Z先生联机时的插科打诨,还是跪舔自家小姐姐的颜值,我都觉得挺开心,也并不会因为落命而难受心烦——

当我首次入游戏,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一个人于樱祸村挑战了无数次牛头鬼,被拍得千回百转的时候,我竟然没有被劝退,内心也没有畏惧。只是当我去跟Z先生抱怨才发现这个怪原来是不用打可以绕过去时,稍微有点吐血。但除此之外,这游戏还能撸猫,还有送小木灵找麻麻,再加上有个强力大腿,我也没觉得有哪里不满足的。

游民圈子

与其说是撸猫,不如说是撸猪

想起去年9月,刚得知《仁王2》可以联机的时候,我就兴冲冲地跟Z先生说想要一起玩。他当时回复:已经可以想见我在一旁撸猪,他去打怪的场景了。大概是一语成谶,现在果然如此了。虽然我们的《仁王2》旅程离结束还为时尚早,但“苦”中作乐还在。我也相信,在这样的高难度磨炼之下,Z先生的技术一定会越来越精湛。届时,我就能成为更好的混子,在混子的康庄大路上一路高歌走下去!而抱着Z先生这条大腿,就是我有朝一日能够通关的最强保障!

游民圈子

你们猜Z先生的欢乐有几分是真的?giagia

修改于 2020-03-19 20:29

百家争鸣

深度好文,独到观点,全都在这里~

前往圈子

游民星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