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人在Youtube上贩剑

  天才咸鱼 | 文

  “铁匠”这样一个对人类历史做出过卓越贡献的职业,似乎已经完全消失在现代人的视野里。

  什么?你问我见过铁匠没?现实生活里没见过,倒是在游戏里见过,不就是个可以让我们把垃圾一股脑全塞给他的一个工具人?

游民圈子

在《巫师3》中,铁匠甚至是刷钱的好工具

  不过在美国东北部巴尔的摩的一个安静的小山谷中,每天都回响着铁锤敲打的声音。这里坐落着一家铁匠铺,如果你没注意到那些现代化机械的话,在这里时光彷佛定格在了中世纪一般。

游民圈子

  这是一群像是魔幻游戏中的铁匠NPC一样的团队,但如果告诉你他们在油管上有着749万名订阅者,是一群实打实的网红呢?从这家铁匠铺中走出的每一件武器,无一不是全球所有游戏玩家,或者是电影粉丝们梦寐以求的神兵利器。

  霜之哀伤:

游民圈子

  奎爷的利维坦之斧:

游民圈子

  杰洛特的钢银双剑:

游民圈子

  《复仇者联盟:无限战争》雷神手中的风暴战斧:

游民圈子

  所有这些只存在在游戏和电影中的武器,都在他们的节目《武器人间:重铸》中被从虚拟带入了现实之中,同时他们的作品也成为了各路游戏媒体的绝佳素材来源。

  在国内,因为他们节目的名字,这个团队也被称作“武器人间”,但事实上他们都是属于巴尔的摩刀剑公司的成员。《武器人间》这个网红栏目起初也并不属于他们,而是属于一位电影道具师托尼·斯瓦顿。

游民圈子

斯瓦顿和他的霜之哀伤

  从7岁就开始做切割宝石工作的斯瓦顿,曾为《回到未来》,《加勒比海盗》和《最后的武士》设计过道具。直到他被《武器人间》的节目导演所选中,成为了节目的主演。

  从《武器人间》中走出的第一把武器,是《权力的游戏》中,詹姆·兰尼斯特的佩剑。为了证明自己打造的不仅仅是绣花枕头,斯瓦顿实实在在地测试了这把剑的实用性,这也成为了以后每一集《武器人间》的传统。

游民圈子

  换句话说,他们打造的每一把武器,都是实打实的管制刀具。

  与后来接手节目的巴尔的摩刀剑的成员们不同的是,这位经验丰富的电影道具师更有一些老派铁匠的味道。对于这位制剑大师来说,他更愿意呆在自己的工作室里,也不愿意坐在电脑后面:“电脑并没有锤子来得可靠。

  他承认其实自己看的电影不多,对于游戏也没有太大的兴趣。

  虽说如此,他还是在节目第一季打造出了诸如《刺客信条》中的袖剑和奎爷的混沌之刃这样的游戏武器。其中打造袖剑的视频更是有超过1000万的播放。

游民圈子

  而《最终幻想》中,克劳德的大剑成为了目前为止《武器人间》打造过的最大最沉,也是最不实用的武器,重量大概达到了75-80磅(34-36公斤)。一个成年男子也仅仅能把它扛起来,更不用提挥舞如风了。

游民圈子

游民圈子

  (所以你大概可以了解日式游戏那些身背一人高大铁块的主人公是个什么水平了吧)

  斯瓦顿在节目第一季结束时决定,他和他的团队需要离开节目休息一下,并尝试一些其他机会,这也使得由斯塔格尔两兄弟领导的巴尔的摩刀剑团队接手了《武器人间》,节目也正式改名为《武器人间:重铸》。

  新团队在节目第二季的开始便脑洞大开,第一集为蝙蝠侠装上了金钢狼的双爪,第二集将四位忍者神龟的武器结合在了一起。这就是节目名字中”重铸“的含义:不再局限于还原那些游戏和电影中的道具,而是利用混搭和创新做出一把全新的武器。

游民圈子

金钢狼的双爪被改成了蝙蝠镖的形状

  他们甚至还认真地为钢铁侠设计了一把符合其风格的剑:

游民圈子

  这样的混搭武器系列只制作了几期,随后团队又回到了之前还原游戏电影道具的老路上来。他们会挑选那些粉丝们呼声最高的武器,不过所有被选中的武器都被限定在冷兵器之中。

游民圈子

每一集开头固定的粉丝留言时间

  巴尔的摩刀剑公司的创始人,斯塔格尔兄弟从小就是《龙与地下城》和《指环王》的粉丝。哥哥克里几乎完全是自学成才,通过自己的反复实验和寻求专家们的帮助来学习。而弟弟马特就在这样被盔甲和刀剑环绕下的环境中长大。这也是为何团队只钟爱于冷兵器制作的原因。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武器人间》并不仅仅是让我们看到那些我们所向往的虚拟武器出现在现实生活中, 也让我们了解到了现在的锻造技术和21世纪的铁匠们究竟是如何打铁的。

游民圈子

  这也是他们和第一季的老派铁匠斯瓦顿所不同的地方,他们会使用电脑制图和数控技术来帮助自己还原那些只存在在虚拟中的武器。

游民圈子

  另外,你也可以在节目中看到各种名字都叫不上来的锻造和打磨工具。看着烧得通红的铁块逐渐被锻造成各种各样的形状,彷佛隔着屏幕你也可以体会到凝结了人类数千年智慧的锻造之美。

游民圈子

  在打造《刺客信条:大革命》中亚诺的幻影之剑时,团队还得到了育碧寄来的幻影之剑样品。

游民圈子

  而这件幻影之剑也已经不只是此前的那些铁块可以相比的,它更是一个有着复杂结构的机关。不过即使是在现代铁匠的手中,打造出的幻影之剑复制品也无法像游戏中那样发射,可见育碧宇宙的科技程度之高。

游民圈子

  打造复制品的难点就在于此,很多武器如果没有来自官方的详细图纸的话,很难对其进行还原,比如《英雄联盟》中卡特琳娜的匕首。

游民圈子

  这对匕首虽然出现在官方的原画中,但是当时官方并没有给出更完整的样貌。因此”武器人间“团队只好发挥自己的想象力,为其设计了符合风格的花纹。

游民圈子

  不过最后这两把匕首的成品倒更像是一对短刀。

游民圈子

  能够完美地还原这些刀剑需要的不仅仅是手艺,《武器人间》团队中的每个人同样也都痴迷于历史。他们有一个庞大的图书馆,里面不仅有这历史上的武器文献,还有关于绘画和纺织品的书籍,以及各种关于失散已久的武器的书籍。“在某些方面,你必须像福尔摩斯那样注重细节。

  斯塔格尔认为造剑这项工作永远不会无聊,因为永远都有别的事情要做,有新东西要学。

  《武器人间》在第三季时终于把注意力放在了中国传统武器单刀(苗刀)上。这一集他们甚至从最原始的冶铁开始,以重现当初的锻造技术,并且细心地为其配上了中国龙的装饰。

游民圈子

游民圈子

游民圈子

最终成品

  《武器人间》的团队就像是一群有着Cosplay热情的爱好者,恰好又是具备了极高锻造技术的手艺人。团队中的每个人都将这项打铁事业作为自己的动力和热情所在。

游民圈子

  网络的兴起也让斯塔格尔觉得手工制品重新在世界上复苏。“如今,如果你想学习如何制作某种东西,但你却无所事事,那么你就是个傻瓜。因为你完全可以在Youtube上搜索‘我想知道如何制作我自己的鞋子’,然后就可以找到上千个人关于如何制作鞋子的视频。”

游民圈子

当你在Youtube上搜索“How to make shoes”时

  斯塔格尔认为自己做这个节目最大的收获并不是在Youtube上获得了700万人的订阅,而是听到了那些由此受到启发的粉丝们的声音:

  “他们看到了有人从零开始创造,然后意识到‘我也可以做类似的事情啊’。他们环顾四周,看着自己拥有着什么,然后马上就着手去做了。”

  也许世界就是这样,我们匆忙着想活成自己的样子,而有的人却动手把世界变成了他们想要的样子。

百家争鸣

深度好文,独到观点,全都在这里~

前往圈子

游民星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