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A 5》角色扮演服中的伪装与谋杀:连环女杀手现形记

  Polygon 独家 作者:Nicole Carpenter

  编译:枚尧

  编者按:在洛圣都生活会是怎样的体验?是拥抱罪恶,夜夜笙歌;还是恪守正直,却朝不保夕?许多人都设想过这个问题,而线上模式的角色扮演服满足了他们的愿望。在这个服务器中,你必须扮演好自己的人设与性格,并严格依照现实中的逻辑行事,比如被持枪威胁时第一反应是服从而非火拼,在这种共识下模拟出第二人生的乐趣。本文作者就恰好见到了一名女杀手的罪恶行径,下文是她的经历。

  洛圣都也有交通规则,但几乎没人愿意去遵守它们。人们无视停车标志,飙车闯红灯,我也从没未见过人们打转向灯或远光灯,大多数市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去使用它们。这也导致洛圣都车祸率高居全国首位,车辆追尾、从高速桥上飞出去、或者跟建筑来个「亲密接触」,都算是家常便饭。由于车速往往超过每小时 100 英里,你也经常能见到司机被惯性从车窗甩出去,在空中托马斯回旋翻滚两圈落地的惨烈景象。

游民圈子

  为了扼制这种风气,在《GTA 5》的一个名为「NoPixel」的角色扮演(Role-playing,以下简称 RP)服务器中,玩家自发成立了一个驾校。参与角色扮演的人们需要先学会如何开车、考驾照、违反交规还会记分,以此保证洛圣都的安全驾驶。

  特莎·羔羊(Tessa Lamb)正是这个驾校中的一名教练,由名为 Nakkida 的 Twitch 主播控制,这意味着她拥有完美的交通记录:等红灯、让行人、不压线、不狂躁按喇叭、还使得一手娴熟的倒车入库,俨然是众多洛圣都居民的楷模。关键是她还特别漂亮,我已经连续收看她的直播好一阵了,并深深地爱上了她,直到有天发现了她让人心惊肉跳的一面。

游民圈子

  让我们从头说起吧,这段「孽缘」开始于几个月前,受一些头部主播的带动,《GTA 5》RP 玩法一时间如火如荼。粉丝们专门成立了一些 RP 服务器,「NoPixel」是其中之一,我也是从那时认识了特莎。

  除了主看她的视频,我也关注了另外一些主播,从一个视角观察这个世界,就像一出粉丝自编自演的肥皂剧一样,有些热衷于撒狗血,有些则坚持平平淡淡才是真。

游民圈子

  我最喜欢的主播还包括布兰达(Brenda),一名多愁善感的医院前台,每天忙着处理医患关系,以此来麻痹自己的爱恨纠缠;罗丝(Rose),自由职业室内设计师,不论是性冷淡和夜店风,都能手到擒来;也有摸鱼的社畜和每天奔波的快递员 …… 当然,还有特莎的驾校教练。

  洛圣都有着跟现实一样的驾照体系,如果你违反交规被警察截停,就会在你的驾照上记分。积累太多分数会导致你被吊销驾照,而无照驾驶则有入狱的风险。在《GTA 5》的 RP 服务器里,人们通常习惯了随意驾驶,导致违规记分攒得很快,这时特莎扮演的驾校教练就十分重要了。

游民圈子

  特莎会坐在副驾驶座,对玩家进行驾驶考试,期间给玩家的驾驶表现评分。考试总分为 10 分,逆行转弯扣 2 分、非法超车扣 5 分、招惹了警察逃逸则考试资格立即作废。最后如果得分合格,她会帮你消掉一些驾照上的违规记分;而如果考试挂科,那么你只能自求多福吧。

  幸运的是,「特莎·羔羊」正如名字一样纯真无害,是我所见的最亲切的软妹教练,虽然她自己开车严格守法,但对于学生的小错,她都能宽容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实在善解人意。

  直到天朗气清的那个午后。

游民圈子

左上角是特莎的驾驶考试扣分细则

  一个穿着绿风衣红短裤,脸上带着骷髅刺青,看着就不像什么好人的玩家来到了驾校,向特莎提出了驾驶考试的请求,而她欣然应允。两人乘上教练车,有条不紊地开始了一系列专项考试,比如在场内倒车停车。虽然这个名为杨达(Young Dab)的男玩家有些夸夸其谈,吹嘘自己是个百万富翁,还提出用两千万来贿赂特莎,希望她放水让自己过关,但被她笑着拒绝了,说唯一能「贿赂」她的只有「安全驾车」。

游民圈子

  随后,两人继续到路考环节,一路上谈笑风生,但兴许是过于得意,杨达的车撞上了一只飞鸟。两人连忙下车检查状况,但鸟儿已经殒命,杨达浮夸地抒发着自己的悔恨,而特莎冷眼旁观,方才还阳光灿烂的画面突然变成了黑白的灰暗,唯有屏幕两侧浮现出不祥的猩红血丝,犹如一个人眦着眼凝视。杨达恳求着特莎的原谅,而特莎也安慰他,声音听起来还是那么温柔动听,但仿佛有些东西已经彻底改变了。

游民圈子

  两人回到车上继续路考,那个小状况的影响似乎渐渐淡去了,杨达也中途停车,用调情的语气夸赞了一通特莎的可爱,而屏幕两侧的血丝则变得越发鲜红浓郁。在特莎的指引下,行车路线渐渐变成了人迹罕至的山路,她则越来越沉默无言。在一个废弃的矿道前,特莎让杨达停车,并掏出了一把手枪,用饱含着恶意的嘶哑音调要求他走一趟。

游民圈子

  举起双手的杨达行走在前,特莎举枪在后,两人朝着矿道深处越走越远,逐渐难以视物。尽管杨达百般哀求解释,承认自己在死鸟前的做戏是为了博取她的好感,希望能借机约会,但特莎的枪口却一直平稳,反而给他戴上了一副手铐,说他需要为所谋杀的生灵而受到审判。最终她掏出一把小刀,在他的哀嚎声中将他刺死了。

  矿道依旧一片黑暗,只有特莎低沉的脚步声回响着,眼前逐渐出现终点处的光亮,在黑白色调中显得洁白无暇,我却忍不住遍体生凉。

游民圈子

  这并不是特莎第一次作案,我又回到了她的频道主页翻找,果然发现了一个名为《第三名受害者(victim 3)》的视频。同样是黑白色调以及屏幕四周的猩红血丝,特莎给受害者蒙上头套,双手拷在背后,把她带到一座山丘上,随后一只美洲狮跑来,孤立无援的受害者凄厉地惨叫着死去,坐在一辆车上的特莎冷静地欣赏着这一切,并用那跟平时截然不同的嘶哑音调说:「如同这都不算正义,那我就不知道什么才称得上了。」

  显然,特莎体内还潜藏着一个恶魔般的人格,名叫「玛丽·狼(Mary Wolf)」,当有人在她面前伤害动物,就会展露出残忍无情的一面,甚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那黑白的视界、猩红的血丝以及嘶哑的音调正是征兆,可惜那些受害者已经无从得知了。

游民圈子

  当特莎在处刑杨达之前,她尽职地表示他已经通过了这次驾照考试,但随后毫不犹豫地下了毒手。而当她从矿道中走出,黑白色调透出一种冰冷的余韵,她回到车上行驶了好几分钟,抵达一条小溪旁,将方才的凶器 —— 小刀扔进水里,从容地转身离去。屏幕的色调并没有恢复,她沉默地驱车,仿佛在回归城市与人群,最终她在路边停了下来,阴恻恻的背景音乐中,她的嗓音又恢复了温柔甜美,仿佛带着点困惑自言自语「我是怎么到这来的?…… 我不记得自己有开车。」

  她的狼性是否沉睡到了羊皮底下,抑或两者从来都是一体,我无从得知,但这次意外确实让我惊魂甫定,或许这正是洛圣都,文明与罪恶的聚合体,而对于这朵悄然露出獠牙的「恶之花」,我既喜爱,又畏惧。

百家争鸣

深度好文,独到观点,全都在这里~

前往圈子

游民星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