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危机》的病毒可能在现实中出现吗?

  Fanbyte 作者:Alex Tisdale

  本文略有修改,编译自 Fanbyte

  翻译:王艺 编辑:Leo

  编者按:《生化危机 2 重制版》的恐怖气息还未停歇,《生化危机 3 重制版》已携丧尸大军再度袭来。面对屏幕前这群步履蹒跚的噬血怪物,我们不禁感叹,现实生活中真的会有这样的病毒存在吗?Fanbyte 记者对话病毒学专家(忠实游戏玩家)带你一探究竟。

  丧尸普遍长得都特别怪异,不管是哪种类型的僵尸,它们那渴望血肉的腐烂模样总让人毛骨悚然。丧尸总是出现在各种故事当中,这些银幕上的常客被塑造成了许多形象,比如说一身毒素的生物、死灵法师或是披着其他生物的外皮(比如说大卫·柯南伯格的各种电影)。除此之外,还有能变出丧尸的隐形传送门或是能把人变成丧尸的声波和无线电波等等。

  其实个人特别喜欢乔治·A·罗梅罗(现代恐怖电影之父,有「丧尸片鼻祖」之称)对此的解释:「地狱已满,亡者复行(when there’s no more room in Hell, the dead will walk the Earth)。」不过,我其实最害怕的还是那些由科技催生出来的丧尸。这些丧尸怪物会用各种离奇的方式杀死周围的生物,这绝对是世间最可怕的事情了……在这一点上,《生化危机》系列可谓登峰造极。

披着科学外皮的恐怖游戏

  二十三年以来,《生化危机》系列为玩家塑造了各种经典的丧尸爆发事件,人类被转变为不死生物,然后以其他人类为食。每一代游戏中,玩家都仿佛置身于监狱一般,被迫完成各种可怕且致命的任务。当然了,玩家唯一的目标便是存活下来,然后从这个鬼地方逃出去……

  逃亡路上,玩家可以找到各种笔记、文件、录音以及各种信件来获悉这些危机的缘由。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便是暴君病毒(Tyrant Virus),也就是大家常说的 T 病毒。这是一种新型的 RNA 病毒,保护伞公司的詹姆斯·马库斯通过将早期发现的神秘古代病毒始祖病毒与水蛭基因片段相结合,最终分离出了这种全新的病毒。

游民圈子

  但是,大多数生物无法适应它的突变性,最终变成了恐怖的怪物。而且它造成的二次感染更导致了各种生物的变异。保护伞公司原本想通过这种方式制造有机生物兵器(B.O.W),最后却不幸失败;于是,保护伞公司开始集中资源借此机会来制造「超人(superhuman )」,哪怕大脑和其他重要器官受到致命伤害,这些病毒携带者也能生存下来。当然了,保护伞公司做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钱。

  随后,T 病毒不可避免地泄露出去,在世界范围内引发了各种混乱、恐慌和死亡事件……从此,大街小巷处处都是丧尸的身影。更糟的是,T 病毒变异后催生出各种奇形怪状的生物和亚型,它们源源不断地涌现在街头,玩家每走几步就能与它们打个照面。大家最好多练练射击,否则难以击退这些步履蹒跚的怪物。

游民圈子

  不过,《生化危机》系列最大的魅力还是因为它结合了动作、恐怖和解谜的要素,然后还给这个游戏披上了一层科学理论的外皮。无论是玩家探索隐秘的豪宅,秘密的地下实验室,还是解决各种复杂荒谬的谜题,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让玩家去发现病毒背后的隐藏历史。当玩家花了几个小时与丧尸周旋,找到了一堆与 RNA 和变异相关的病毒笔记时,你也许不禁会好奇道:「现实真能发生这种事情吗?」

科学家为你讲述背后的真相

  为了揭开这个噩梦的真相,我专程采访了贾斯汀·沃特菲尔德(Justin Waterfield),他是杜克大学医学中心顶尖的诊断病毒学专家和电子显微镜工作者。他不仅是《生化危机》系列的粉丝,放弃了游玩《生化危机 2:重制版》的宝贵游戏时间来接受我的采访,他还是一名杰出的科学家,每周都在管理和鉴定几十种病理性疾病和潜在的病毒感染。他向我讲述了一些基本的原理和常识,也许有的玩家早就明白这些道理,那就是没有病毒可以让人起死回生。不过,大家别觉得这样就能松一口气了!

  在一番详尽的检验后,贾斯汀·沃特菲尔德得出了自己的结论:类似 T 病毒的东西完全有可能出现在现实世界。各位注意,他说的是有可能……不过,好消息是这个可能性十分十分十分低。

游民圈子

《生化危机》系列的死忠粉,科学家小哥 Justin Waterfield

  「在我毕生工作中,我们只发现了两三种可以与《生化危机》T 病毒爆发状态相提并论的情况。比如说埃博拉(Ebola),SARS 以及其他流感病毒的变体。由于这些病毒在不断地发生变异,所以我们没办法每次都让大家接种特定的疫苗,但我们每次都能控制住疫情的爆发,所以其实这些病毒的传播都相当有限。」

  在游戏中,是埃博拉病毒与游戏中所称的始祖病毒(The Progenitor Virus)结合后产生了 T 病毒。始祖病毒是一种单链 RNA,它不会引发癌变,而且它的 RNA 特性能够促进人体 DNA 的进化,从而让人体发生快速的变异。用常人能够理解的方式来说,这是现实世界中大家熟悉的致命病毒和另一种病毒的结合体,它会对人类原本的 DNA 进行强化,同时又不会引发癌症。贾斯汀·沃特菲尔德指出这种强化方式目前只存在于虚构世界:「病毒的存在是为了削弱它们的宿主。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的话,它们就不是真正的病毒。」

游民圈子

RNA 病毒

  不过正如《生化危机》系列展示的那样,病毒确实可以互相结合,并发生变异。在现实世界中,T 病毒产生的过程其实被称为抗原转变。两种病毒最终出现在同一个细胞中,当它开始复制的时候,基因一并发生变异,并产生出病毒的新亚种。贾斯汀·沃特菲尔德表示,如果大家想理解这个过程,禽流感大概是最好的范例。

  流感病毒是单股负链 RNA,就像始祖病毒那样。感兴趣的话请务必记住,它是地球上传播最广、变异最快的病毒之一。有的病毒类群只针对人类,而有的则针对鸟和猪等动物。如果不同的病毒类群出现在同一个宿主身上,那么它们会发生抗原转变,成为一种新的病毒,并作用于更广泛的宿主。到了那个时候,免疫系统可能就无法识别这种病毒,它也有可能会对生物造成严重的伤害。

游民圈子

  不过,贾斯汀·沃特菲尔德再三向我保证,这种情况十分罕见:「一般来说,人类感染禽流感的情况真的十分罕见。而且一旦出现,就是了不得的大事……不过,它既不会引发流感,也不会像 T 病毒那样肆虐。这种情况真的非常罕见,而且传播率也相当低。」

  基本上,一种病毒要经过大量的变异,才能传染到其他物种身上。一旦做到了这一点,它还需要很长时间进行变异,才能够在该物种间互相传播。这就是为什么目前还没出现能够同时感染人类、植物、真菌和动物的病毒。放到今天,始祖病毒作为一种感染植物的病毒,它可没办法感染人类。所以综合来说,流感病毒不符合 T 病毒的特性。其实也不完全如此。

游民圈子

  事实证明,能够产生亚型的病毒可以通过变异来感染所有其他的物种。但幸运的是,一旦这些病毒针对特定类型的宿主变异之后,它们就无法实现跨物种的传播。至于这一系列病毒的多重感染引发快速可怕变异的情况,贾斯汀·沃特菲尔德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告诉我,即便 RNA 病毒的变异最快,但是它们变异的速度也无法达到这种效果。

  「实际上,变异是一种极端的情况,而且大自然是十分残酷的,但《生化危机》系列为玩家呈现的大部分都是经过加工处理的电子游戏桥段。多重感染或者较高浓度的病毒往往只会让宿主死亡,或是加速患者身上感染的症状。」

游民圈子

  好了,关于病毒问题的探讨就到此为止了。但我还有一个问题,如果某家公司的科学家过于关注自己的研究,或者过度在乎他们是否能够研究出某样事物,而不是去思考研究的后果和道德伦理,那么现实中是否会发生类似《生化危机》那样的丧尸事件,人类是否会不可避免地走向末日世界?

  贾斯汀·沃特菲尔德对此表示怀疑:「由于任何上市公司,或者学术研究会都必须受到各种监管以及专业的审查和报道,那么这种公司只能是一家私营公司。在现实世界中,金钱和政治的权力确实可以让人逃开各种规章制度。我觉得现实中有可能会出现类似保护伞公司那样的企业。他们也许可以掩人耳目地进行一些生化实验,或是游走在灰色地带。不过,我认为这种邪恶的事物很快就会暴露出来,它们往往隐藏不了多长的时间。」

游民圈子

都别忘了按定期接种疫苗!

  《生化危机》系列游戏也许为玩家展现了一个夸张的丧尸世界,但是它所借鉴的科学设定却有迹可循,出人意料地符合现实的某些研究成果。虽然,我们可能永远不会见到丧尸大军,但这种超级病毒却很有可能出现在现实世界当中。说实话,人类已经十分幸运了,因为这种病毒出现的概率十分罕见,而且疫苗的存在极大地保证了我们的安全。

  贾斯汀·沃特菲尔德补充道:「实际上,《生化危机》系列最有教育意义的一点便是告诉了玩家病毒十分致命,而且传播速度非常快。我希望校园课堂可以教授大家免疫学和人类免疫系统相关的知识。谈及病毒,疫苗的作用不容小觑。而且,疫苗的机制十分简单,基本上就是将弱化的病毒放入人体内刺激免疫系统产生相应抗体。我们人类就是这样免于灭顶之灾的。」

  译者注:疫苗是将病原微生物(如细菌、立克次氏体、病毒等)及其代谢产物,经过人工减毒、灭活或利用转基因等方法制成的用于预防传染病的自动免疫制剂。此外,疫苗保留了病原菌刺激动物体免疫系统的特性。

百家争鸣

深度好文,独到观点,全都在这里~

前往圈子

游民星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