型月世界中独一无二的“冠位人偶师”一个外号却是她永远的痛

       编: 折刀

  这年头,许多ACGN人物都有一些外号,而这些外号,往往都带着些调侃意味。

  例如“团长”阿喀琉斯(因为发型一致风评被害)、紫色老太婆(年龄梗)。

游民圈子

  尽管这些外号多半都有点“迫害”的意思在里面,不过,即使你真的对这些角色直呼其外号,按照设定,应该也不至于有性命之虞。

  顶多就是脑袋被摁在键盘上而已。

游民圈子

  但是,我们今天的主角就不一样了。

  比起其他这些角色的外号,她的外号不仅没有调侃的意味,甚至念起来还颇有几分气势——“伤痛之赤”。

  可是,胆敢用这个外号去称呼她的人,坟头草都已经三尺高了~~

游民圈子

  她就是苍崎橙子,苍崎青子的姐姐,苍崎家的长女。

  她主要登场于《魔法使之夜》和《空之境界》,在《君主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中也有出场。(可惜她的戏份在《事件簿》动画中几乎被剪光了)

  尽管她没能继承苍崎家的魔法,可是,也正因为如此,她才能成为型月世界中几乎独一无二的“冠位人偶师”。

游民圈子

01 形象多变的大姐姐

  型月世界中的许多初期角色,画风都会随着时间而发生较大的改变。

  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要归结于“临时工”(武内崇)的画风进化。

  例如型月最初的女主角——月之公主爱尔奎特。

  《月姬》游戏发售时,武内崇的画工还是稚嫩了些,画出来的公主有点粗糙。而她的颜值在《真月谭月姬》动画中跌至谷底,好端端一个少女公主被画成大妈脸。

  不过,随着武内崇的画工(指画saber脸的熟练程度)越来越精进,公主的脸也越来越趋于美型(和saber化)。

游民圈子

  而苍崎橙子的形象改变,几乎无法用“画风突变”来形容——这明明就是换了个人吧!

  橙子最广为流传的形象,应该是她在《空之境界》剧场版动画中的样子:红色长发,常常扎成马尾,通常身着颇有女白领风格的白色衬衫。

游民圈子

  这一形象与她在《魔法使之夜》游戏中呈现出的形象大体相符,然而,在《空之境界》最早的人设图中,苍崎橙子是一位蓝发女性。

  身着颇具贵族气质的服装,身上通常带着一件橙色的饰物。

  (不过这个人设图……怎么看起来像白发。)

游民圈子

  而《空之境界》还通过随书的人物资料给出了橙子少女时代的人设——橙子为黑色长发,身着礼园学生制服的少女形象。

  看到这个水灵灵的小姑娘,再想想橙子在《空之境界》中那一副历经沧桑的模样,只能感慨一句:岁月真是把杀猪刀。

游民圈子

  不过,虽然橙子的人设前后变化巨大,但是,除了那个最初的“蓝发橙子”的人设是真的作为废案消失了,其他人设依然可以串联起来:

  从她妹妹青子开启第五法之后头发变红的模样来看,她们苍崎家也许是有“红色有角三倍速”的传统,一旦爆种就会黑发变红发。

  在她去魔术协会进修的时候,她的一头黑长直就变成了红长直。

游民圈子

  后来,在《魔夜》中,她为了回来找妹妹复仇,夺回苍崎家的传承,她剪掉了自己的长发,作为和金狼贝奥签订契约的媒介。

  所以,在《魔夜》中,才有了短发橙子的形象。

游民圈子

  当然,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她喜闻乐见的翻车了,还被妹妹下了“十年内返回三咲町就会变成马达加斯加跳蛙”的诅咒。

  她又开始了四处流浪的生活,一头长发也渐渐蓄了起来,最后,在《空境》中与读者见面的,就是长发OL橙子姐姐了。

游民圈子

02 冠位人偶师

  提及苍崎橙子,就不得不提起时钟塔给她的封号——“冠位人偶师”。

  在型月世界的设定中,“冠位”是时钟塔魔术师的最高阶级,而橙子作为人偶师的资质,也绝对配得上这个称号。

  橙子制做人偶的技术有多NB呢?两仪式在和浅上藤乃的战斗中断了手臂,她立马就给她做了条新的,还让这个义肢可以抓握灵体。

  在《fsn》的HF线春归结局中,身体已经崩坏的士郎,也是靠橙子留下的一具人偶躯体活了过来。

  樱为了买下这具人偶,卖光了间桐家的藏书。

游民圈子

  当然,橙子最厉害的地方在于,她打破了人偶制作中的限定——人可以制作比人类更高级的人偶,却无法复制人类自身。

  她为自己做好了备用躯体,每当自己死去,下一个“自己”就会继承她的所有记忆然后苏醒过来,开始行动。

  就连她自己也分不清楚,现在的自己到底是复制品还是真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已经做到永生了。

游民圈子

  正因她掌握了这等禁忌的技术,她才受到了协会的“封印指定”——通俗点说就是:“您太NB了,所以我们需要把您抓起来研究一番。”

  橙子当然不会老老实实束手就擒,她立刻离开了时钟塔,开始了流浪生活。

  而死在她手上的封印指定执行者也有十几个了,也许某些执行者已经跟她一换一了,但是奈何橙子有复活甲,最后这些执行者也不敢来找她麻烦了。

游民圈子

  除了制作人偶之外,橙子对于卢恩符文的造诣也是极高的。

  尽管她的水平不可能和库丘林、斯卡哈之类的神代英雄相提并论,可是,她能重新构筑卢恩的魔术基盘,还解析了几个本来已经消失在神代的卢恩文字。

  可以这么说,她把本来已经死去卢恩符文复活了。

游民圈子

  橙子还会做一些小物件:

  例如,《月姬》中青子送给志贵的眼镜“魔眼杀”,其实就是她从橙子那里抢来的。

  这副眼镜本来是橙子打算给式姐的,被后者拒绝了。

游民圈子

  她自己的眼镜,虽然也有作为眼镜的正常机能,但是,其主要作用,还是一种自我暗示:戴眼镜与不戴眼镜的橙子,是两个人格。

  戴着眼镜时语气婉柔,放下眼镜时会变成冷冷的语调。

  在《空境》中,这一特征并不明显,而《魔夜》中作为“复仇者”出现的橙子摘下眼镜之后与之前简直判若两人。

游民圈子

  即使迟钝若草十郎,见了她摘下眼镜之后,也像是青蛙看到了吐信的毒蛇一样。

游民圈子

  正因如此,苍崎橙子还有一个不那么雅观的外号——“杰哥”。

  摘下眼镜就会封 印 解 除,露出本来面目。

游民圈子

  青子&有珠:橙子姐不要啦!

  橙子:来,让我康康你们魔术回路正不正常(说着就在雪地上湿吻了有珠)。

游民圈子

03 伤痛之赤

  其实,原设中的八云紫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年龄,被当面叫“老太婆”也只会付之一笑;就算你作死去吐槽仗助的发型,也只会被揍进医院。

  但是,凡是叫过橙子“伤痛之赤”的人,无一例外,坟头草都已经三尺高了。

  为何看上去云淡风轻处变不惊的橙子姐姐,会对这么一个外号深恶痛绝,这,就得从他们苍崎家那个坑孙女的爷爷说起了。

游民圈子

  青子和橙子的爷爷是魔法使,而最开始被作为继承人培养的,就是橙子。

  她虽然只有23条魔术回路(士郎27条),但是,她魔术回路的质量却非常高,精密度无可比拟。

  她被作为“魔法使之卵”培养长大,而青子则一直过着平静的生活。

游民圈子

  她作为魔术师的卓越才华,再加上她作为魔法继承人的身份,让她十岁时便已崭露头角,无数出身名门的魔术师纷纷登门拜访。

  她自己也非常努力的回应爷爷的期待,甚至因此而视力下降,所有人,包括她自己,都在期待着她成为魔法使之后的英姿。

  直到她18岁那年,爷爷突然宣布,苍崎家的魔法由她的妹妹来传承

游民圈子

  对于橙子来说,这件事情无异于晴天霹雳:

  这就好比你寒窗苦读十年,北大清华的通知书都已经快要拿到手上了……

  结果,等你真的拿到之后,却发现上面写着另一个人的名字。

  愤怒的橙子当即和苍崎家决裂,摔碎了眼镜之后出走了。

游民圈子

  她作为魔术师的才华无可置疑,在时钟塔迅速崭露头角,人偶术、卢恩符文两开花,年纪轻轻就获得了“冠位”的位阶。

  可是,糟心的事情还是一件接一件,时钟塔给她的色阶称号是“橙”——并非三原色中的“红”,也并非与她相配的“青”。

  嫉妒她的同学这么揶揄她:

  “被自己妹妹夺走继承权,为了报仇而进入教会的人并不适合纯粹的颜色。

  很讽刺的,苍崎得到跟她姓氏相反的赤之位,是跟自己名字一样的俗气颜色。

  跟橙色魔术师相配的颜色!那是无法彻底成为原色之赤的瑕缺之赤色。

  哈哈,这不是很适合那女人的称号吗!”

游民圈子

  因此,时钟塔里的魔术师背地里就给她取了这么个外号——“伤痛之赤”。

  可以说,这个外号,是她被作弄的前半生的高度浓缩的体现:被家族抛弃、被同学嫉妒、明明是天才却没有得到天才应有的一切。

  这也许就是《魔夜》中她向青子复仇的原因:她要把本来属于她的一切,不管是魔法传承,还是“青”的色阶,全部夺回来。

游民圈子

  只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橙子也逐渐学会了放下。

  青子下的诅咒,她其实早就通过更换身体解除了,她也没有返回三咲町继续搞事。

  在《空境》中出现的她,少了几分锐气,多了一点人情味。脱下了布满防御的魔术礼装,穿上了白领的白衬衣。

  就连她的同学荒耶宗莲都吐槽她:你还真是堕落了。

游民圈子

  作为魔术师来说,她确实是堕落了:不再执着于“根源”和“魔法”,默默守候着黑桐干也和两仪式两人。

  但是,作为人类来说,她却是成长了:“魔法”这种奇迹,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无需过分执着。

  她本来就已经够强大了,冠位人偶师,卢恩符文的复活者,不需要再来一个第五魔法来证明自己。

  到最后,一切都已成过眼云烟,只在橙子心里,留下了“伤痛之赤”这个碰不得的逆鳞。

游民圈子

  和一直昂扬向上高歌猛进的妹妹不一样,橙子有过愤怒,有过不甘,但在经历了一系列大风大浪之后,最终选择了自由自在的生活,与自己的过去和好。

  这样饱经世事无常之后打磨出的潇洒与自信,也许正是苍崎橙子身上最为迷人的地方吧。

游民圈子

百家争鸣

深度好文,独到观点,全都在这里~

前往圈子

游民星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