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等来腾格尔唱《恋爱循环》,但这些二次元歌曲却早已破圈

  今年双11前夕,微博上传出了腾格尔将与花泽香菜将在天猫双11狂欢夜,共同登台献唱《恋爱循环》的消息。很快,这一传言被证实只是网友杜撰,腾格尔将与花泽香菜只是在活动开场前的采访里进行了互动,并没有在舞台上呈现这种次元壁炸裂的神场景。

  虽然这多少会让人心中觉得有些遗憾,不过广大二次元爱好者期望腾格尔老师唱宅歌的心情,相信很多人已经体会到了。

游民圈子

  腾格尔是中国知名的蒙古族实力派流行歌手,其代表作《蒙古人》《天堂》《大男人》都曾火遍了中国大江南北。虽然自从2013年的原创歌曲《桃花源》开始,腾格尔的画风从原本粗犷硬朗的蒙古汉子变成了活泼可爱的“萌大叔”,但他标志性的“九浅一深”式唱法,却从未改变。

  随着近些年来腾格尔频繁出现在各类综艺节目里,他也因此成为了不少UP主的创作素材。例如B站音乐领域UP主“大头大头哥哥”就曾模仿腾格尔的声线和唱法,相继翻唱了日剧《非自然死亡》的主题曲《Lemon》、动画电影《你的名字。》的主题曲《前前前世》、动画电影《天气之子》的主题曲《爱能做到的还有什么》。

游民圈子

  这些经典二次元曲目配上腾格尔老师的声音,不出所料就变成了《草原上的柠檬树》、《去去去世》、《天然气之子》……

  总而言之,让二次元歌曲通过各式各样的途径实现破圈,似乎成为了一件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事。

利用幕后的商业运作,实现二次元歌曲的破圈

  如果按照创作方式来划分,目前市面上热门的二次元歌曲,大致可以分为虚拟偶像音乐、动漫游戏音乐、鬼畜音乐这3种类型。

  虚拟偶像音乐,即P主(Producer的简称)为虚拟偶像创作的歌曲,通常是由语音合成软件VOCALOID来制作,也有一部分虚拟偶像则是采用真人配音来演唱歌曲。近些年来,虚拟偶像在制作技术、商业开发等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它在二次元市场领域也积累起了无数拥趸,所以论真正实现破圈的二次元歌曲,虚拟偶像音乐是最多的。

  2014年,日本国宝级演歌歌手小林幸子在Niconico超party3上,演唱了由“黒うさP”创作、初音未来演唱的VOCALOID神话曲《千本樱》。随后在2015年12月31日举办的第66届红白歌会上,小林幸子又作为特别嘉宾再度演唱了这首歌曲,成为了该届红白歌会最大的话题点。

游民圈子

  或许是这类跨次元式的合作确实能够引起较大的关注,2016年湖南卫视小年夜春晚,知名歌手杨钰莹就与洛天依一道,共同演唱了Vocaloid中文传说曲《花儿纳吉》。

游民圈子

  这类跨次元式的演出,显然能够带来很好的关注度。很快,洛天依在不同的场合,开始频繁地与更多真人明星展开合作。如洛天依就与许嵩、王佩瑜、郎朗、薛之谦展开了同台演出,而前段时间在综艺《蒙面唱将猜猜猜》上,那英还与钱正昊联合演唱了洛天依、言和原唱的《达拉崩吧》。

游民圈子

  这一系列突破次元壁的操作,显然是该虚拟偶像背后的天矢禾念,通过商业运营的手段进行虚拟偶像包装的结果。所以说,倘若二次元音乐背后有专业的团队进行推广,只要有合适的团队和资源,其实是可以“强行破圈”的。

依附于大众娱乐媒介,让更多人接触到二次元音乐

  相比起来,目前达成“破圈”成就的那些动漫游戏音乐,商业意味却并没有那么浓。

  动漫游戏音乐的最大特征,就是它们绝大部分都是依附于动漫游戏作品的发行而实现传播。因此,倘若相应的动漫游戏作品没有在市场中实现大众化,其实是很难出圈的,这也是许多动漫游戏音乐虽经典,但只能在小圈子流行的原因。

  文章开头提到的《恋爱循环》,是目前在中国大众文娱市场最知名的动漫游戏音乐之一。有趣的是,即便是有很多中国的年轻人在各种场合听过这首歌曲的旋律,但它的出处——由新房昭之执导、2009年7月放送的《化物语》,却依然属于一部核心向、甚至有些冷门的动画,更别说这首歌曲是花泽香菜利用“千石抚子”的声线来演唱的角色歌了。

游民圈子

  为何花泽香菜演唱的这首经典动画歌曲,会在动画播出10年后火遍中国?除了歌曲本身以及花泽香菜个人在二次元文化圈中多年的积累,这首歌曲能够被更多中国普通大众所熟知,并让这位日本声优、歌手在中国能够良好发展的契机,可能还是因为大量短视频将《恋爱循环》作为了BGM。

  近些年来,以抖音、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APP迅速崛起,成功占领了许多中国人的娱乐时间。虽然我们无法统计出到底有多少短视频使用了《恋爱循环》,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很多平时不怎么关注二次元文化的大众,都是通过短视频认识到这首曲风可爱的动画音乐的。

  此前花泽香菜参加北京卫视2019跨年演唱会时,就是以“抖音包”嘉宾的身份来参加演出的。以至于在网络上还出现了“抖音捧红了花泽香菜”的误解,引起了诸多二次元爱好者的嗤之以鼻。

  这种歌曲火遍大江南北,但原作不火的现象,并不仅仅只是出现在《恋爱循环》和《化物语》身上。此前东映动画于1994年出品的动画电影《三国志》,其中出现的《英雄的黎明》《徐州凯旋~母之死》等名曲,亦是经古天乐、李若彤主演的TVB1995版《神雕侠侣》的播出,才广为中国观众所知晓。

  传播载体是否是时下最流行的大众娱乐媒介,显然才是众多动漫游戏音乐是否能够破圈的关键所在。

用专业水准,将小众文化推向大众市场

  自带精神污染特性的鬼畜音乐,是二次元音乐中比较独特的一种类型。从本质上来说,这类音乐的创造,其实就是创作者利用自己在音乐创作上的专业能力,对某种文化现象或者内容素材的二次重构。

  实际上,很多经过高水准改造过后的鬼畜素材,几乎都拥有了“破圈”的能力。

  在中国鬼畜音乐的发展历史上,约瑟翰·庞麦郎是无法绕过的一位传奇歌手。虽然他并没有太强烈的“二次元”标签,目前在网络上也很少能看到他的踪迹,但他的故事以及音乐创作历程,却与鬼畜文化息息相关。

  2013年,在audiobar论坛上,有一位网友发帖求助,说自己的老板接到了一个活,需要将一段发音奇怪的音频改成布鲁斯,还要求在歌曲中飙高音、大气。很快,各路音频大神伸出了援手,将这段音频进行了各种各样的改造,并成功“霸占”了当时A站、B站的鬼畜区——其中最著名的一个版本,就是约瑟翰·庞麦郎的成名作《摩的大飚客》(又称《打吊针》)。

游民圈子

  时至今日,仍然还有不少鬼畜爱好者能够脱口而出那句经典歌词:“速度速度速度加快,瞧瞧公婆骑着摩的,始终和我保持零距离……”

  《摩的大飚客》所获得的高人气,让约瑟翰·庞麦郎终于获得了爆红的机会。2014年5月,在专业唱片公司的精心包装下,拥有同样魔性鬼畜音乐风格的《我的滑板鞋》正式发布,约瑟翰·庞麦郎随即爆红网络。

游民圈子

  后来发生的事情相信很多人都知道了。几个月后,约瑟翰·庞麦郎与幕后的唱片公司宣告决裂,逐渐淡出了公众的视野,留下的只是围观网友的一片唏嘘。

  不过,没有人会否认专业音乐人的改编力量。在2016年东方卫视的综艺《天籁之战》里,歌手华晨宇用24小时的时间完成了《我的滑板鞋》的改编,融入了大量摇滚和说唱的元素,让这首昔日的网络神曲又重新焕发出了新的活力。

游民圈子

  先后3次成功的改造,让原本只能生存于鬼畜区的音频素材,一次又一次地突破了文化圈层的限制。

  当我们回首鬼畜音乐的发展历程,就不难发现,它其实是与创作者的专业水平息息相关。早年间,因为创作能力不佳,许多鬼畜音乐作品与《摩的大飚客》一样只能在小圈子里流行,最多只是作为文化交流和自娱自乐所用。而随着近两三年来,越来越多鬼畜视频创作者的创作能力越来越高,鬼畜音乐也像《我的滑板鞋》那样,被赋予了破圈的能力。

  无论是2015年UP主“Mr.Lemon”以雷军在印度的演讲为素材创作的《Are You OK》,还是2018年UP主“小可儿”以赵本山小品为素材所创作的《念诗之王》,这些优质鬼畜歌曲都通过网络的传播冲破了次元壁,让鬼畜这种小众文化推向了更广阔的大众市场。

利用二次元音乐,贴近当下的年轻人

  无论是虚拟偶像,还是动漫游戏、鬼畜,这些来自细分文化领域,且风格截然不同的音乐创作,其受众说到底依然都是当下的年轻人。

  二次元音乐之所以能够获得众多年轻人的喜爱,一方面主要是它们通常都拥有风格鲜明的编曲、有趣的歌词等一系列个性化的内容,能够与主流音乐作品风格之间保持着一定的差异。而另一方面,则是由于这些音乐作品在情感的表达上,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忠实反映当下年轻人心中所想。

  这种年轻音乐流行文化的变化趋势,与上世纪80年代迪斯科、摇滚等文化风潮的到来,在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ACGx看到,越来越多的二次元内容创作团队已经发现了这种音乐流行趋势的细微改变,并进行了一些比较有趣的尝试。例如2017年爱奇艺出品的动画《万古仙穹》,就让腾格尔用他那标志性的“九浅一深”式唱法,唱出了“定是打开方式有问题”的歌词;而腾讯动漫于2018年出品的动画《通灵妃》,则破天荒式地邀请了“山歌教主”雷敏敏来演唱魔性的主题曲。

游民圈子

  利用年轻人喜爱的方式创作或演唱歌曲,显然是一件能够快速获得年轻人好感的事。作为当下中国年轻文化的代表之一,二次元音乐或者说整个二次元文化,势必也将会以更多“破圈”的方式,出现在主流大众文化之中。

  虽然在今年天猫双11狂欢夜,我们没能如愿看到腾格尔与花泽香菜同台演唱《恋爱循环》,但只要这首动画歌曲还能作为年轻文化的代表,相信花泽香菜在微博上许下的“希望有机会真的可以听到腾老师唱完整的《恋爱循环》”的愿望,一定会成为现实。

游民圈子

百家争鸣

深度好文,独到观点,全都在这里~

前往圈子

游民星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