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来你可能不信,我买塞尔达就是为了画画!

  GK 文

  我特别佩服会画画的人。

  从小到大虽然领略过不少动画、漫画作品,也尝试过自己动手成为大触,然而画笔一旦搁自己手里,不知咋地就是不听使唤。久而久之,就渐渐成了一条失去梦想的咸鱼。

游民圈子

  前阵子推特上的画师们晒起十年对比图,反映他们十年来的画技进步,场面一度十分励志。

游民圈子

  其中最励志的还是这张:一位推主表示,这十年间自己笔下的火柴人终于从“2D”进化到了“3D”。

游民圈子

  虽说这张图多少有点夸张的意味,但还是让我一眼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可能你要说,我跟这些大触的差距,不过在于专业性的设备、专业性的指导以及长年累月的练习。有了这些条件,谁都可以成为画画高手。

  我又何尝不相信勤能补拙。

  但直到看到下面这些作品,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和大佬的差距,其实是更深层的、意识高度上的东西。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从还是一张白纸的时候,一部作品就已经在他们心中成型。

游民圈子

  这是一位叫うさパンダ的玩家在一款游戏里的绘画作品。如果不是左上角的心心,你可能看不出来这是《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

  大家都知道野炊是一款以开放世界为特色的游戏,有大片大片的草原、荒地等待你探索,但没听说还可以在地上画画呀?

游民圈子

  这位玩家是怎么做到的呢?

  原来,这些图案全由游戏中的武器拼成,从双手剑到弓箭,从盾牌到飞镖,几乎囊括了所有类别。

游民圈子

游民圈子

  经过一番计算、尝试,不仅完成了心心、梅祖拉假面、希卡之石等游戏中的元素,甚至还玩起了书法,做起了方程式,画起了自画像。

游民圈子

游民圈子

游民圈子

  还有米法主题曲的五线谱,秀得我头皮发麻。

游民圈子

  在感叹野炊玩法多样的同时,也让我领悟到:对真正的大触来说,无论哪里都可以成为他的画纸。

  就像《艺术创想》里那个穿着红色卫衣牛仔裤的男人。他向我们证明任何事物都可以变成你手中的颜料,原来在游戏里也不例外,尼尔叔叔诚不欺我。

游民圈子

  除了武器,还有一名《彩虹六号:围攻》玩家向我们展示了——子弹不但可以用来攻击,还可以用来画画。

  没想到吧,一通突突突之后,墙上竟会出现一只萌萌哒猪突猛进。

游民圈子

  她还画过哈姆太郎。

游民圈子

  这些跟画画联系并不紧密的游戏尚且如此,更别提像《我的世界》、《创世小玩家》一类以创造为主要玩法的游戏了。

游民圈子

  记得《FF14》中就有人在房屋装修里拼出了王思聪吃热狗的名场面。通过玩家们的骚操作,也让游戏多了几分艺(sha)术(diao)气质。

游民圈子

  也许创作的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甚至极度无聊,但能看到最后的效果并分享出来,这才是真正的乐趣所在吧。

  所以说,玩游戏从来都不是一件被动的事儿,一款游戏也很难再被它的类型定义,只要有心,你就能玩出自己想要的样子。

  不过在画画这件事上,我还是决定看看就好。

百家争鸣

深度好文,独到观点,全都在这里~

前往圈子

游民星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