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奇案1899之分尸案2

游民圈子

分尸案

第二章

瓦伦丁奸人欲陷害

查真凶千里走单骑


君子为朋因同道
小人交友欲同利
不交君子交小人
活该一命丧黄泉

上文书说道亚瑟从碎尸的衣服中找到两美元,回到瓦伦丁旅馆开房睡觉了。谁料想一大清早房门就被踹开了,耳听得一句:“逮他,别让这孙子跑了!”亚瑟反应是真快啊,门一响,伸手就要掏枪。像亚瑟这种亡命徒从来枪不离手,就是睡觉,也要在枕头下面放着,一有动静,伸手就能拿枪自保。按说开门掏枪应该是一瞬间的事情,但亚瑟手刚碰到枪柄,一个绳套飞过来,直接套住脑袋,外头一使劲里头扣子一紧,“哐”!亚瑟就被这绳套从床上拽到地上,死死的套住了脖子,迎面走来四个大汉,有的按胳膊有的按腿,就把亚瑟给控制住了。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啊,亚瑟脖子上套着绳套,四肢被人按着有劲儿也使不出来,心说“拉倒吧,不知道哪路好汉要取我性命,我先服个软,看清楚对面再做定夺”。

亚瑟在地上不挣劲儿了,按他的几个汉子可是没松劲儿,把他两只胳膊向后掰,两个手腕叠在一起,用绳子绑了个花,两条腿弯过来,用绳子绑了个花;上下两个绳花绑一块,把亚瑟就像捆猪一样给捆上了,四肢都背在身后,再有劲儿也动弹不了。

这下按住亚瑟的几个汉子松劲儿了,脖子上的绳索也松了,亚瑟倒腾过气来,趴在地上腰眼一使劲儿,来了个乌龟翻个儿,侧躺在地上看看门口到底是谁。这一看,乐了,怎么呢?认识,熟人,瓦伦丁警长老马——马斯顿。

亚瑟躺在地上出了口气:“嘿!马爷,这怎么话说的呢,可有点不讲究了啊!”

到底是条汉子,被人捆成猪了也不能跌份。门口马斯顿说话了:“你丫还有脸说我不讲究,少他妈废话,扛走回局子!”

话音刚落旁边几个大汉掏出手帕就把亚瑟嘴给堵上了,几个人抬起来给最壮的那个往肩上一送,一扛,出门就上街奔警局去了。

列位可别忘了,刚才亚瑟可还睡着觉呢,身上就穿一裤衩,刚才一折腾这裤衩还掉了一半,虽说是一大清早,那时候的美国人可不睡懒觉,这个点做买的做卖的都上街活动了,上街一看,一壮汉扛着一个光屁股的男的,前面警长领着路,可别提多臊了,再开放的国家也受不了这个啊。亚瑟就想跟扛他那个壮汉说,您把我裤衩给提一提,可是嘴里塞着东西呢,一出声“唔噜唔噜”的,更像猪叫了,街上老爷们看到笑的都忘了吃早点了,大姑娘看到用扇子挡着脸羞臊着还不忘笑两声。这么一折腾,瓦伦丁的早上一下就热闹了,平时从旅馆走到警局也就几分钟的路程,可是光着腚的亚瑟觉得这辈子就交代在这点路上了。

要说马斯顿警长为什么要抓亚瑟呢?这里面还真有点事儿。

一个星期之前,亚瑟接了一单赏金,具体咱就不细说了,就是逮一个卖假药的,他做的假蛇油可害死不少人了,还到处宣言自己是神医。蛇油这个东西传说是咱们中国传出去的,当年的华工带过去的水蛇油,但是美国没水蛇啊,就被美国人瞎鼓捣,总是吃死人。

那么说亚瑟把他给抓到,扛回警察局交差不就完事了么,还真不是。这个神医有个下线,叫红鼻子丹尼,秃脑壳,三角眼,大红鼻头,留着两道狗油胡,一嘴的芝麻粒的细牙,五短身材,穿着背带裤挺着大肚子。这个人没事就往神医这介绍顾客,坑了一个就能从中拿点分成。亚瑟哪知道这个啊,以为就把神医给逮了就完了呗,结果就被这小子给看见了,从此就恨上亚瑟了!

老话说得好啊“宁惹君子,不惹小人”,被红鼻子丹尼这样的坏种盯上了,滋味可不好受,三天两头的从你马鞍带里顺点东西,或者等你睡觉了望你脸上扔马粪,这种不要脸的事儿他都干的出来。但是对亚瑟他还真不敢轻举妄动,一个是看到了当初抓神医的时候,出手迅猛,不是一般的赏金猎人;在一个看上这匹好马和这把好枪了。这两个宝贝要是被他弄到手,转手一卖生活直接奔小康。但是宝贝都是看主人的,尤其是这雪山宝马,这是活的啊,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骑走的,红鼻子丹尼没少趁着亚瑟不在的时候去马旁边转悠,要么说是有灵气的宝马呢,看他在身边转悠就不顺眼,尥蹶子就给他踢飞了,躺地上的时候正遇上一个大哥喝醉了没注意脚底下,脚下一绊,给人大哥绊一个踉跄,手里酒瓶子整砸在红鼻子丹尼的鼻头上。这下鼻子更红更大还哗哗流血,也顾不得别的,捂着鼻子就跑了。

昨天晚上,红鼻子丹尼看亚瑟去酒吧打牌,又起了歹心了,这回马不敢靠前了啊,好在亚瑟没见过他,就混在酒馆里假装喝酒盯着他。后边的故事您也知道,亚瑟玩牌输光了,要去林子里扎营,这坏小子就在后面跟着,突然亚瑟停下来了,看不清怎么回事,一会又掉头回来了。红鼻子丹尼就躲在草丛里等着亚瑟过去,自己偷偷过去一看

“好嘛,我就来个栽赃嫁祸!”

就这个坏种要坏起人来可执着了,回了瓦伦丁愣在警察局门口蹲了一宿。镇子上的警察不像城里的,二十四小时值班,今儿也就赶上马斯顿警长起得早,早来了两步,抬眼就看到红鼻子丹尼蹲在警察局门口睡着了。人家警长哪惯着你这个啊,上来就一脚“滚“!

红鼻子丹尼吓一跳,一看警长来了还没起身就赶紧哭天抹泪的:“哎呦喂,我的青天大老爷哟,您快瞧瞧吧,杀人恶魔图财害命啊,就把我小舅子给分尸了,就挂在铁轨边上了,我妹妹也被他骗回家当媳妇了,您可得管管啊……”

那么说他说的是真的么,肯定是假的啊,这种坏人世上多得是,什么不要脸的话都能往外说,那死尸和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为了诬陷亚瑟硬往上扯关系。

警长一听分尸,立刻就来精神了,骑上马叫上副警长和几个玩得好的哥们一块去看看,那个年头警察也不会正经办案,好多都是去现场看看随便抓个人糊弄过去就得了。

刚要出发,一想不对,前一阵子上面老来信,圣丹尼斯那边已经发生过两起分尸案了,还有多名人员失踪尚未找到,上面已经把这件事压下来了,报社的记者都不知道,可别在我这曝光了。这大早上,镇子外的路上还没什么人,我得先把这孙子控制住。

一回身,拎着红鼻子丹尼就丢进牢房里了,他那五短身材,警长拎他就和拎个小鸡仔一样,告诉他在这等着我们回来再听你说。

就这么着,警长和副警长带着三个玩得好的哥们,马上放了几个麻袋,就过去了。到了现场发现的和昨晚亚瑟看见的一模一样,除了两点:雪山宝马的马蹄印和被嚼烂的嚼烟叶!

看过前文书的都知道,亚瑟骑马过来的,下了坡看到挂着的尸体吓了一跳,嘴里的嚼烟呛着了,就吐在这了。

警长这下子开心了,你小子终于犯我手里了,人肯定不是你杀的,不过你来过这就是有嫌疑,正好借这个人情,让他把这事给查清楚了,我也好升官发财离开这破镇子。

其实马斯顿警长这个人不坏,而且脾气暴躁善恶分明,他在这个镇子做的挺累的,这里鱼龙混在,人口流动性大,他黑道白道都要顾着,说是进入了法治社会,黑帮的人死的死、散的散,但是余下的也够这小镇子喝一壶的了,要是吊死了哪个帮派的核心人物,人家带上十来个亡命徒就能把这镇子给平了。所以借此机会,破了分尸案,升官发财不重要,调到城里做城市警察既安稳又安全。

想到这里,赶紧让其他人把尸体解下来装麻袋里,警告所有人千万不要声张此事,不然引火上身。大家伙也都明白,就把装尸体的麻袋放到马上带回镇子了。

副警长带着他们怎么处理尸体先不提,这边警长直接回警局要问问红鼻子丹尼。

“死的是你什么人?”

“死的这个是我老舅…”

“刚才你他妈不说是你小舅子么!”

“对,刚才那个是小舅子….”

“你家死了两个?”

“没有…不是,反正就是那个人杀的,你逮他就完了…”

警长一听这人嘴里也没个实话,不过听着意思是看见人去了。

“哪个人杀的啊,长什么样啊?”

“就那个大高个,比我高一头的那个….”

“你他妈还没桌子高呢,野鸡都比你高一头,好好说话!”

气的警长掏出鞭子来冲着牢房的栏杆“啪”就一下。这一下警长知道打不着他,所以使足了力气,打的铁栏杆“嗡嗡”的响。马斯顿警长可是有名的暴脾气,一言不合说揍你就揍你,再一个人家是警长,把你打死了按个罪名就埋了,也没人逮他。

红鼻子丹尼哪受过这个啊,当时就吓坏了,一屁股坐在地上。

“最后一次问你,那人长什么样啊!”

“就是那个,大高个,黄头发,挺壮的,骑大白马,带着个好枪的那个,现在在旅店睡觉呢!”

“你他妈早这么痛快不就完了么。”

正好问完了,副警长他们也把尸体处理好了,警长就带着人演了一出“光棍捉猪”,就这么把亚瑟给带到局子里了。

人带到了,先把连接手脚的绳花解开,让他能站能做,再把他嘴里的手帕拿出来,让他能说话。

“嘿,哥们儿,您受累,给我这裤衩提一提。“

这一路被人扛过来,亚瑟的脸都丢尽了,也没招,自己的手被绑着呢,只能求人。旁边的大哥一直憋着笑呢,脸都憋红了,再一看他这出“噗嗤“一声就乐了,一边乐一边给他把裤衩提上去。

还没等亚瑟开口问马斯顿警长怎么回事呢,红鼻子丹尼就说话了:“就他,就这丫把我大表哥给剁成砸碎了,警长赶紧绞了他!“

亚瑟一听就明白了,这孙子诬陷他,刚想开口骂街就被马斯顿警长按住了。

“你丫给老子闭嘴!再他娘说话我一鞭子过去打死你!“

红鼻子丹尼不敢出声了,亚瑟看这架势,终于到他说话的份儿了。

“马爷,您这是怎么茬啊?大清早给我来个 光棍捉猪 ,到了局子里又听这孙子害我,我平时可没少帮你逮人啊,今儿您得给我念叨明白了!”

马斯顿警长也是老江湖了,看着亚瑟气的浑身发抖,就让其他人都出去,赶紧安慰一下。

“兄弟,这可怪不得哥哥我,您昨晚上去看那分尸现场的时候被这孙子看到了,而且现场还有你的马蹄印和嚼烟叶,人证物证俱在,哥哥我也没办法呀。”

亚瑟一听这话,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这也怪不得别人,人证物证俱在,自己百口莫辩,心里知道这个年代警察办案可不讲究什么流程,有了证据就可以上绞刑架了。亚瑟坐在凳子上,不由得叹了口气。

 “咳咳,兄弟啊,哥哥知道你这里面一定有冤枉,但是证据在这摆着呢,现在这种情况就是耶稣来了也救不了你。不过吧,耶稣救不了的人我老马能救……”

这就显示出马斯顿警长厉害了,打个巴掌给个甜枣,我先让你绝望,再给你希望,到时候你不好意思不帮我办事。

亚瑟一听,自己还没完,就赶紧催马爷继续说。

“兄弟,你什么本事哥哥我是见过的,之前赏金榜上几个难啃的刺头都是你给逮着的,这回哥哥冒着丢了这个警徽的风险,帮你把证人扣了,证据扔了。你,得帮哥哥把这事给查透了!要是成了,哥哥我还得谢谢你…”

亚瑟明白,也就这一条道了,知道这事警长打的鬼主意,我出力他邀功,不过都这时候了,不答应也不行,赶忙点头答应,让警长给他松了绑。外面有人进来把衣服给他送过来了,穿好衣服就要和警长商量这事怎么办。

别忘了这屋里还有个人呢,红鼻子丹尼。这都给他看傻了,怎么回事就给他放开了?就把我给扣这儿了?我不是报案的么?我不算苦主么?不应该给他扔牢里给我放出去过两天就吊死他么?

他也想不明白,也不敢问,真怕大鞭子抽他,就只能在这先待着了。

这边亚瑟穿好了衣服,警长和他出门去酒馆谈这个事,为什么去酒馆呢?在瓦伦丁谈事都去酒馆,所谓大隐隐于市,人多嘴杂没人愿意听你说啥。那又有人问了,早上酒馆也开门么?那是肯定的啊,有生意就做,这就是瓦伦丁的规矩。

出了警局走在路上亚瑟还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刚刚光腚在路上游街来着。到了酒馆找个角落,叫了两份咖啡两份早餐,警长就开始说这个事儿了。

先是给亚瑟看了看上面寄过来的信,看这意思,作案手法都差不多,而且凶手就在瓦伦丁到圣丹尼斯这附近犯案,很有可能是本地人。另外,之前几个碎尸案并没有给警方留下任何线索,展示尸体的地方也比较隐秘,没有墙上的字,人头嘴里也没有地图,说明之前他还很小心,如今知道警察抓不到他让他信心倍增,人头嘴里的地图是为了挑衅警察,那墙上的字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他杀人分尸。看来当初警局把这件事压下去没让媒体知道,凶手很不开心啊,所以才冒险抛尸在更明显的铁轨桥下,还留下信息。

“咱们这片儿,有报社么?”亚瑟问警长。

“我就听说圣丹尼斯有几家,怎么问这个?”

“凶手这次犯案,更加迫切的想让外界知道他的案子,才会选在明显的地方抛尸还会在墙上写字,假如又被警方压下来他会怎么办?肯定不会傻到挨家挨户去说我杀人分尸了,所以除了这种办法之外只有一种办法不惹火上身…”

“给报社写匿名信。”

“对,我们在尸体上没找到线索,可以去报社看看,以他现在的心态,很有可能写信给报社。”

二人一拍即合,当即决定去圣丹尼斯一探究竟,毕竟还有两具尸体在圣丹尼斯警局,万一能其中找到一些关键线索也未可知。

警长回警局套好了马,拴好了马鞍,与副警长交代好了工作,就和亚瑟一路向南直奔圣丹尼斯。

二人骑了一天,到了晚上路过一个小林子的时候,出事儿了.....


游民圈子

修改于 2019-11-12 19:45

荒野大镖客2

各位牛仔们开启你的西部之行吧!

前往圈子

游民星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