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S9还好看的GRF宫斗剧

mikasa | 文

谁能想到顶着时差看S9,还能被附送一场宫斗剧呢?

10月18日凌晨,韩国LOL战队GRF的所属公司Still 8发布公告,为战队运营中的纠纷道歉,并解雇了战队代表(这个职位类似于国内的经理、战队CEO)赵奎南。

游民圈子

当然,赵奎南应该也不会想到,他从受人爱戴的强队管理,沦为被韩国粉丝怒喷的恶人,只花了短短三天。

事情的导火索源于10月15日的两次赛后采访。

在当天GRF击败HKA的比赛后,GRF的队员Viper接受了现场韩国媒体的采访,问题无外乎,赢下比赛什么感觉,下场比赛怎么准备,习不习惯德国的食物...

问答顺利进行着,直到最后一个问题。主持人问:“最后有什么想说的吗?”一般这时选手只要感谢下粉丝,表示自己会继续努力就结束了,但Viper却在例行发言后,补上了一段令人匪夷所思的话:

“我们之前的监督cvMax说了很多与事实无关的东西,我们希望S9比赛期间可以完全集中于比赛上。希望他可以不要再提及这些与事实无关的言论,以及与我们战队有关的内容。我们全体队员都是这么想的。”(cvMax是GRF的前教练,并非赵奎南)

游民圈子

无独有偶,同一天GRF的另一位队员Sword在接受其他韩媒采访时,也表露了差不多的意思:“希望cvMax如果真的是为了我们队伍好,真的爱惜我们选手的话,对于我们队的形象这种话能少谈,稍微自重一点的话就好了。”

两人的话都直指GRF前教练cvMax直播时说闲话,影响战队打S9。选手对于和自己有关的舆论发表意见无可厚非,但放在和比赛相关的采访中说,多少有些不留情面,语气也不怎么好听。

更何况这位cvMax和GRF的队员们理应有着深厚的感情。

游民圈子

cvMax曾长期担任GRF的教练,是队伍的战术总指挥、队员们的精神导师。关于GRF的崛起,我们也写过简单的介绍。可以说GRF原本只是一支不被看好的天梯高分队,在经过“麦哥”cvMax的调教后,才逐步成为仅次于SKT的韩国LOL二哥,几位年轻选手也声名鹊起。

但作为一支年轻队伍,GRF总是在关键局掉链子,今年LCK连续两次屈居亚军,国际比赛的表现也平平,久而久之,教练cvMax奇葩的BP思路受到了诟病。

因此在S9之前,GRF宣布和cvMax分手,临阵更换教练时,还有不少粉丝调侃“GRF的短板终于没了”。

游民圈子

但不可否认,是cvMax把GRF一手带大的,如果没有他,GRF的这群年轻人可能还在天梯郁郁不得志。所以,大部分网友读到Viper和Sword言论的第一反应,就是他们忘恩负义,对前教练落井下石。

cvMax显然也被激怒了。自从离开GRF后,cvMax拾起了直播的老本行,S9期间也有解说,而每次谈到GRF,他都不吝溢美之词,反复强调他们是强队,看好他们的发挥,所谓的“说闲话”也就是解释离职原因时,cvMax澄清不是和平分手,实际上是和管理层有矛盾。

在Viper的采访发酵后,cvMax迅速开了直播回应。这一回应,点燃了更大的炸药桶。

游民圈子

cvMax在直播中爆料他受到了GRF管理层的不公待遇,而和他矛盾最深的是战队代表赵奎南。(是的,他终于出场了!)

cvMax两次带队进入LCK总决赛,都遭到了这位赵代表的打压,赵不但对他极为不信任,还反复强调GRF目前的成功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经常在言语中抹杀他身为教练的功劳。

赵代表还在会议上引导GRF选手厌恶教练,强迫他们写下cvMax应该离队的理由。日常训练中,赵代表喜欢对cvMax指手画脚,抱怨训练质量不高,战术安排有问题,但其实他本人根本不懂LOL。

游民圈子

最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赵代表曾经要求GRF的队员在天梯打假赛,给韩服第一的打野选手Tarzan让分,只因为有个天梯第一在,队伍能出名,好在这种行为被cvMax及时制止。

爆料的内容还有很多,但光是外行人插足队伍管理、指使队员打假这两条就足以引起圈内的关注,许多网友开始声讨赵代表,但也有一部分人对cvMax的说辞存疑。

这时,去年曾在GRF效力的AD选手DdangWoo砸下了一记重锤。他通过直播表示:“cvMax在直播上说的话,99%都是真的”,此外他补充,赵奎南喜欢拿资历压人(他曾经是星际1战队的经理),说“我吃的盐比你们吃过的饭还多”,“我不玩英雄联盟,但看看就会了”。

游民圈子

他还推断Viper和Sword之所以会在采访中,不合时宜地对cvMax做出“警告”,可能是受到了赵奎南的指示和授意。

节奏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还没等大家消化战队,隔天cvMax进行了又一波爆料。如果说第一次是围绕个人恩怨,那么第二次爆料的内容引起了更广泛的公愤,甚至和LPL战队也扯上了关系。

据cvMax所说,在赵奎南的指挥下,GRF 队内区别对待严重,比如青训、替补选手只能吃首发队员吃剩下的饭;如果给首发点了炸鸡吃,替补就只能吃泡面;替补没有电竞椅,电脑卡到打不开LOL,而他们需要在这样的环境下每天训练17个小时。

在讲到GRF管理层耽误选手时,cvMax特别提到了前GRF队员,现效力于JDG的Kanavi,他在合同问题上被赵奎南坑惨了。

游民圈子

Kanavi被JDG看中后,很纠结是否接受转会,赵奎南一面让他放心,另一边单方面同意了JDG,并催促Kanavi赴约,在选择年限时,Kanavi提议先签一年,但赵说只有3年和5年可选,在Kanavi无奈选择3年后,赵却和JGD签订了5年的合同,转会费高达600多万人民币(暗示赵无视选手职业发展,只想从中牟利)。

最后,cvMax在直播中给赵奎南的行为做了总结:“他是我人生中遇到的最恶之恶人”。

当事态从GRF的管理矛盾,上升到虐待选手、阴阳合同,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爆料发出不久,就有媒体报道,拳头已经介入调查Kanavi的合同问题,而韩国社交网络上,出现了大量辱骂赵奎南的声音,怒气甚至波及到了GRF现在的队员,有人说他们不配参加S9,输了也是活该。

于是,就有个开头的那个道歉和解聘声明。“恶人”赵奎南还来不及发声就被GRF踢出了管理队伍。毕竟S9还在打,过多的负面舆论难免对GRF产生影响,第一时间息事宁人是最好的办法。

但这件事就真的这样结束了吗?我在微博上查找GRF这次节奏的相关新闻时,经常看到有点破圈的评论,大体的感叹是:韩国电竞都这么发达了,GRF都是韩国二哥了,怎么还能出这些破事?韩国的支柱产业都这么黑暗吗?

不难猜想,最近韩国某女星自杀事件,加上之前的李胜利、张紫妍案,都把韩国娱乐行业的黑暗面暴露在国内大众面前,GRF这次事件虽然没有“人命关天”,但还是让不少人产生了联想。

游民圈子

事实上,电竞——作为文娱行业的一部分,同样是韩国在上世纪90年代末,为了提振经济,上升到国家战略发展的产业,所以他们的管理脉络大体相同,如果细究韩国电竞的背后资方,也都是几家电子、通信行业的财阀。

不懂行的“资深”掌权者、只手遮天的资本力量、压迫人性的管理模式、缺少同理心的舆论环境自然也深植于韩国电竞圈,等待举起奖杯的韩国电竞选手——前有独木桥,中有压抑环境,后有兵役——的处境或许并不比那些等待成为明星的练习生们好到哪里去,而可以想象的是,GRF队内的乱象绝对不是个例。

我们当然希望电竞展现的是纯粹的竞技,尤其在S9期间,但人性的复杂无法规避,繁荣下的阴暗面也总叫人唏嘘。

百家争鸣

深度好文,独到观点,全都在这里~

前往圈子

游民星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