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狼的一些剧情点整理

精品
自知才疏学浅,无力全面概括只狼剧情,只好写一些想到的剧情点,望抛砖引玉。

部分观点和理解吸收自其他人。序号顺序仅做分段。



1. 乱波众是仙峰寺所养的忍者,游戏里戴着各式斗笠的侏儒即是他们,他们平时的任务是帮仙峰寺坑蒙拐骗,定位大概类似未见村的布袋哥,但是一心将亡苇名动荡,仙峰寺也派他们来苇名城暗中观察,他们也正是天狗一心所指的“老鼠”之一了。

值得注意的是几乎所有的乱波众都在某些犄角旮旯里挖找些什么,这一行为不禁令人困惑。

就游戏的暗示来看,乱波众应该是仙峰寺的专属忍者才对,黑笠说过他曾经就是其中一员,而去铁炮要塞的将死乱波众也提到怀念寺里的钟声。但是,后期赤备军也有红色斗笠的乱波众。针对这一情况如何理解尚无定论,也许是部分乱波众当了带路党。

很真实的一点是,乱波众和他们在仙峰寺里拿双刃关刀的斗笠大哥一样,都是秃的。


补充①:乱波众就设定来说更像是一个组织而非职业,因此如果一定要理解红斗笠乱波众,私以为视为叛变者更合适。毕竟赤备军那么精锐,孤影众个个都是精英,混杂其中的这几个乱波众也太弟弟了……

②:初遇白蛇后面的第一个火背后有一个乱波众,杀掉会给一个文件,提示初遇白蛇的那个山谷里有鸣种可以捡,在游戏中算是个小提示,但是在剧情上就不好理解了——难道仙峰寺派他们趁乱到苇名来盗采珍贵药材来了?



2.游戏中另外还有两个主要的忍者派系,一是苇名的忍者组织寄鹰众,也就是城里屋顶上的白毛黑毛鸟人,他们的特点是统一佩戴天狗面具,从一开始跟屑一郎偷袭狼的过场中就可以看的很清楚,他们的面具和天狗一心是一样的,而他们确实也是一心直属的忍者,大概类似于苇名本地的锦衣卫。在游戏开始的时候,他们大多已经回到城里防守,少部分在外部执行任务,例如菩萨谷的几位,其目的尚未可知。

孤影众则是内府军的忍者组织,算是幕府的精锐特工,他们统一着装成基佬紫,擅长用腿,通常只露出右臂,左手弓着藏在披风之下,显得好像人均杨过一样。显然庞大的幕府是不可能专找断臂忍者来训练的,实际上他们也确实双臂健全,使用如此的打扮大概是因为他们的秘技除了夺命脚以外还有剧毒三连拳,为了遮掩这一绝技,他们故意隐藏了用毒的左手。不过孤影众里还有一部分是喜欢玩狗的,水生村篝火旁边那位存疑,但枭回忆里第一个孤影众是操纵忍犬的典型。

孤影众则是提前进入苇名的另一批老鼠,也是苇名一心化身天狗之后的主要斩杀对象,他交代给狼去杀的只是几个乱波众,而他所在的地方总是有孤影众尸体的。也难怪,孤影众小兵可以轻松单杀一个苇名武士大将,潜入天守的孤影众随便虐杀苇名流弟子和寄鹰众,而后期的双孤影众不逃课的话可以把狼打得不能自理,也只有一心能亲自出马斩杀他们了。


值得一提的是,物品说明上(好像是念珠)提到孤影众首领有十七个孩子,他们掌握毒手、忍犬等绝技。这也许是暗示孤影众正是由此人和其十七子组成的精锐团体,不然实在是没有必要提到十七子这一个信息。不过目前大概还没有人考据这游戏里是不是真的只有十七个孤影众…………



3.在明确孤影众的身份和立场以后,有些细节就变得耐人寻味——游戏里第一个孤影众是在哪?没错,是在竹林坡三重塔,也就是平田宅邸藏神器雾鸦的地方,为什么三年前会有一个孤影众出现呢?枭所勾结的真的只是山贼势力么?这不禁令人怀疑,也许枭在三年前,甚至更早,就和内府有所勾结了,而山贼袭击平田宅邸,也许就是枭和孤影众策划的——一个证据就是,那个孤影众在发现你之前,是站在塔上眺望火海中的平田宅邸的,大概是作为幕府观察员吧,那么幕府无疑是事件的参与者了。

(之前没打枭的回忆,枭的回忆里大量的孤影众毫无疑问确定了枭就是勾结内府军和山贼袭击平田宅邸的二五仔,然而讽刺的是,孤影众和山贼们根本瞧不起他。)

枭的反叛是第一次地图变动,其目的应该是为内府军正式入侵的准备,这一次实际上孤影众的重点是试图和枭一起攻击苇名要害,这一次的地图变动并不是像赤备军入侵一样全面的,相反,孤影众所出现的地方往往是有关键目标或者关键路径的,例如两个孤影众守住了去楼顶的路,一个孤影众封死了去白蛇神社的路,一群孤影众在屋顶清理寄鹰众,还有天守内部对尚不知情的苇名弟子的屠杀,都是试图在开战之前就对苇名内部造成伤害。

还有一位不得不提,那就是那位孤影众太刀足兄弟,他被派到井里去收拾狼。他可能是孤影众里最客气的一个了,你甚至可以过去先和他谈谈,谈完了再弹,反正他是来找茬的,怎么谈都要弹。不过他谈话的内容表明有人告诉了他这样两个情报——有个狼忍者在这挂机,而且还有不死的能力。那么是谁告诉他这两个情报的呢?小兵们虽然知道,但是连小兵自己都瞧不起挂机了三年的废物狼,即使有人偶然从小兵口中窃听到这样的情报也不至于出动一名孤影众吧,那么知道这情报并且确实认为狼是个威胁,打算尽早铲除的,恐怕就只有枭了。这无疑再一次印证了枭是个二五仔。毕竟,只有枭知道狼出乎意料的击败了蝴蝶,并真正视为威胁吧。

然而他却没料到,这条二五狼才是内府军攻破苇名的关键助力……



4.源之宫里面的男女是差异很大的,下肢变成触手,吹笛子的是淤加美族男性,而人形长脖子,打打杀杀的是淤加美女性。(男女的特征和科斯的儿女的特征截然相反……)

从飞渡浮舟和飞渡螺旋云的图示看得出其主角正是一位长发长脖子的形象,也就是淤加美族女武者巴。

苇名城遗冢那里有一大一小两座墓碑,上面是有刻字的,大的墓碑似乎是X忍巴之墓,小的是X之墓,后者应该是丈没错,前者的第一个字我认不出来,还望大佬补充。尚不明确是否是衣冠冢。但是显然那座墓被挖开了————谁跟你说巴死了就不能打?DLC警告!

游戏里疯狂渲染巴的强大,却始终不给你见一面,这个套路还不够熟悉吗?还记得天国的A大、亚伦、劳伦斯、路德维格、玛利亚吗?


补充:我下意识的认为源之宫里的两种变异人是淤加美族的男女,但是有人指出也许他们并不是分别代表一个种族的男女两性,也许男性,也就是吹笛子触手下体的,是真正的“贵族”,而和巴一样长脖子人形的,是真正所谓的“淤加美族”。前面我确实有些先入为主了,具体怎样认定这两种还有待深入研究。



游民圈子


5.佛雕师本来是个无名忍者,因为年轻时和一个女同伴“爱哭鬼”川蝉在菩萨谷修炼,模仿猿猴的动作而得名“飞天猿猴”。后来佛雕师独自出山,川蝉留在了菩萨谷。

他可能本意是出来闯荡,但随着不停杀戮,发现杀人轻而易举,竟然沉迷杀戮却忘记为何要杀。这一过程中由于杀人无算,怨火缠身,几近堕入修罗。后请当时著名的剑圣一心斩断左臂而免于修罗化。然后机关师道玄为他制作了精良的忍义手,使得飞天猿猴得以重新恢复战力,甚至更强。然后加入了有枭、蝴蝶、道玄、一心等人的苇名众投身复国大业。他最偏爱的忍义手是斧子,斧子也因他而得名。大概因为之后战绩,又因为独臂,而得到了只猩的名号。

他也许回过菩萨谷找过川蝉,但是没有找到,自此没有了同伴的下落。直到只狼杀了狮子猿拿到了爱哭鬼的手指,只猩才明白爱哭鬼应该是被狮子猿吃掉了。而爱哭鬼之所以战败,大概也是拿刀插了狮子猿的头以后自以为战斗结束,却不知道狮子猿是不死的,因此爱哭鬼大概被偷袭身亡然后被吃掉了。

战争导致生灵涂炭,虽然免于堕入修罗,他还是成了怨恨之火的载体,后来只得退隐破庙,靠雕佛和咒符压抑内心的怨火。因为心中有怨恨,因此雕出来的佛像总是愤怒的,而睡眠也只能梦到无尽的怨火,就此痛苦的煎熬了近二十年。

最后,随着内府军的入侵,苇名即将灭亡,佛雕师选择不再压抑自己,化作怨恨之鬼,将无尽怨火施于赤备军头上。

游民圈子

(似乎普通流程打怨恨之鬼之时只狼认不出他就是佛雕师,而复归常人线,佛雕师曾要狼终结他的痛苦,在打怨恨之鬼的时候狼会认出他来。)

(本条经过大量修改,之前个人理解确有不妥,感谢指正)



6.关于仙峰寺的那个铠甲武士,穿着一身典型的欧式重甲,算得上是魂系列固定的走错剧场的角色了。他和他的儿子罗伯特来自“南蛮”,为了救将死的罗伯特而来苇名寻求不死之道,他们一路上贩卖特产鞭炮维生,最后他成功找到了钻研不死的仙峰寺,但是老罗大概救子心切被秃头们给诓了,他被要求守着仙峰寺入口,击败一千个入侵者达成所谓的“千本刀”才能换来罗伯特的不死,但是罗伯特呢,大概早早就被秃头们拿去做变若之子的实验了吧。

因为罗伯特得了什么上帝都治不了的病,看上去还有点牛逼的老罗仰慕苇名这座有着神奇血疗技术的城市而来……蛮熟悉的剧情诶。



7.关于游戏中所指的龙的故乡“西方”是否是指中国这件事虽然很有可能,但终归无法确定,毕竟……北海龙王和樱龙的能力感觉不是很像啊!

但是南蛮这点是可以确定的,我们理解南蛮很容易会代入中文里的本意,指南方的蛮夷,难不成老罗是澳大利亚来的?其实……日本人这个词是乱用的,详见百度百科南蛮贸易。

所以南蛮可以指荷兰和两牙,乃至广义的整个欧洲地区,那么罗伯特和他爹的来源就没问题了。只是他们居然会靠着鞭炮的技术挣盘缠,苇名那一片到底是有多落后啊?难道这种东西,不应该是先从中国学到,比欧洲早掌握个几百年吗?



8.游戏的后期会在一些地点刷新敌人的灵体,主要是寄鹰众和苇名弟子,使得原本不难的地方还稍微增加了点难度。这一现象应该就是对应载入界面所说的逢魔,因为游戏后期到了傍晚时刻,被你杀的怨灵们开始出来报仇了……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既然他们都是趁逢魔时刻出来的怨灵,那么他们的刷新地点也许是有一定暗示性的,也许他们所出现的地方就是他们死的地方!

最让我在意的是在水生村的离岸侧有一小片田地(或者是墓地?我忘了)那里在后期会刷大概三个寄鹰忍者,如果按照这个思路,可能是一心注意到水生村有什么不对,派了忍者来调查,但是他们都死在了水生村,被埋进了田地里,因此会刷新在这个并不怎么挡路的位置。如果这个思路成立,那么几乎每个会刷这种幻影的地方都有剧情可以探究了。但是这只是个非常不成熟的想法,可信度有限,往抛砖引玉。



9.从前有一只可怜的白猿,他原本和配偶棕猿一起快乐的生存在他们温馨的旧巢穴,可是快乐是短暂的,他的配偶终究还是逝世了,他却因为喝了奇怪的水而无法死去,只好孤独的活着,守护着最喜欢的小花,也许有一天碰到另一头猿,可是他没等到那一天,却等来了一个莫得感情的狼,不光杀了他,还抢走了他最爱的花。

好在他并不会死,他趁狼走后悄悄爬了起来,发现花没得了,就默默回到了自己的旧巢穴,有幸碰到了一只可爱的棕猿一起生活,可是日子没过多久,那个狼又来了,不光杀了他的新配偶,还把他给杀透了,这狼怎么这么坏啊!


*人话版:白猿年纪颇高,早年和配偶棕猿一起生活在他们的巢穴。不巧狮子猿饮水处这个地方是源之宫瀑布的直接下流,白猿在此饮水的时候不幸被虫附体,成为不死的附虫者,甚至可能是第一个附虫者。这导致他无法死亡,乃至于配偶死去之后仍然只得孤独的活着,守护棕猿最爱的小花。后来被二五狼一次忍杀斩首,宿主死亡导致虫子掌控身躯,二阶段被狼把虫子扯出体外,因为狼当时不知道用不死斩彻底杀死白猿,所以以为扯出虫子就杀死它了,但是它可能趴了一阵子又缩回去,然后捡起刀和头溜了。二阶段结束白猿的尸体消失应该只是游戏性考虑。

而后白猿回到了旧巢穴,这里的顶部洞里有一个猴子和猿酒,旁边是一个棕毛骨架,应该就是原配棕猿。白猿不知怎的又碰到了另一位棕猿一起生活,却又碰到二五狼过来,这次二五狼彻底杀死了白猿。也许是白猿、棕猿和爱哭鬼的怨气积累,化作了七面武士。

如果此时狼没有获得不死斩,即先去打狮子猿,不去仙峰寺,再走苇名之底,那么P2的忍杀仍然是把虫子扯出体外,无法彻底杀死白猿,白猿的尸体会趴在地上时不时的抽搐,虫子也会一直在动,这一次大概狼把无首白猿给打残废了,虽然仍然没死透,但是没法再爬起来了,直到狼拿了不死斩再过来补刀。

*白色狮子猿有且只有一只。从白蛇神宫和苇名之底毒沼的相邻来看,狮子猿的巢穴距离狮子猿饮水处应该也很近。



10.无论是三年前平田宅邸还是源之宫山坡上,那两个坛子贵人都是坏东西。他们究竟是什么生物犹未可知,也许是怕吓到人而钻进坛子的淤加美族。但是你用其中一个人给你的毒饵毒死鱼王,给鱼饵的那一个坛子贵人就会成为红眼鲤鱼,而另一个则会死。这一点就很神奇,因为即使你是用了三年前的毒饵喂了当下的鱼王,三年前的那位同样能成为鲤鱼,即使那个时候鱼王还没死……所以三年前的回忆大概真的是一种很神秘的物理穿越而非单纯回忆。

但是讽刺的是,通过道顺的支线我们收集了红眼鲤鱼的红眼,那提到这是成不了鱼王的鲤鱼才有的红眼,而坛子贵人所变成的鲤鱼正是红眼鲤鱼,因此可以说,虽然这俩坏东西都试图骗一个二五仔去毒死鱼王自己取而代之,但是他们最终都还是失败了。



11.淤加美后裔,也就是坠落之谷玩枪的那些,他们是淤加美族和苇名人的后代,龙化的外貌已经不太明显,更像是蛇人的模样。但是他们出于某种原因他们选择绷带缠身,除了人形和不再能一眼识别出来的长脖子,并不能看出太多信息。他们这一族全部都是女性,拉近观察模型可以看到他们的面部大概是褐色皮肤的人类女性的模样。因为他们有两位精英蛇眼,所以为了方便姑且容我称他们为蛇眼一族。

苇名的人和蛇眼一族应该是某种同盟的关系,因为苇名这穷乡僻壤缺少资源,火力比内府军弱一个档次不止,而蛇眼一族却独善枪炮与枪法,这就要归功于坠落之谷的特殊资源和蛇眼一族的独特视力。所以,苇名正规军的火力支援是由蛇眼一族的炮手担任的,在虎口阶梯前面一点的大门上以及遗冢下的塔楼上,一共三个炮手都是蛇眼一族的人。如果你在杀了狮子猿之后去苇名之底的毒沼,你会发现那里拿大铁炮的蛇眼族人和前面的那三个苇名军里的炮手是一样的。

那么这又引出了一些问题,坠落之谷对苇名来说究竟是怎样的一块地方?铁炮要塞是蛇眼一族自己修建的堡垒,还是有苇名帮助,为了守护什么东西而建立起来的呢?既然铁炮要塞的佛堂钥匙在苇名,他们之间的关系绝不是老死不相往来的,但是具体是怎样,还有待分析。



12.还有就是菩萨谷,那里有几个寄鹰众的忍者在玩猴,他们又是出于什么目的不回苇名保卫屋顶而留在这里的呢?

窃以为,只猩正是从菩萨谷修炼出来的,也许菩萨谷在苇名建国之后被当做训练忍者的后花园了?不过,目前这方面的信息还少得可怜……

13.打完四个结局之后我发现了很有趣的一点,一心作为剑圣,他的剑术真正传承给谁了呢?不是天赋异禀的二五狼,不是视如己出的屑一郎,反而是被只猩捡来被道玄养大的“医师”永真,也就是本代的防狼女/防咳女。

虽然他确实把苇名流的剑术传给了狼,但是那里面仅仅是拜年剑法和居合两招罢了,这是天守里面的一众苇名弟子都在学的,并不算什么“秘籍”。而无心流则更多的是一种思想,也就是融合外来流派创造新招式的思想,这一个确实传给了狼没错。

但是他其他的招数呢?缓慢三连,居合十字斩,居合斩加横扫等等招牌招式呢?全都教给了“柔剑”永真。打过剑圣一心、柔剑永真和老年一心三个人之后,这一点显而易见。

只是不得不提,永真毕竟还是女子,其剑术不如剑圣一心那样凌厉。就连向老年一心学的那个迷之投技过肩摔,也柔得不行。而老年一心的一阶段和剑圣一心颇为相似,但是却也明显看得出一心老矣——在非破绽的情况下主动去进攻老年一心,他大概率侧身闪避(即使是横砍也能闪……)然后反手给你拦腰一刀;在部分招式放完以后,他甚至会主动后撤步避开你的反击;拜年剑法如果第一下就被格挡,他会有很明显的被弹开的动作————全盛的剑圣一心可是从来都是格挡、硬抗和超高进攻性的,这几点区别无疑体现出老年一心确实已经老了。



游民圈子

14.至于老年一心的P2……这个已经无法用科学解释了,姑且认为是意识到自己一日不如一日的一心为了弥补身体素质的下降,而向劳伦斯、恶魔王子、老恶魔王等人学了些东西吧。

由此也令人不得不怀疑剑圣一心的P3,虽说苇名流的唯一要义就是取胜,为此一切高尚的不高尚的招式都可以用,包括且不限于戳脚趾、裤裆掏火枪、中途掏长枪,但是这还是限于武者的范围内的,像龙胤这种神秘力量,以及法术之类的东西,剑圣一心应该是会拒绝的,但是他还是在P3莫名领悟了巴之雷。难道在屑一郎跟巴学习的时候,他也悄悄学了巴之雷想转职魔剑士不成?我个人更倾向于这里纯粹是游戏性考虑了,雷电毕竟在魂宇宙里从来都是最高逼格的东西,给剑圣一心最后一个阶段加个雷电(以降低难度),很合理嘛!

不过这件事也取决于你怎么看,说不定原本的P3不是这样的,改成这样其实是老贼的怜悯——你怎么知道剑圣一心的P3原本不是再掏一把长枪当双枪侠呢?



15.弥山院是游戏里另一个小派系,看名字应该是某个小庙,但是神奇的是他们是个培养忍者杀手的庙,这一点在圆真的名号和糖的物品描述里都提到了。

弥山院的人基本就是那些黑白袈裟的长枪僧兵,全游戏一共就只出现了四个,一个是竹林坡拦路的圆真师傅(成昆,是你吗成昆?),一个是竹林里的黑白双煞,还有一个就是遗冢附近的黑衣僧兵。

最后一位还稍微有点剧情,他应该是被苇名正规军雇佣来反忍者的,看守遗冢那个位置也许就是顾虑到大概只有忍者才能走这边进苇名城。但是苇名式微,连他的工资都发不出来了,他因此有些无心工作。而赤备军入侵之后,他更是独自一个人逃到桥上,自我安慰着,没有工资就不能干活,尽管想帮忙但是不能打白工,所以在想办法跑路……

这个角色无名无姓,他的两个窃听内容也和游戏无关,但是这么一个小角色的存在无疑也为游戏所描绘的无可挽回的局势增加了一丝真实。

补充:有人指出义父回忆里还有两个,山贼们带了好几个忍者杀手,也许是孤影众防备二五枭跳反才让山贼带的。



16.游戏中所表现出来的最成功的附虫者主要有三个,狮子猿、破戒僧和陪练半兵卫。之说以说他们成熟,而不考虑那群即身佛,是因为他们的附虫是与众不同的——虫子进入宿主体内生存,并依靠虫子本身的不死之力保证宿主不会轻易死亡,且能保持宿主的人格,直到宿主彻底死透(头被砍了)才由虫子掌控身体。虽说这事感觉很恶心,但这分明是一种互利互惠的共生关系啊!狮子猿近水楼台,喝了距离源之宫最近的下游的水才被附虫,而破戒僧从八百比丘尼这个名字的典故来看,八成是吃了淤加美、鱼王尸体之类的奇怪东西才附虫。而问题来了,陪练半兵卫只是一个小卒,他是为什么被附虫的呢?倘若只是一般人,苇名和平田宅邸的人位于非常远的下游,根本不会被虫子寄生。而水生村的弱化版虫子完全没有这种共生能力,而半兵卫,从着装来看只是一介小兵,却得到了和前二人同等的附虫,这一点不禁令人遐想……



17.枭的本名叫薄井右近左卫门,水生的凛等的人叫作左,三味线武士叫阵左卫门。这三个名字却是无论从中文还是日文上都有些许相似,但是确实尚无证据能证明枭与作左有何关联,也没法说枭和三味线武士就是同一个“左卫门”,因此认为枭就是凛等的人的说法是无法证实的。

凛后面的桥上后期会刷一个苇名弟子的幻象,有人认为这与凛的剧情有关,但是这只是游戏里所提到的逢魔时刻。根据我前面的猜测也许这说明他就死在这个桥上,但是这和凛,和作左有关系吗?可能性实在太多,恕我不敢做出什么推测……


游民圈子

18.经常有人说游戏开头和结尾和两次战斗的那块地方是芦苇地,其实那是芒草地。游戏里提到过几次。芦苇和芒草确实长得挺像的,但是芦苇是近水生长的,而那片明明就是个悬崖。具体区别还请百度。



19.经人提醒突然发现幻影苦无上提到蝴蝶年轻时修炼的地方名为薄井森林。既然这游戏里只出现了一个薄井就是薄井右近左卫门,也就是枭,那毫无疑问这个森林应该是和枭有点关系的。从名字看,至少至少也是枭家的地界。那么蝴蝶和枭至少至少是之前就认识的,至于关系究竟到了什么程度不得而知。说是一对的话,我着实接受不了这俩人的体积差啊。也许,说不定,有可能是兄妹呢?

而考虑到枭又是左卫门又家里有土地,那么很有可能枭的背景是名门望族薄井家的后人,出身不错,但很神秘的没有当个正经的武士,却当了个三百斤的忍者,然后也许是家道中落了:老子这个出身,凭什么不能扬名日本统一全国?最起码也得当个大名吧?凭什么就作为一个默默无闻的三百斤忍者就此老去?

于是他无比重视他的名字,这是他身份的象征,所以薄井这个大姓和左卫门这个祖辈官名都舍不得丢,都想让世人传颂,也因此做了一个三百斤的二五仔。

如此来看,虽然他是本作唯一指定二五仔,其动机之单纯却也令人唏嘘啊。



20.不死斩,拔刀者必死。通常这个设定是可以理解为这是个持续buff而非一次性判定的,就是说即使是我拔出来了,一般人也不可能拿过去用,谁用谁死。但是很神奇的一点是在只狼里似乎并非如此,一心接过不死斩还可以解释,修罗线的最后枭也拿着不死斩,应该是说明不死斩只是拔刀那一下有判定机制罢了……找个不死人拔出来,大家就都可以用了……只能说,这程序设计的不完善啊……

我个人演绎一下枭是怎么打弦一郎的:

P1:“哟,屑一郎外甥!“

”诶,枭叔叔,你怎么……“

”屑一郎,小心背后!“

(屑一郎一回头枭就是手里剑三连)

”枭叔叔wcnm“

P2:屑一郎吃过一次亏开始和枭认真打,枭没打几下就败下阵来

“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我不想死呜呜呜”

“唉,枭叔叔,何必呢,我也不想……”

(出其不意丶巨型二五仔突刺!)

“枭叔叔我wcnm!”

P3:开局大劣的屑一郎开始战战兢兢的和枭打,然而枭此时脏打法全开,手里剑、毒、禁疗、烟雾弹全都用上,而枭会识破,又专克屑一郎这种爱突刺的,百分百接突刺处决,于是,屑一郎被强行屈死。

“枭一峰你这个狗比,我不服啊!”

自此,枭轻易解决了弦一郎,而一心没死,弦一郎没能召唤他,委屈而死。枭赶回阁楼,正碰到二五狼击败了老年一心,然后就是喜闻乐见的二五仔被二五仔黑吃黑的环节。

毕竟,二五狼这个家伙,完美的继承了枭的二五本质。




1.图片全部来自网络,侵删。文章完全原创,首发于知乎。允许以规范形式转载。

知乎原文:【网页链接】

本人知乎主页:【网页链接】

2.部分观点受其他玩家启发,部分观点为个人理解,欢迎友善讨论。


发表在游民圈子的其他只狼相关:

纯粹的武者——剑圣 苇名一心

【网页链接】

我的本名是,薄井右近左卫门!

【网页链接】

可曾想过,也许“屑一郎“才是忠肝义胆?

【网页链接】


本帖于 2019-04-13 23:02 修改

只狼

宫崎英高的全新作品,一款武士动作游戏,会有更大的挑战等着你!

前往圈子

游民星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