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爱的角色#爱德华·肯威

     《刺客信条》这一作品的茁壮发展离不开育碧对于历史巧妙的改编,同时也离不开育碧所创作的一位又一位个性鲜明的主角们,这些角色有着自己与众不同的经历,虽然这些人都是或者曾经是刺客组织的一员,但是他们每个人都用不同的方式去对抗着圣殿骑士团,他们的价值观也不尽相同,即便是弗莱姐弟俩也走着完全不同的道路去探索第一文明的秘密和抵抗圣殿骑士团的压迫。更不要说谢伊中途叛离了刺客组织转而加入圣殿骑士团,这些人都有着自己对于教条的理解和执着,刺客信条系列也因为这些原因,从早期的单纯的刺客代表自由和正义,圣殿骑士代表邪恶和统治,到了后来,改变成了刺客追求人民的自由,圣殿骑士寻求人类社会的稳定和秩序,两者之间的正邪之分变的越来越模糊,这一点在第三部作品开始一直到起源之前,凸显的十分明确,而这一部分故事的开端,正是《刺客信条4:黑旗》的主角,爱德华·肯威。

游民圈子

刺客历代主角

       而作为一个半途出家的刺客,爱德华本身并不在意刺客和圣殿骑士之间的斗争,他在一开始仅仅只想从两者之间获取一份酬劳让自己变的富有,而正是因为这次意外的斗争,改变了爱德华的一生,一个不同于先前传统刺客组织信仰与文化的新一代刺客大师故事便由此展开。

游民圈子


       爱德华出生于1693年威尔士南部的斯旺西,母亲是威尔士人,父亲是英格兰人,他的父母在英国的布里斯托尔经营着一间牧羊场,爱德华天性活泼,他不喜欢农场的生活,小时候的爱德华是个标准的熊孩子。

      1710年,17岁的爱德华,因为在酒馆帮助一位名叫萝丝的女仆免受一个流氓的奸污时,他认识了卡洛琳·斯科特,爱德华对她一见钟情,可是卡洛琳拒绝了爱德华的好意,并且拒绝和爱德华再次见面,因为她已经被父亲许配给了东印度公司一名高官之子,马修·哈格。爱德华千方百计从卡洛琳的女仆那里得知了卡洛琳的喜好,大胆的追求卡洛琳,他找来一个名叫阿尔伯特的小流氓帮他送花给卡洛琳,然而当阿尔伯特行动之后,他才发现原来阿尔伯特是个小偷,在阿尔伯特偷到卡洛琳的钱的时候,马修和他的保镖威尔逊成功的抓到了阿尔伯特并殴打了他一顿,爱德华上前阻拦,迫使阿尔伯特向卡洛琳道歉,并教训了威尔逊,卡洛琳被爱德华的无畏所吸引,从那天开始,她开始与爱德华交往。

      

游民圈子

卡洛琳·斯科特

      卡洛琳是富有的布里斯托尔茶商、圣殿骑士埃米特·斯科特的女儿,在最初与爱德华相识的场景中,她感谢他的帮助。虽然卡洛琳最初对与爱德华的交往很谨慎,特别是由于她父亲安排她与马修订婚。有一天卡罗琳出发去晚间散步,她向爱德华解释了自己成为马修妻子的原因,以及婚后期望她做什么,这些决定使她感到恶心。爱德华安慰她并鼓励她。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但同时,卡洛琳也知道和爱德华交往会招致父亲对的愤怒。尽管父亲的逼婚迫在眉睫,但这对情侣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一直保持着秘密关系。最终,为了不被父亲逼婚,他们两人于1712年率先结婚,2年后卡罗琳怀了一个女儿,詹妮弗·斯科特,但是爱德华却并不知道。

      父亲将农场的经营工作交给了爱德华;不过,爱德华对牧羊人的生活提不起兴趣,他放弃了农场在酒馆里度日,妄想着海上劫掠能给他带来财富和荣誉。

       然而,卡洛琳的父亲埃米特并不赞成这桩婚姻,他认为爱德华配不上他的女儿,愤怒的埃米特在没有提供嫁妆的情况下与女儿断绝了关系。由于失去了来自父亲巨额的财富,她和爱德华定居在爱德华父母的农场里,肯威老夫妻很喜欢卡洛琳,出席了他们俩的婚礼,并给他们俩安排了容身之所,为了让卡洛琳适应新生活,爱德华尽了最大努力。但是,爱德华对自己作为一名农民的生活感到不满,也对自己无法为妻子提供原本富有的生活感到不满,他没有履行自己的婚姻义务,并且经常光顾当地的小酒馆。

游民圈子

       两人结婚不到2年,卡罗琳担心爱德华私掠者的愿望,她不希望爱德华去冒险,她想很快就厌倦了他找不到稳定的工作或认真履行丈夫的责任。

       1712年底的一个夜晚,埃米特在一家酒馆里接近了醉酒的爱德华,向他提出了一个交易,把卡洛琳送回给他,而爱德华将可以换取一大笔钱。埃米特试图说服他接受他的提议,但爱德华在回答之前喝醉晕倒了,埃米特带他去肯威农场,在那里老斯科特借此机会向他心烦意乱的女儿展示了爱德华是一个多么愚蠢的丈夫。

       第二天,埃米特接受了爱德华的访问,爱德华拒绝了他之前的提议,并和他再做一笔交易。按照他自己的计划,爱德华打算在西印度群岛上做一名私掠者大发横财,并承诺在他变富之前不会回到英国。对于想要结束这段婚姻的埃米特来说,他死在海上的可能性很大,这样卡罗琳就成为一个能够再次结婚的寡妇,而他也可以利用爱德华的失败,试图让卡罗琳远离爱德华。埃米特同意了爱德华的提议,爱德华和卡洛琳宣布他将离开农场,卡洛琳听了以后对爱德华表示了失望,她回到她父亲的家中,对他和爱德华的决定感到愤怒。

       在爱德华登船探险的那晚,老斯科特派圣殿骑士威尔逊和贸易组织的一些成员,在肯威老夫妻睡在船里的时候,向肯威农场放火,以防女儿在爱德华冒险的期间再回到他们身边。爱德华得知了此消息,他的离开被推迟,他及时回来警告他的父母并跟踪纵火犯,但被戴着头巾的威尔逊击倒并强迫登上了他离开的船,威尔逊向他保证,如果他遵守与斯科特的约定,不会再伤害他的父母。

       尽管爱德华设法救了他的父母,但他的父亲拒绝与他再见面,他指责爱德华导致了这次袭击,他斥责爱德华毒害了农场,让他永远也不要回来。至此之后他再也没有见过爱德华,也包括爱德华离开不久后出生的他的孙女珍妮弗。父亲在不久后去世,而卡洛琳也在爱德华开始海盗生涯之后的1720年因为疾病而死去。

       在开始私掠生涯的时候,初登上的“皇帝号”有一个叫做布兰尼的人十分讨厌爱德华,因为爱德华不怕他,船长亚历山大预测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很快将会结束,他们的私掠生活也恐将改变,于是他向船员们告知将会把自己变成一个海盗,所有不想参加海盗活动的人都可以“安全的回家”,而在爱德华表示态度之前他被同伴阻止了,因为他们亲眼看见所谓的“安全的回家”就是把人丢进大海里。爱德华只好跟着亚历山大一起继续私掠生活。

       1713年,他们对一艘名为“亚马逊大帆船”的英国商船的进行掠夺,爱德华与布兰尼一起被派去看守船长本杰明·普里查德。爱德华认出普里查德戴的戒指和威尔逊戴的戒指很相似。普里查德向爱德华保证只要他获得安全就能给爱德华一笔大财富,但他很快就被亚历山大处决了。

       与此同时,海盗爱德华·撒切尔和他的船员们前来拯救的亚马逊号。鉴于他们的人数远远超过了爱德华他们,布兰尼决定反叛他的前船员,杀死大副特拉福德,然后击倒爱德华。然而,撒切尔很喜欢爱德华,反而提议让他们自己决定谁可以加入他的团队,让爱德华和布兰尼竞争。

       虽然体型较大的布兰尼比爱德华身体强壮,但爱德华体型较小,以灵活胜过了他。爱德华在布兰尼身上打出了好几拳,这让他勃然大怒并拔出了一把剑。然而,由于使用武器违反了规则,他很快就被撒切尔杀死了。爱德华作为胜利者加入了撒切尔的团队,逃过了亡命的一劫。

       在撒切尔的指导下,爱德华学会了如何正确地使用剑和手枪。他在牙买加呆了六个月,直到1713年初签署的《乌得勒支条约》,有效地结束了当时各地主要帝国之间的所有冲突。结果,西印度群岛不再需要和不能容忍英国的私掠船,爱德华发现自己失业了。随后,他开始从事海盗活动,并在一艘名叫雅各布号的船上工作。

       在这期间,他结识了本杰明·霍尼歌德,黑胡子爱德华·萨奇等人,而这些人,成为了他日后生命中十分重要的人物之一。

游民圈子

著名海盗黑胡子——爱德华·萨奇

       萨奇是一个热情的人,看不惯英国官僚的腐败,便一心想着在拿索为像他一样的失业海盗建立一个独立的国家。在皇家海军以及海盗生涯的历练中萨奇成为了一名老水手,他也是一名技艺高超的剑士,也训练爱德华·肯维成为一名剑术大师,萨奇也真切地关心爱德华并将其视作学生,在航行和劫掠的问题上予以指导,他也试图劝说爱德华放下对黄金的执着追求。

       1715年初,爱德华和船员们攻击一艘船只,然而对方战斗力十足,在船长战死后,爱德华前去掌舵,尽全力保持船不被打翻,但无济于事,最终两边斗的两败俱伤,死的死伤的伤。爱德华逃到了附近的海岛上,爱德华发现了除他以外唯一的一名幸存者,刺客邓肯·沃波尔,邓肯希望用金钱收买爱德华护送他去哈瓦那。爱德华不理他,边讨价还价边走向他。感到威胁的邓肯掏出了手枪,但由于火药被浸湿无法开火,落荒而逃,爱德华紧追他穿过了丛林,最终在决斗中杀死了他。

游民圈子

爱德华穿戴上邓肯的长袍 

       爱德华在邓肯的尸体上找到了古巴总督劳雷亚诺·德·托雷斯-阿亚拉的信,上面详细叙述了邓肯打算叛逃至圣殿骑士组织。并在口袋发现了一款水晶状的物品,爱德华并不知道这封信的含义,但他觉得这样一件珍贵的东西送到托雷斯手上或许能换到不菲的报酬。

       随后爱德华拯救了一名名叫邦尼特的商人,并乘他的船来到了哈瓦那,二人抵达后在一间酒馆休息,几个流氓认出爱德华是一个海盗,并和他大打出手,途中一队西班牙士兵就走进了酒馆,见势不妙的爱德华只得逃离。虽然他逃之夭夭,但邦尼特并没有那么幸运,西班牙人扣留了他的船,交给托雷斯的信件包裹也被一并扣留。爱德华凭借与生俱来的“鹰眼视觉”天赋潜入了西班牙要塞取回了包裹,他按照信中所写,会见了托雷斯一行人,并且获得了一套新的袖剑,爱德华从他们的对话中领悟且比较准确的展示出了刺客组织的刺杀本领。由此得到了托雷斯一行人的信任,并且加入了圣殿骑士团,参与寻找观测所的行动。

游民圈子

爱德华与圣殿骑士会面

爱德华和圣殿骑士一起去见一个名叫罗伯茨的人,他是目前已知的一名圣者,圣者是知晓观测所地点的人,在返回的途中他们遭到刺客组织的袭击,罗伯茨趁机逃跑但是被爱德华抓住,爱德华因此得到了自己的报酬,但是少的可怜。于是爱德华决定联系罗伯茨,并将观测所位置卖给出价最高的人,当他晚上潜入监狱的时候发现罗伯茨已经逃跑了,而爱德华则被当成了替罪羊,被托雷斯抓住并关押在一艘开往英国的船上准备交给英国圣殿骑士处置。

游民圈子

圣者巴塞罗缪·罗伯茨

       爱德华和船上的一名黑人奴隶阿德瓦勒一起逃了出来,他们抢了一艘船并解救了大多数俘虏,爱德华将船命名为“寒鸦号”并且任命阿德瓦勒为大副,他们一起回到了拿索进行整备。

游民圈子

上天入地寒鸦号

       他们和黑胡子等人一起打算抢夺一艘西班牙战舰来保护他们的“海盗共和国”,他们跟踪圣殿骑士朱利安来到了大伊纳瓜,爱德华为了防止自己逃跑的信息泄漏便抢夺了大伊纳瓜作为根据地并且刺杀了朱利安。在庆祝胜利之后,詹姆斯·基德带领爱德华发现了岛上隐藏的秘密,并且告诉爱德华在之后前往图鲁姆,告诉他更多的事情。

游民圈子

三人对峙

       到了图鲁姆之后,爱德华躲过了刺客们的防守并和基德见面,二人相见之后,爱德华又见到了刺客首领阿·塔拜,他指责爱德华出卖刺客组织,但是基德说爱德华拥有“天赋”,爱德华见过圣者,所以可以找到观测所,于是他们俩进入丛林深处的神殿里。基德一边向爱德华阐述刺客与圣殿骑士战争的本质和信条,一边将他带到神殿门前,这里有一座圣者的雕像。当他俩解开所有相关谜题后,爱德华很惊讶的发现雕像与罗伯茨长得一模一样。

      爱德华和基德离开神殿后正巧遭遇了圣殿骑士袭击。爱德华协助刺客战斗,解救了多名俘虏,阿·塔拜对此十分感激,并表示可以不追究他以前犯下的错误。但是,鉴于这场损失是因他而起,阿·塔拜同时也表示不再欢迎爱德华。

      返回的爱德华协同伙伴一起进攻总督托雷斯的海上堡垒,并且逼问罗伯茨的下落,在得知了罗伯茨被一个叫做普林斯的奴隶贩子抓住之后,他便前往普林斯的庄园,在那里他遇见了来刺杀普林斯的基德,他与基德约定找到罗伯茨之前将刺杀托雷斯和普林斯的事情先搁置一旁。经过一番折腾后,一切都在罗伯茨的计划之中,他成功的逃脱了,无奈的爱德华只能返回拿索。

       拿索出现了传言,巴哈马的新总督——伍兹·罗杰斯准备向所有的海盗提供特赦。雪上加霜的是,拿索当时爆发了瘟疫而导致人心惶惶。萨奇和霍尼歌德在是否接受特赦上产生了分歧,前者主张使用武力以守护海盗共和国。 霍尼歌德认为如果没有充足的药品和相关医护人员迟早会被瘟疫给毁掉。爱德华同意取得药品是当务之急。他想起最近有西班牙舰队沉没在港口附近并建议寻找沉船中可能存留的药物。可惜事与愿违,沉船里的药品变质无法使用了,于是萨奇决定攻击英国战舰获取药品,爱德华前往解救萨奇脱险,爱德华建议前往查尔斯顿,在那里有大量药品储藏。

游民圈子

        一个月后, 两人在查尔斯顿附近碰面, 爱德华吃惊地发现,萨奇将查尔斯顿的平民绑到了海盗船上想要通过人质交换药品。爱德华决定亲自出发拿回药品,爱德华悄悄上岸,偷得了打开药品仓库的钥匙,最后拿了两箱药品回到了安妮女王复仇号上。萨奇恭喜了他,但萨奇表示自己已经下定决心不回拿索,而是选择退休,趁他还有时间去享受生活。

       当爱德华返回拿索的时候发现拿索已经被英国皇家海军封锁,新上任的伍德·罗杰斯和海军上将彼得·张伯伦来到了拿索与本杰明·霍尼歌德、查尔斯·维恩和杰克·拉克姆进行会面,并为他们提供了一份英王特赦令。只要海盗们缴械投降,英政府将特赦他们的罪过。如果他们不接受,那么海盗们将会被英国皇家海军消灭。面对这份最后通牒,本杰明·霍尼歌德决定接受,但是查尔斯·维恩对本杰明的决定非常愤怒,并拒绝接受。

      爱德华与维恩碰面,并制定了逃出拿索的计划,通过火药炸掉皇家凤凰号,并且冲开皇家海军的包围网,但是在维恩收集沥青的时候发现张伯伦命令将所有海盗船只凿沉,于是爱德华在命令下达之前刺杀了张伯伦。计划照常进行,两人在漫天的火光中逃出了拿索。

游民圈子

爱德华与查尔斯·维恩商议突破英军防线的方法

       爱德华到了奥克拉科克,在那里他见到了萨奇,他告诉萨奇他并不羡慕所谓“退休”生活,但是萨奇并不在意,并开始拉着爱德华庆祝。期间,他告诉了爱德华,罗伯茨就在一条黑奴走私船“公主号”上工作。就在此时,爱德华发现了一位英军密探正在监视他们,爱德华小心地跟踪这位密探,发现“黑胡子”的舰队已经被英国皇家海军包围。随着密探放出了信号,英国海军开始围剿萨奇在海湾的舰队。爱德华迅速回到寒鸦号,并用重炮瘫痪了皇家海军领头的军舰。萨奇和爱德华试图劫持军舰突破重围,但是军舰上英军数量太多,萨奇寡不敌众被英军围住。爱德华试图救出萨奇,但是由于英军的包围,加上萨奇身受重伤,最终爱德华亲眼见证了“黑胡子”蒂奇战死。

游民圈子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黄金,我们早就是英雄了!——萨奇的遗言

       拿索被攻破,居无定所的爱德华和维恩对萨奇的死感到不值,他们决定把最后的希望放在观测所,于是他们开始寻找罗伯茨的线索,但是由于他们俩对于缥缈的观测所如此执着,许多船员对此感到不满,在追逐罗伯茨所在的公主号的途中,维恩的游骑兵号被击沉,无奈只能暂时栖居与寒鸦号上,这次船员们爆发了,他们与杰克·拉克姆一起将二人放逐到一座远离海岛上,经历了如此的打击后,二人在岛上经过了几周后维恩终于崩溃的自暴自弃了,他将一切背叛与失败都归咎于爱德华,并且向爱德华发起了攻击,最终爱德华无奈的打晕了维恩,并且幸运的通过一艘路过的商船回到的大伊纳瓜。

       回到大伊纳瓜的爱德华得知杰克·拉克姆已经被英国皇家海军击败并俘虏,并且重新夺回了寒鸦号,爱德华继续追踪罗伯茨的下落前往金士顿,在那里他发现霍尼歌德也加入了圣殿骑士,他们也在寻找公主号的下落。很快霍尼歌德发现了港口的寒鸦号,于是他引诱爱德华现身,并且挑衅爱德华,经过一番打斗,霍尼歌德逃跑了,爱德华只能回到寒鸦号前往普林西比追踪公主号的下落。

游民圈子

爱德华和霍尼歌德对峙

       经过一个多月,爱德华终于来到了普林西比,他发现圣殿骑士已经击败了公主号并俘获了大部分船员。爱德华·肯维救出了包括罗伯茨在内的幸存船员,而罗伯茨则对“公主号”幸存船员发表了演讲,自任新的“公主号”船长,自称“巴塞洛缪·罗伯茨”。爱德华询问罗伯茨观测所的事情,罗伯茨对他的天赋比较感兴趣,同意分享给他一些观测所的有关信息,但他需要爱德华帮他做些事情。

       之后,爱德华和罗伯茨回到了西印度群岛,进行了罗伯茨的“下一步计划”。他们在加勒比海南部地区奇袭了葡萄牙的皇家宝藏舰队。他们不仅夺走了圣殿骑士辛苦收集的血瓶,还抢走了圣殿骑士的巨型军舰“上帝之光”号。罗伯茨将“上帝之光号”重新命名为“皇家幸运号”,并同意爱德华与自己进入观测所。

       1719年,爱德华与罗伯茨在潘尼苏拉会合,然而霍尼歌德尾随着他们。于是爱德华驾驶寒鸦号将霍尼歌德的追击舰队击败。霍尼歌德的“本杰明号”遭受重创停靠在附近的玛雅遗迹上。爱德华登岛杀掉了霍尼歌德,霍尼歌德临终前指责爱德华毫无远见,对于拿索,对于海盗们的未来毫无作为,并说服爱德华明白圣殿骑士与殖民者之间的不同。而爱德华认为他的死将意味着世界上又少了一个背叛者。

       在解决掉霍尼歌德的追踪之后,罗伯茨和爱德华在牙买加北部的长湾登陆。在那里,他们被当地的遗迹守卫者袭击。爱德华利用自己的刺客本能干掉了所有的守卫者,并和罗伯茨一行人找到了观测所的大门。然而罗伯茨在到达观测所之后,迅速杀掉了自己的部下,并带领爱德华进入观测所内。在走向观测所中心时,罗伯茨向爱德华介绍了观测所的情况,爱德华对随后发生的事情十分惊异。他和罗伯茨来到了一处古代第一文明的仪器附近,在那里,罗伯茨利用圣殿骑士搜集的血瓶和一个水晶骷髅,实现了对鲜血主人的远程监视。这颠覆了爱德华对世界的认识,他说这一切都是巫术。

游民圈子

       爱德华也终于明白原来圣殿骑士寻找观测所的目的就是为了通过这个监视各个征服的领导人从而进行敲诈勒索从而控制他人。然而就在爱德华震惊之余,罗伯茨将爱德华从高台上打落,并带着水晶骷髅自行离去。爱德华从观测所的顶部逃走,但是在从高处下落的过程中受了重伤,罗伯茨将爱德华俘获,并将他交给了牙买加的英国殖民者以获得赏金。

       1721年,经历了数月的囚禁生活之后,爱德华被带去观看玛丽和安妮·波尼的法庭审判,审判中,玛丽和安妮被指控为海盗罪,并将判处死刑。在此过程中,玛丽与安妮以自己怀孕为借口拖延死刑的执行。而托雷斯和罗杰斯则坐在了爱德华的身后。原来罗杰斯打探清楚了爱德华的家庭情况,并试图以卡洛琳为威胁,逼迫爱德华告知他们观测所的位置。罗杰斯甚至提出,只要爱德华带领他们前往观测所,他们将会让爱德华重获自由,并撤销所有对他的罪行指控。然而,深知圣殿骑士计划的爱德华拒绝了罗杰斯,而圣殿骑士们则将爱德华关入户外囚笼,像对待其他海盗那样,准备将其饿死于此。

游民圈子

       四个月之后,刺客大师阿·塔拜在深夜将爱德华救出。爱德华则配合阿·塔拜杀入监狱,救出了玛丽·里德和安妮·波尼。期间,爱德华还探望了已经死去很久的杰克·拉克姆,以及精神失常的查尔斯·维恩。他们的不幸命运深深刺激了爱德华。然而,玛丽因为重病和恶劣的环境,没能生还。

       老朋友的相继离去让爱德华陷入到深深的自责之中,他的自信心也遭受了极大的打击。他开始在金士顿的酒吧买醉,试图麻醉内心的痛苦。在酒醉之后的梦境中,他被罗伯茨嘲讽,并开始质疑自己的处事之道与理想,最终在梦境中的卡洛琳和玛丽的怒吼中,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错误,并从酒醉中醒来,阿德瓦莱在他面前,将寒鸦号归还给了他,并告诉爱德华自己已经加入了刺客组织,并希望爱德华前往图鲁姆,弥补过去的错误。

       爱德华到达图鲁姆后,阿德瓦勒提出不再追随他。他认为刺客组织追寻的东西更有价值。爱德华任他离去,并反省了自己,尽管他获得了财富,却在追寻财富的过程中失去了每一个他在乎的人。他联络了阿·塔拜,希望自己能补偿以往的罪过,这也是玛丽临终的祈愿。

游民圈子

       两人短暂交谈了一会儿,这时,图鲁姆再一次被西班牙圣殿骑士包围了。虽然阿·塔拜仍旧心存芥蒂,但他意识到爱德华身上的某些东西,因此他也选择了相信这个男人。阿·塔拜把绳镖交给这个重燃斗志的刺客,他们联手杀穿了西班牙人的刀林枪阵。最后,爱德华潜入敌酋所在的大帆船,终结了他的性命。

      圣殿骑士被击退了,爱德华、阿德瓦勒和阿·塔拜会合,讨论下一步如何除去罗杰斯、罗伯茨和托雷斯。在此期间,爱德华意识到安娜一直陪伴着自己,尽管他们的朋友一个接一个死去,他却能在她身上找到战友之间的高尚感情。最终,安娜提出接替阿德瓦勒的位置,她成为了寒鸦号上的军需官。

      爱德华前往金士顿,通过金士顿的刺客大师安托得知了罗杰斯的行踪,在解决了安托的烦恼之后,爱德华计划了混入罗杰斯宴会的行动,他窃取了伪装的衣服,然后潜入到了宴会当中,在长椅上用袖剑杀死了罗杰斯,并从他口中得知了罗伯茨的位置:普林西比。

      爱德华再次来到普林西比,在这里他找到了罗伯茨的皇家幸运号,并且瘫痪了皇家幸运号,爱德华登上船和罗伯茨搏斗,在战斗中罗伯茨逐渐不敌爱德华,罗伯茨渐渐明白到爱德华确实是“她”选中的人,罗伯茨临死前希望爱德华处理掉他的尸体,避免圣殿骑士获取更多的秘密。

游民圈子

       杀死罗伯茨后,下一个目标是托雷斯,当爱德华回到哈瓦那的时候发现城市已经戒严,原来托雷斯已经预测到了爱德华的行动提前进行了防备,爱德华一路追踪到一座堡垒里,攻占堡垒后爱德华击杀了托雷斯,却发现这只是一个穿着托雷斯衣服的替身,而托雷斯已经前往了观测所。

       爱德华一路追踪托雷斯的船只到了观测所,爱德华一路穿过圣殿骑士的包围,并解救了被困的守卫者,进入观测所后,启动了防御能量,爱德华巧妙的躲开了这些攻击,并且借此消灭了许多圣殿骑士卫兵并击倒了托雷斯,托勒斯对爱德华说,自己的死是毫无意义的。爱德华则反驳,杀死托雷斯是他对从前犯下过错的补偿,并批判了圣殿骑士统治人类的野心。随着圣殿骑士大师死去了,观测所也恢复了正常,爱德华返回中心装置,发现阿·塔拜、阿德瓦勒和安妮正在等着他。他们把水晶头骨放回了它该在的地方,并共同立誓:再一次封闭观测所。

游民圈子

       阿·塔拜告诉爱德华,一些血瓶在他上一次造访之后被带走了,并建议爱德华继续搜寻它们。爱德华表示同意,但他说自己想先回到家乡去寻找卡洛琳,弥补他们之间的关系。阿·塔拜遗憾地交给爱德华一封信,这封信一周前从英格兰寄来,信中述说了卡洛琳在两年前便已死去。爱德华还由此得知,他有一个女儿,名叫珍妮弗·斯科特。

       爱德华和阿德瓦勒在离别前进行了最后的一次航行,他们去寻找“波尔沃拉号”上的黄金,然而当他潜下水后,寒鸦号便遭到了伪装成同伴的海盗俘虏,爱德华聪明的营救了船员,并将海盗们击败,在此之后,爱德华决定回到英国,并将大伊纳瓜留给刺客组织作为基地,阿德瓦勒告诉爱德华,罗杰斯幸免一死,并且回到了英国,爱德华表示一有机会他便会去对付罗杰斯,同时爱德华也邀请安妮一起去英国,但是安妮拒绝了爱德华,她表示英国不是一个爱尔兰人待的地方,同时他表示爱德华是个好人,如果能在一个地方待上一个星期以上,他一定会是个好父亲。

游民圈子

       回到英国的爱德华试图寻找当年害死他父亲的凶手,他找到自己的母亲,但是由于当年的事情,母亲十分痛恨爱德华,她不承认爱德华是她的儿子,于是爱德华找到了卡洛琳当年的女仆萝丝,并得知了卡洛琳的父亲,圣殿骑士埃米特·斯科特的线索,最终爱德华了结了和岳父之间的恩怨,之后爱德华开始寻找卡洛琳的未婚夫,马修·哈格,但是在找到马修之前,他找到了马修的父亲奥布里,以及当年被他杀死的叛徒刺客邓肯·沃波尔的表哥,刺客罗伯特·沃波尔,沃波尔提议给予肯维海盗行为的赦免以及新生活和财富来交换马修的性命,他希望能避免“另一次野蛮的行径”,他还向爱德华做出感谢的姿态,这是出于爱德华杀死他的表弟这个为了利益而背叛刺客、给家族蒙羞的败类。沃泊尔还希望爱德华放伍兹·罗杰斯一条生路,因为罗杰斯贩卖奴隶而被圣殿骑士团开除,不会再对刺客组织构成任何威胁了。

       从沃波尔那里得到赦免令后,爱德华来到了伦敦并加入了英国兄弟会。在这里遇见当地地主的女儿泰沙。泰沙通过她的家族关系在1725年为爱德华在安妮女王广场买下一作宅邸。两人成婚并生下了一个儿子,这个人就是后来著名的北美圣殿骑士大团长——海尔森·肯威。爱德华与前妻的女儿珍妮也融入了父亲的家庭。

       在加入英国刺客兄弟会后,爱德华的地位迅速上升,最后和刺客米科一起成为了兄弟会领袖。爱德华为兄弟会带来了极大的稳定。爱德华将伦敦的上流社会乃至黑帮都串联起来。并与米科一起,将圣殿骑士的势力控制住,进一步发展了刺客在英国的势力。而这一势态一直延续到了爱德华去世之前。

       爱德华使用他的商业公司作为掩护环游世界,寻找第一文明遗迹,他觉得一定还有其他第一文明留下的东西还未发现,并在他的个人日志中写下了有关其的位置的线索,这其中就包括了海尔森当年在美国寻找的大神殿的地址线索。

       而第一文明的遗物——裹尸布也是爱德华发现的,裹尸布拥有愈合一切伤口的能力,甚至是致命伤。爱德华将裹尸布隐藏起来,将它放入了一个第一文明所做的盒子,只有相应的第一文明钥匙才能打开盒子。为了保证裹尸布不被发现,他将盒子藏在了当时伦敦的最大监狱伦敦塔中,并将钥匙放置在了圣保罗大教堂屋顶的密室中。这枚钥匙直到一个世纪以后的弗莱姐弟俩才被发现。

       1733年,爱德华一家人在英国皇家剧院观看一场演出,结束以后爱德华的商业竞争对手——圣殿骑士雷金纳德·伯奇出现,并帮他抓住了袭击他们的一个劫匪,两人因为是否处死这名劫匪而产生争执,最终两人握手言和,而伯奇最后为了接近爱德华获取第一文明相关的线索而成为了爱德华的高级财务经理。

游民圈子

       不过事与愿违,很快珍妮弗发现了伯奇是一名圣殿骑士,他告诉了父亲,爱德华和伯奇摊牌,伯奇逼迫爱德华交出日记,爱德华拒绝了伯奇,于是大约一天后,他雇佣了一群杀手潜入爱德华家中抢夺日记,他们用剑刺穿爱德华的胸膛,杀死了爱德华,随后抢走了日记并劫走了珍妮弗,而海尔森则幸免于难。


       爱德华死于1735年,年仅42岁,作为一名伟大的刺客,虽然爱德华在前几年因为自己的鲁莽而犯下了许多错误,自己的亲朋好友都死去或者疯掉,但是之后的他改变了自己,并且凭借一己之力振兴了加勒比海域的刺客组织。他的旅行发现了许多第一文明遗址,为后来的作品留下的伏笔。爱德华的医生是不幸的,他的遭遇和佛罗伦萨的伟大刺客艾吉奥十分相似,只不过艾吉奥和他的经历很像是倒过来一样,早年的艾吉奥经历的悲痛的打击,老年才获得了安稳的生活。而爱德华在早年的生活相对平静,而在去世之前的生活却被圣殿骑士搅得支离破碎。

       他在伦敦大幅发展了英国的刺客组织。不幸的是,随着他和米科的遇害,英国刺客组织彻底被圣殿骑士击溃,并且在之后的一个多世纪内沉寂了下来。直到1868年弗莱姐弟俩来到了伦敦,他们和亨利·格林一起重建了伦敦刺客组织,并将圣殿骑士势力赶出了伦敦。在那期间,伊薇通过研究爱德华的日记,最终发现了裹尸布的隐藏地点并得到了它。

       不仅如此,爱德华在日记中对第一文明大神殿的研究引导他的儿子海尔森找到了大神殿的地址,进一步使得他的孙子康纳得到了进入大神殿的钥匙。最终在2012年,戴斯蒙·迈尔斯成功进入大神殿并阻止了太阳耀斑,拯救了全人类。当年那个号称2012.12.31的世界末日论,被一部游戏巧妙的化解了。

       他的战斗技巧十分精湛,并且能熟练的使用各种武器,在伦敦的时候他还发明了剑杖,这种更适合携带和战斗武器让他更有效的保护自己,而他也将这些技巧教给了自己的儿子海尔森,同时他还不忘鼓励儿子海瑟姆独立思考,而不是盲目相信家教的说辞。爱德华也的确做到了一名好父亲。而他当年所穿过的刺客长袍,这件长袍最终归殖民地刺客的导师阿基里斯·达文波特所有,这位导师对长袍进行了修改,并传给了爱德华的孙子康纳。


【总结】

      刺客信条系列在2代用了3部游戏加一部动画短片以及小说漫画来塑造一位伟大的刺客大师艾吉奥奥迪托雷,我们不可否认艾吉奥的人格魅力真的是让人十分难忘,但是肯威家族,育碧同样用了3部游戏,小说来表现出肯威三代人与众不同的人生,如果说艾吉奥的一生,是一部莽撞青年逐渐学会人生百态,从而改变自己的人生理念,进而去改变身边,改变世界的话,那么爱德华肯威,则是用自己与众不同的刺客生涯,给我们展示了一个敢爱敢恨,一生波澜壮阔,从无知到沉稳的性情中人,肯威家族的故事,远比艾吉奥的故事更加复杂和精彩,它所串联起来的故事,涵盖了3代乃至枭雄总计5部作品,而我们的爱德华·肯威,就是这波澜壮阔的故事里的开端,爱德华这个角色不辱使命,带着《刺客信条4:黑旗》这部堪称史上最爽快的刺客作品,带领这个IP一扫3代的低谷,重新回到了一个高峰。

游民圈子

如果万物皆虚,那我们应该相信什么?如果万事皆允,那我们为什么不追随自己的欲望呢?

——爱德华·詹姆斯·肯威

游民大杂烩

欢迎来到游民大杂烩

前往圈子

游民星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