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学家】一起来分享你的受苦之旅

各位下午好啊,只狼都打通关了么?  

游民圈子

《只狼:连死两次影逝二度》发售以来,小编们纷纷脱下魔人的白色假发,拿起打刀加入了打铁大军。得益于上周五休息,本人也可以在周四午夜守在电脑前,等着第一时间踏入苇名城——之后怒肝两个休息日成功通关,肝脏也濒临报废。

游民圈子

然而这样全力速通造成的后果,就是根!本!不!知!道!游戏到底讲了啥,罗伯特到底谁啊?怎么最后一心成boss了?天狗哥哪去了?白蛇能不能杀啊?地牢的小哥和铁匠老哥人呢?咋又来一把不死斩啊?

唉~天知道我错过了多少boss、道具和剧情。┑( ̄Д  ̄)┍

所以我来求游民的各位老哥来帮忙啦,请大家以”【狼学家】+标题”为题发布主题帖,聊聊你玩《只狼》的经历或者分享你对游戏剧情的理解。自己玩游戏过程中的趣事和趣图也欢迎回复在评论区。参与即有机会登上游民头条,让更多的玩家看到你的分享。

游民圈子

打铁一时爽,一直打,一只爽

那么就先说说我自己吧。

2019年3月22日00:00,我准时进入了游戏。

作为一个小时候被《天诛》蹂躏过选手,那套正面被暴打,背面一刀秒的玩法自然是上手比别人要快一些。没多久就成功被序章弦一郎一刀插死,开始探索苇名城了。

以下涉及剧透!!!

开始流程大家大同小异,先打鬼刑部,找到了天狗哥学技能。再去三年前,找蝴蝶夫人跳双人舞,顺便拿到新义手。

只不过和一般人先探索三年前再探索本城的套路不同,我打本城的时候意外走到了白蛇神殿,之后回头又乱跑去了仙峰寺。

是的,我在打玄一郎之前,就先把仙峰寺打完了……

面前的大路一定不要走,应该是每一个魂系列玩家的基本常识。毕竟谁也不知道哪堵墙的后面就有宫崎老贼埋伏着的三百刀斧手,随时准备等着捅我菊花。但这次我貌似跑得太远了,你们能想象一个人凭着毅力怒闯和尚窟的样子么,想必后来药师小姐姐看我大概就是看傻子的表情吧:

游民圈子

不按流程走的代价是惨重的,很快遇到的第一个坎就是长刀哥了,这兄弟长着一副魏延庞统私生子的样子,大喇喇站在路中间,想也知道是个不是个简单角色。果不其然,马上长刀哥这风骚的舞姿就让已经习惯拼刀打铁的我猝不及防交出了一条命。

游民圈子

初见时给我的感觉

当然,我可是不死队舞蹈培训中心毕业的,斗舞怎么可能会输?在捐掉两三后切换打法化身蜘蛛侠,成功带走长刀哥。

再往上走,到了桥上就是无敌的铁皮人爸爸了。第一次看见这个铁皮罐头,我轻蔑一笑,这不是隔壁洛斯里克的兄弟么,如今我能跑能跳今非昔比,还怕你个大剑骑士?

游民圈子

“有本事亮血条”一直是玩家们叫嚣NPC的习惯语,毕竟有血条,就有被砍死的一天。无论是血源还是黑魂,只要有血量的怪,都有被打死的方法。直到某一天,宫崎英高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穿不透的盔甲又如何,没有血条又怎样。年轻的我甚至还在想:老贼如此贴心居然弄了一个必须要靠招架才能杀的怪帮大家练习。周旋两圈之后,我觉得我已经参透了boss的路数,一脸愉悦的冲上去开始打铁。自诩帅气的成功完成忍杀。于是乎,我......

游民圈子

果然,老贼怎么可能有为玩家着想的一天,但是这怪怎么也不会是无敌的吧。坑爹的是,攻略组某小编告诉我这个boss要用义手突击枪把铠甲卸下来,然后再砍死。天真的我仿佛知晓了宇宙的真理。马上回到游戏,开心的对boss一阵乱捅。之后…...

游民圈子

最后拯救我的,还是圈子里的大佬,在掉光了负担(金币)之后,我终于一脚把这个boss从作为战场的桥上踹下去了。F**K,宫崎式教学果然还是那个味道。凸(艹皿艹 )

再后面,对着不断复活的蜈蚣人丢完所有道具,被小兵投的“羽毛球”烧的妈都不认识,为了抓鲤鱼惨丢几千金币,被山峰上的斗笠小怪疯狂断背(以至于我现在管那地方叫“断背山”)等等惨剧实在太多,我就不一一赘述了。

唯一能让我出气的就是趴在地上的长手百足,每次他出招乱抓的时候,听完清脆的叮叮叮,再一刀戳死,那爽快,真的是把整张地图的气都撒出去了。

游民圈子

虽然图不是我的,但这操作我还是能打出来的

等到疯狂受苦完毕,从仙峰寺爬回来,弦一郎真的已经不构成啥威胁了。

至于剧情部分,知道游戏结束,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寺院的僧人们要修习邪道,电梯房间后傻乎乎的大和尚到底和地牢的小哥去了哪。我本身其实是一个喜欢研究剧情的人,看来这部分乐趣只能留到二周目去慢慢品味了。

最后,要问我这次仙峰寺受苦之旅最大的感受是什么的话,那就是:

你们这群光头死基佬哋吃我背刺啊!

“只狼”圈子传送门:【网页链接】

修改于 2019-03-27 17:01

只狼

宫崎英高的全新作品,一款武士动作游戏,会有更大的挑战等着你!

前往圈子

游民星空APP